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那銅像,我心都在淌血…」白色恐怖受難者之女的盼望:促轉會趕快把中正紀念堂名字改掉

2019-01-12 22:45

? 人氣

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藍芸若表示,每次看到中正紀念堂「那銅像」(蔣介石),她的心都在淌血,雖然銅像不好移走,但希望促轉會至少盡速改掉「中正紀念堂」之名。(陳品佑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藍芸若表示,每次看到中正紀念堂「那銅像」(蔣介石),她的心都在淌血,雖然銅像不好移走,但希望促轉會至少盡速改掉「中正紀念堂」之名。(陳品佑攝)

為何中正紀念堂必須「轉型」?促轉會12日下午於中正紀念堂進行「我們在這裡發生故事」系列講座第2場,邀請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君愷、都市政策研究者張維修談「中正紀念堂的前世今生」,也有諸多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來到現場。曾認為被槍決的父親是「匪諜」、直到中年才了解真相的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會長藍芸若,於討論時間便沉重說到:「看著那銅像,我心裡在淌血……那銅像不好移走,但希望促轉會至少趕快把中正紀念堂的名字改掉……」

身為白色恐怖受難者外甥的陳君愷回憶,他從小在中正紀念堂附近長大,有天報紙說「蔣總統」死了,他看著同學哭得唏哩嘩啦,心中很困惑「為什麼要哭成這樣」,回去跟父親談此事,父親的回應更讓他出乎意料:「死了就死了,怎麼辦?」而在蔣介石移靈的「路祭」時,有同學問老師「要不要跪下」,老師當時尷尬說「蹲著就好了」,他更困惑了:「我們好像很尊敬他,要跪啊,不然我們上廁所也是蹲著……」直到長大後,他才突然明白這一切是為什麼。

蔣介石過世 白色恐怖受難者與家屬這樣看…

陳君愷從小不知何謂二二八事件,也沒意識到白色恐怖,直到1989年與一位小學同學一起參與遊行,在抗議過程中閒聊,同學自述到國中時本來都還是「忠黨愛國」、看到黨外候選人的旗子還會拆掉,直到高中爸爸帶他去參加黨外候選人政見發表會,爸爸坦言「我是政治犯,在綠島被關20幾年」,同學才了解這段歷史。

這時陳君愷驚訝:「我舅舅也被關在綠島!」回去問舅舅認不認識同學的阿爸,舅舅淡定地說「我很熟啊」,後來又到同學家見他阿爸,對方也說認識陳君愷的舅舅,這一切,讓陳君愷無奈笑:「原來我小學跟我同學在路祭,是政治犯的外甥跟兒子還是要幫你路祭蔣介石的!這其實很諷刺……」

20190112-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解讀威權密碼:中正紀念堂的前世今生」活動,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君愷。(陳品佑攝)
白色恐怖受難者陳君愷認為,蔣介石承載著很多不同的歷史記憶,必須去省思。(陳品佑攝)

後來陳君愷又認識二二八受難者林茂生的家屬友人,又聽到父親說有個表哥被槍決,那名字他曾在史料見過,但從來不知道此人跟他的家族有關係,他感嘆:「很多事情發生在這周邊,發生在我們這些人的周邊……我後來終於懂了,為何父親對蔣介石死亡的反應是那樣,終於明白為何老師說『你們蹲著就好』……」

談起蔣介石的歷史定位,陳君愷說,他其實也理解為何有的同學在蔣過世時會哭成那樣,蔣承載著很多不同的歷史記憶,必須去省思,但:「我們該怎麼面對曾經在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作為加害者的元凶,是毫無疑問的,我們必須去面對跟處理這塊……我原先根本不知道那些我在書本上看到的人跟我的關係這麼親近,我們的歷史是如何被遺忘的?怎麼被壓制到消失不見了?」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