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上汽油活活燒死、斬斷雙腳再拖出槍決…台北8處被遺忘的白色恐怖鮮血遺跡

2019-01-31 09:00

? 人氣

如今看似繁華的台北市,過去究竟流淌多少平民的鮮血?(資料照,顏麟宇攝)

如今看似繁華的台北市,過去究竟流淌多少平民的鮮血?(資料照,顏麟宇攝)

如今看似繁華的台北市,過去究竟流淌多少平民的鮮血?2011年以來,國家人權博物館走訪全台各地調查45處白色恐怖時期不義遺址、於2015年出版調查報告,涵括受難者遭逮捕、偵訊、刑求、審判、關押、執行、槍決與埋葬等地,而如今深受外國觀光客歡迎的豪華飯店喜來登、年輕人看電影吃飲茶的西門町獅子林大樓皆在其列。

在此綜整國家人權博物館出版之《白色恐怖史跡點踏查手冊》與相關受難者資料,列出台北地區8處不義遺址──或許,在你家對面、孩子讀書的地方,就是當年流淌鮮血的苦難之地。

西門町獅子林大樓:如今看電影吃港式飲茶的大樓 70年前有人被淋汽油活活燒死

位於西門町的獅子林商業大樓,1樓開滿手機周邊商家、4樓是新光影城、10樓還有著名港式飲茶餐廳「金獅大酒樓」,吃喝玩樂功能俱全,但在1950年代卻是白色恐怖政治犯的惡夢之地。

獅子林大樓前身為日治時期東本願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國民政府來台後成為關押與審訊政治犯場所,早於二二八事件時便有關押記錄,抨擊政府貪污的台灣省參議會參議員王添灯據聞即葬身此地、被淋上汽油活活燒死。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位於西門町的獅子林商業大樓,在1950年代卻是白色恐怖政治犯的惡夢之地。(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4.0)
位於西門町的獅子林商業大樓,在1950年代卻是白色恐怖政治犯的惡夢之地。(資料照,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4.0)

而1950年代白色恐怖開始後,此地開始以每間僅3坪大的牢房容納超過20名人犯,而白色恐怖受難者黃石貴表示自己曾被刑求到全身流油、無法走路,盧兆麟則說自己當年一被抓到保安處就開始刑求、灌水、電刑,不能睡覺也無法喝水。據國家人權博物館整理資料,早期此地也會私下殺害政治犯。

中興橋下豪景大飯店:今日豪華夜景餐廳婚宴場地 過去疲勞轟炸審問政治犯苦難起點

如今車水馬龍的台北、新北市交通幹道中興橋下,環河南路77號的豪景大飯店,正是過去白色恐怖一切政治案件的起源──調查局本部。1950年四六事件被捕的台大學生路統信證言,當年從台大宿舍被捕後就送來這裡疲勞審問。如今此地幾經流轉已被改建成河岸旅宿,還有夜景餐廳,在過去台灣歷史卻是平民受冤淪為政治犯的苦難起點。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台北、新北市交通幹道中興橋下,環河南路77號的豪景大飯店,正是過去白色恐怖一切政治案件的起源──調查局本部。(取自Google map街景)
台北、新北市交通幹道中興橋下,環河南路77號的豪景大飯店,正是過去白色恐怖一切政治案件的起源──調查局本部。(取自Google map街景)

喜來登大飯店:今日的豪華客房 過去是爬滿蝨子、汗酸酷熱、等著被槍決的牢房

如今身為星級酒店、睡一晚要價近萬的喜來登大飯店,可謂台北諸多不義遺址中最著名者。此地位於忠孝東路、林森南路、青島東路、鎮江街圍起的街廓之中,於日本殖民時期曾是練兵場,國民政府來台後由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進駐並設有看守所,係諸多政治犯受審訊的最後關卡,俗稱「鬼門關」,要槍決還是留活口就在這裡決定。

據受難者陳紹英自傳所述,此地空氣流通極差、熱得像蒸籠,晚上睡覺時還有3分之1的人站著,環境比豬圈還糟糕,而李鎮洲、董自得證言,這裡地板到處爬滿臭蟲,睡覺時就出來吸血──這般光景,恐怕是如今在高級客房入睡的外國觀光客難以想像。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喜來登大飯店位於忠孝東路、林森南路、青島東路、鎮江街圍起的街廓之中,於日本殖民時期曾是練兵場,國民政府來台後由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進駐並設有看守所。(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4.0)
喜來登大飯店於日本殖民時期曾是練兵場,國民政府來台後由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進駐並設有看守所。(資料照,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4.0)

內湖國小:如今孩子們求學成長的校園 過去是水溝滿滿一層跳蚤屍的「內湖新生總隊」

位於台北市捷運港墘站的內湖國小,今日是孩子們接受義務教育的第一站、安心求學讀書長大的環境,過去卻曾是對政治犯進行「思想改造」的駭人牢房。

據國家人權博物館資料,此地係因1950­52年間因軍法處空間不足而設置的新關押處,多數政治犯只停留一個月便被移監至綠島,而據受難者李鎮洲自傳所述,這裡環境極差、隨手就能在身上抓到40多隻跳蚤,排水溝表層浮著一層褐色的東西細看竟是浮在水面的蚤屍,「我相信不但打破過去的世界記錄,也會保持這個記錄到永遠。」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位於台北市捷運港墘站的內湖國小,今日是孩子們接受義務教育的第一站、安心求學讀書長大的環境,過去卻曾是對政治犯進行「思想改造」的駭人牢房。(取自Google map街景)
位於台北市捷運港墘站的內湖國小,今日是孩子們接受義務教育的第一站、安心求學讀書長大的環境,過去卻曾是對政治犯進行「思想改造」的駭人牢房。(取自Google map街景)

刑警總隊:日治時期警局、國民政府來台「水牢」刑求政治犯

如今位於寧夏路與錦西街交叉口的台灣新文化紀念館,前身係1933年落成的台北警察署北署留質室,二戰後則由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警務處接收,於1950年代開始成為審訊政治犯之地,還設有一間高約120公分的大下「水牢」用以刑求。

2018年此地改建為台灣新文化紀念館揭牌開幕,還原為日治時期的外觀,內裝也保留過去水牢與扇形拘留室,從日治時期至今近百年歷史一次保存。

20190129-孟穎專題配圖-如今位於寧夏路與錦西街交叉口的台灣新文化紀念館,前身係1933年落成的台北警察署北署留質室,日治時期民運領袖蔣渭水曾多次進出此地。(取自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臉書)
如今位於寧夏路與錦西街交叉口的台灣新文化紀念館,前身係1933年落成的台北警察署北署留質室,日治時期民運領袖蔣渭水曾多次進出此地。(資料照,取自「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臉書)

馬場町刑場:今日的放風箏聖地 70年前的白色恐怖時期最大刑場

今日台北市民放風箏、賞夕陽、騎腳踏車的假日休閒聖地,過去正是槍決最多死囚政治犯、鮮血一層層染遍土地的馬場町刑場,其功能在1950年代中期以後才漸漸被安坑刑場取代。

此地著名受難者包括澎湖七一三事件的外省籍校長張敏之,他因為反抗學生被軍方強徵入伍而落得「匪諜」之名,與7名師生在馬場町被一同槍決;又例記者蔡鐵城,因為揭露軍警鎮壓報導引起當局不滿,於1952年遭槍決,死前留下一張對著鏡頭微笑的照片。

「2016年五零年代白色恐佈受難者秋季追思慰靈大會」在馬場町紀念公園舉行,圖為馬場町土丘-甘岱民攝
今日台北市民放風箏、賞夕陽、騎腳踏車的假日休閒聖地,過去正是槍決最多死囚政治犯、鮮血一層層染遍土地的馬場町刑場。圖為馬場町土丘。(資料照,甘岱民攝)

安坑刑場:白色恐怖第二大刑場、台獨運動者陳智雄殞命處

如今身為新店第三公墓、白色恐怖時期第二大的安坑刑場,其使用期間較馬場町還長, 2018年促轉會成立後,負責規畫處理威權遺跡之促轉委員楊翠曾赴此地及過去難以進入的新店軍監訪查。

此地槍決著名政治犯包括台獨運動者陳智雄,曾任「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駐東南亞巡迴大使, 1961年在台組成「同心社」擬推展台獨運動與夥伴全員遭捕,1963年遭槍決於安坑刑場。在青島東看守所與陳智雄同房的施明雄回憶,陳智雄遭槍決前,看守所人員不願解開他的腳銬,而是直接連銬帶腳掌斬斷後拖走,而陳智雄被拖去槍決的路上,不斷高喊「台灣獨立萬歲!台灣獨立萬歲!……」此外,台獨運動者鄭評、泰源事件之江炳興等亦是被槍決於安坑。

六張犁墓園:政治犯的最後一站 無人認領無名屍、外省屍皆埋葬此地

或許連台北人都未必曉得,捷運六張犁站後方有座小山,上頭滿滿墓園,而這片山丘也包括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最後一站──六張犁亂葬崗。1950年代政治犯遭槍決後統一交由此地「極樂殯儀館」處理,而家屬無力負擔高額贖屍金的遺體,便被草草下葬或先送至國防醫學院解剖教學,此地因受難者曾梅蘭尋找兄長徐慶蘭屍骨而被揭露,也埋葬有繪製二二八事件版畫「恐怖的檢查」之著名藝術家黃榮燦。

如今六張犁公墓雖列為政治受難者紀念公園,但仍缺乏規畫,踏訪埋葬地時僅有一條小路,若要細看墓碑,就不得不踏在受難者的屍骨上前行。

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公園。
捷運六張犁站後方有座小山,上頭滿滿墓園,而這片山丘也包括白色恐怖受難者的最後一站──六張犁亂葬崗。(資料照,風傳媒)

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園區:爬滿螞蟻蜈蚣的牢房 今成博物館記取歷史教訓

位於秀朗橋下的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園區,過去曾是關押政治犯的景美看守所,設有監獄、洗衣工廠、縫紉工廠等,如今仍保有肅殺之氣,一走入園區便能感受到巨大壓迫感,李敖、謝聰敏等人皆曾被關押於此。

20170208-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盧逸峰攝)
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園區,過去曾是關押政治犯的景美看守所,設有監獄、洗衣工廠、縫紉工廠等,如今仍保有肅殺之氣。(資料照,盧逸峰攝)

據謝聰敏所述,他在牢房不知壓死過多少蟑螂與蜈蚣,而李世傑則言,空氣滿是蚊子蒼蠅、地板爬滿螞蟻,看守所卻不准難友們自購殺蟲劑也從不進行消毒。如今這個讓政治犯夜夜難眠的苦難之地已成為人權園區,定期規畫特展與講座,讓台灣人更了解過去這塊土地受難的歷史。

20170208-文化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圖為押房。(盧逸峰攝)
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前身為戒嚴時期的警備總部景美看守所,曾關押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犯。圖為押房。(資料照,盧逸峰攝)

 

本篇文章共 1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26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