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一場耐力和實力的競賽

2019-01-31 06:20

? 人氣

中共副總理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訂於本月底,進行第二輪的高階談判

中共副總理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訂於本月底,進行第二輪的高階談判

接近90天的中美貿易停戰限期,雙方談判的主角已摩拳擦掌,準備上陣。中共副總理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訂於本月30日至31日,進行第二輪的高階談判。一般認為,若談判沒有獲致重大成果,則美國不僅將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25%關稅,甚至可能再把矛頭指向價值2,67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商品,這意味著中國全部的銷美貨品都將受關稅打擊。而屆時中共也會採取報復措施,對銷往中國大陸近1,100億美元的美國貨品加徵關稅。

外交是內政的延長。川普和習近平都承受了內部讓他們「輸不起」的壓力。英國BBC引述分析指出,中美雙方都有壓力要達成共識,而這始終是中美之間的「膽量遊戲」,先讓步的那一方,很可能成為最大輸家。但我認為這是一場耐力和實力的競賽,這兩項因素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因素。

實際上,在本月貿易談判上桌之前,美國政府已對中共展開心戰喊話。美國總統川普21日在推特發文,強調由於美中貿易緊張,以及美國推動新政策,中國經濟成長速度創1990年以來最慢,「對中國而言,最終達成『真正協議』是很有意義的,所以別再鬧了!」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24日接著表示,美中雙方都渴望終止貿易戰,但結果將取決於中國會否深化改革及進一步開放市場。

此外,本週也是美國向加拿大申請將孟晚舟引渡到美國受審的限期。在與北京談判的同時,美國也準備針對華為展開調查,結果可能導致華為無法自美國公司購買零件,與中國另一家科技巨頭中興去年的命運一樣。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的同一天,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好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與川普碰面,並同意貿易戰暫時停火。兩件事和兩個日期湊在一起,未免太過巧合。因此,中方認為這是美國嘗試利用華為問題,「在中美貿易糾紛談判上牽制中國」。

2018年12月在加拿大被捕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兼副董事長孟晚舟(AP)
2018年12月在加拿大被捕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兼副董事長孟晚舟,是否引渡到美國本周是關鍵。(AP)

BBC中文網另引述專家的分析,認為雖然中美貿易戰並非中國經濟成長放慢的原因,但卻讓經濟情況變得更差。面對不斷走緩的國內經濟,已使北京越來越需要儘快與美國在貿易問題上達成共識。從中共官方日前公布的數據看,除經濟成長如川普所說,已降至1990年以來的最低點外,中國大陸的消費者信心和零售數字也在急速下跌,同時訂單減少,存貨量也下降。

另一方面,據說在中國大陸開設工廠的公司,有些已開始移往國外設廠,有些則完全撤離中國。這個趨勢若持續下去,可能就會威脅到中國大陸的經濟穏定。眾所皆知,「維穩」是習近平治國理政的重中之重,其中包括就業、金融、外貿、外資、投資和預期工作共六個方面。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即將展開的中美貿易談判當中,美方最感關注的是中共國有企業在國內經濟發揮的作用,因為美國企業渴望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那些領域,大都是以中共國企為主體。在「穩定壓倒一切」的考量下,國企在中共整體經濟扮演的重要角色,是中共最難在談判桌上讓步的一環。

然而在貿易談判桌上,美國也非金鋼不壞之身。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與哈瑞斯民意調查」(Harvard CAPS/ Harris Poll)於2018年12月30日完成的一項民調顯示,在2020年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中,有33%受訪者願意將票投給現任總統川普,44%受訪者則表示會投給民主黨提名的候選人。川普必須以「勝利者」的姿態,來爭取選民在未來總統大選中的支持。故發動貿易戰的美國也受到壓力,要與中方達成共識。

美國《財經新聞網》CNBC引述經濟學家預估,雖然貿易戰可能讓中國傷得比美國重,但若磨擦持續,情況到今年春天結束前可能反轉。美銀美林公司(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經濟學家則指出,由於大規模的國內振興措施,中國經濟放緩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開始好轉。而在美國方面,隨著減稅與支出的效應逐漸消褪,經濟學家已預測下半年成長放緩,部分甚至預測成長率低於2%。

中美貿易戰牽動世界貿易組織改革,歐盟、中國、印度聯手送出提案(AP)
中美貿易戰牽動世界貿易組織改革,歐盟、中國、印度聯手送出提案(AP)

此外,許多在中國大陸的美國企業,不滿川普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貨品徵收關稅,進而影響到公司業務,故希望中美雙方能夠把握這次機會,在談判中達成一些重要協議。美國企業希望中國除了承諾購買更多美國貨品,還會答應做一些體制上的改革。然而,就如同雙方前一輪談判達成的暫時休兵協議那樣,中共可以採購更多的美國貨品,可以降低美國對中共的貿易逆差,甚至可以承諾阻止竊取智慧財產權的行為;但是要中共進行體制改革,那就涉及到一些政治問題,恐怕真的就是知易行難了。

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論壇」(Pacific Forum)前總裁柯羅夫(Ralph A.Cossa)與資深顧問顧石盟(Brad Glosserman)日前聯合撰文指出,從川普與其他美國高層官員的言論判斷,中美冷戰已悄然展開,雙方關係今年將成為主導印太地區經濟與安全環境的重要因素。僅管如此,我們發現雙方內部仍出現了一些溫和的聲音,強調中美關係只是競爭,還沒有達到對抗的程度,更談不上用「冷戰」一詞來形容。

中美雙方究竟只是競爭或是走向冷戰,貿易談判都可視為一個定海神針,因為雙方貿易戰產生的外溢效應,很有可能使中美在區域安全議題上的利益衝突雪上加霜。中美可以運用彼此在區域安全問題上的優勢做為貿易談判的籌碼,貿易談判結果也可影響到雙方在區域安全議題的作為;更重要的是,貿易衝突的結果會影響到川普的總統連任之路,也會影響習近平在內部的統治地位。

*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