加薩的人肉盾牌:《砲彈下的渴望》選摘(4)

2016-04-03 05:30

? 人氣

為了得知反抗組織成員資訊與地底隧道位置,以色列軍隊不擇手段逼迫當地居民。圖為先前與以色列軍警展開暴力衝突的巴勒斯坦青年。(美聯社)

為了得知反抗組織成員資訊與地底隧道位置,以色列軍隊不擇手段逼迫當地居民。圖為先前與以色列軍警展開暴力衝突的巴勒斯坦青年。(美聯社)

以色列士兵朝我的褲子潑了一些液體,還表示如果我不告訴他地底隧道在哪裡的話,他就要「活活把我燒死」。

以色列坦克砲彈擊中屋外圍牆時,薩米.納賈爾跟他的兄弟姐妹正坐在位於汗尤尼斯西部、胡薩地區的家中。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房間裡充滿濃濃的黑煙,大家都無法呼吸,所以一口氣衝到室外。」納賈爾緩緩向記者敘述七月裡那個陰鬱的一天。

正當一家人試圖衝出大樓時,納賈爾的父親發現一塊白色的布條。他的父親立刻改造這塊白布,將它做成了一塊應急用的白色旗幟,接著再對頭頂的以軍揮舞,讓他們知道這裡的居民都是一般老百姓,而且他身後還有其他家人準備陸續從濃煙中逃出來。

雖然納賈爾的父親用盡全力,外頭的以色列士兵還是命令男人跟女人站成兩排,還將在場男性居民的手給捆了起來。

所有男人都被綁起來後,士兵就一一質詢,要當地居民透露反抗組織使用的地底隧道在哪裡。納賈爾堅持他不曉得地底隧道的位置,但士兵怎樣也不肯相信。 

今年二十一歲的納賈爾表示,接著有一位士兵就「拿起一把椅子,往我的背上砸」。

納賈爾看到自己的母親跟其他家人從大樓裡望著他,後來士兵又將他一個人帶到大樓的後院、要納賈爾跪下,這個時候有一隻軍犬慢慢接近他,那隻軍犬口上罩著金屬口套,背上似乎還架著一台攝影機。

加薩走廊的哈瑪斯戰士(美聯社)
加薩走廊的哈瑪斯戰士。(美聯社)

水瓶

「我根本不知道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事。」納賈爾說道。

「三位士兵當中有一個人放了一個空空的水瓶到我頭上,然後舉起手中的槍瞄準。」納賈爾說到這裡的時候暫停,深吸一口氣,舒緩緊張的情緒。

「第一發子彈把水瓶給打破了,後來另一位扛著M-16自動步槍的士兵走上前來——他的年紀跟我差不多大,身高不高但是體格健壯,他頂著光頭,腳穿黑色軍靴,一雙眼睛又細又長,就像亞洲人一樣。」

「我跪在地上,他就直挺挺地站在我前方。」

有另一位士兵臉上蒙著面罩,站在納賈爾的另一側。他用標準的阿拉伯語對在場的士兵還有囚犯傳達指令。

水瓶被打破之後,納賈爾的聽覺有好一陣子都暫時失靈。雖然他聽不清楚那位士兵究竟在講些什麼,不過他想起當時那位有著亞洲臉孔的士兵大吼:「等一下你就會見識到我們的手段,我們一定會逼你講出哈瑪斯從哪裡發射火箭砲彈,還有兩個哈瑪斯領導人的姓名。」

納賈爾回答道:「我不常待在胡薩,我比較常在自己的工廠裡面修補輪胎,我的生活就是這樣而已。」

那位士兵便揪著納賈爾的襯衫,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接著再朝納賈爾的臉揮了一拳。

「你這個騙子。」那位士兵不斷咆哮,又開始拿起椅子往納賈爾身上砸。他不斷揮舞手中的椅子,直到椅子斷成細碎的木塊為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