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專文:改革黨職併公職,慎防弄巧成拙

2016-04-03 07:10

? 人氣

國民黨處理黨職併公職之陳年問題,仍得謹慎。(圖為國民黨新任黨主席洪秀柱就職典禮。陳明仁攝)

國民黨處理黨職併公職之陳年問題,仍得謹慎。(圖為國民黨新任黨主席洪秀柱就職典禮。陳明仁攝)

國民黨下野,深藍黨員支持的洪秀柱當選主席,民進黨值此兩岸政策備受壓力之際,借用改革轉移視聽,在所難免。於是,勢弱而目標明確的國民黨,成為顯而易見的目標,甚至有助於加速國民黨本土派的疏離或裂解,則對尋求長期執政的民進黨頗具誘惑。

其間,黨產議題雖然關鍵,但龐雜詭異,只適合作為長期的政治支票,至於短期可用且具有民氣支持的,就是黨職併公職的問題,又正好與年金改革此一競選承諾相互配合,可說是首當其衝,山雨欲來。不過,著眼黨職年資應先認清其歷史背景與政治本質,否則反而肯可能會迷失自己。

行使已經三十多年的黨職併公職計算退休年資,早就引發民進黨人及其擁躉多次的尖銳批評,尤其集中在對所謂早年的權貴子弟如何獲利方面。然而,這個年資合計方案針對的,並不是權貴,被指名的權貴雖然也適用,只是極小一部分。

黨職併公職背後的邏輯,貫穿近代中國歷史,不僅明清兩代,就連海峽兩岸、朝野兩黨,都不遑多讓,因此並不是國民黨特有的現象,更不會就止於黨職併公職的扭轉。事實上,民進黨固然沒有這樣的問題,卻也分享這樣的文化。

研究明代財政與稅收的黃仁宇就曾經指出,中國人對於數字管理不擅長,國庫與皇帝的內庫不分。讓人聯想到,遭人詬病受賄嚴重的清朝名臣、重臣李鴻章,也是公私不分在支應洋務運動;後來再到民國時期的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他們跨越公私的挪移,時而反共抗日,時而享受奢華,可說是變本加厲。

即使到了當代台灣,如李登輝時代的國安密帳複製的,不正是明清兩朝的財政文化的翻版嗎?而陳水扁通過私人積累台獨建國基金,更是不遑多讓。小至批判黨產不遺餘力的林佳龍,聘用家人親信以新聞局名義募款賑災,以突破制度限制,其間思維直如台版孔祥熙。

較之於對岸,凡稍有本領的單位或企業,乃至於鄉鎮村辦,必然有自己的小金庫。名為集體所有,如何使用,實際是存乎書記與廠長一心。習近平吃慶豐包子、搭計程車,就是利用民眾對領導人濫用公款的刻板印象,才能從反面來進行的形象工程。

國民黨安排黨職併公職的背後,就是同樣的一種理所當然的財政文化表現。當年國民黨播遷來台,風雨飄搖,反共抗俄尤其是黨員的責任。黨員執行的就是保家衛國的責任,艱辛超過國家公務員。

出生入死最激烈的,恐怕沒有超過陸工會在敵後的情報員。另外,海工會在沒有邦交的各國積極活躍,他們豈是在吸收黨員?根本就是做為地下外交部,執行國民外交,包括在學校裡拉攏外籍學生顧問,動員教授支持台灣。

在黨國不分的時代裡,即使今天叱咤風雲的民進黨領導精英中,當時不乏也同樣在學校裡爭取擔任國民黨學生黨部的常委,想的是就是參與政治,而表現出來的是三民主義先鋒。對他們年輕的心靈來說,入黨攀升,就是為國服務。

不但朝野繼承的是公私不分的財政文化,對外政策也假定交涉對象與我們相同,所以在爭取邦交國的外交金援,經常送到對象國家的領導私人帳戶,李登輝如此,陳水扁更如此。馬英九得以倖免,是因為他推動外交休兵。

簡言之,黨職併公職有其弊病,也有其道理;有時代因素,也有文化理性。就算今天民進黨能將黨職併公職以後所因此領得的退休金追回,民進黨黨人自己必然還是會在近代中國財政文化公私不分的這個特點上,繼續創意發揚。認清於此,民進黨的改革話語,必須謹慎具體,才不至於弄巧成拙。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