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之亂」為何這麼白?法蘭西社運的少數族裔反思

2019-01-31 09:10

? 人氣

法國「黃背心」運動參與者幾乎全是白人,形成另一種族歧視問題(AP)

法國「黃背心」運動參與者幾乎全是白人,形成另一種族歧視問題(AP)

2018年11月爆發的法國「「黃背心」之亂」至今已延燒超過2個月,外界始終認為此事件是法國人民與馬克宏政府之間的對抗,但半島電視台卻注意到一個特別的現象:抗議群眾似乎都是白人。半島電視台28日報導提問:「為什麼法國『黃背心』之亂會這麼白?」本身就是少數族裔的社運組織成員巴拉克尼解釋,少數族群參與「黃背心」運動常被貼上暴力標籤,法國社會對少數族群權利的忽視和打壓,讓他們對是否參與運動始終保持疑慮。

少數族裔遭受警方暴力威脅

由於面對高油價和高失業率的問題,巴拉克尼(Youcef Brakni)決定挺身而出,加入「黃背心」(Gilets Jaunes)示威行動。他所屬的「阿達瑪委員會」(Adama Committee)創立於2016年,源於法國24歲非裔建築工人特拉奥雷(Adama Traoré)在路上被憲兵盤查,因為沒帶證件而遭居留,拘留期間更離奇死亡,該組織旨在終結警方對少數族裔的暴力行為。巴拉克尼表示,他希望藉由參與「「黃背心」」運動,為組織發聲,並強調這是最高層級的種族歧視,警方刻意針對少數族裔並攻擊他們,有時還造成傷亡。

法國媒體《世界報》(Le Monde)指出,少數族裔佔多數的郊區,對於參加抗議抱持疑慮。 反種族歧視組織「SOS種族歧視」(SOS Racisme)主席薩波(Dominique Sopo)則稱:「非裔的少數移民並沒有獲得發聲的機會。」儘管他們同樣飽受貧窮和失業率所苦,和「黃背心」運動的訴求相同,卻得不到多數人的支持。巴拉克尼直言,他們是「被忘記和拋諸腦後的法國人」。

法國「黃背心」運動參與者幾乎全是白人,形成另一種族歧視問題(AP)
法國「黃背心」運動參與者幾乎全是白人,形成另一種族歧視問題(AP)

參與者來自白人多數的鄉村地區

然而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EHESS) 的社會學家萊布拉斯(Herve Le Bras) 抱持不同看法,他在研究中指出,「黃背心」運動的主要參與者多來自鄉村地區,少數族裔所佔比例較低。法國政論網站《例外狀況》主編切克卡特(Rafik Chekkat)說:「『黃背心』是一場白人的運動。」並稱少數族裔的權利並不是這場運動的核心,他進一步提到在2017年的總統選舉中,種族歧視的問題從未被討論過。因此有色人種在「黃背心」中的弱勢並非新聞。對他而言,法國當地種族歧視的問題早已被身份認同和民族主義所取代。

與暴力行為的形象連結,除了讓少數族裔對參與抗爭卻步,更加深法國白人在「黃背心」運動中對少數族裔的施壓,根據報導,示威活動期間,甚至有白人抗議群眾,威脅黑人女性離開車內,並且當著她孩子的面說:「滾回你的國家。」法國資深記者澤穆爾(Eric Zemmour)表示:「法國中產階級所說的移民貧窮問題是在騙人。」法國右翼共和黨議員加盧(Jean-Yves Le Gallou)更明言:「法國白人在受苦。」

法國「黃背心」運動參與者幾乎全是白人,形成另一種族歧視問題(AP)
法國「黃背心」運動參與者幾乎全是白人,形成另一種族歧視問題(AP)

「黃背心」運動帶來的種族歧視

這些言論和行為都加深了少數族裔參與抗議的意願,薩波則說,少數族裔的不參與,也涉及他們對於自身和家人安全的考量,「身為少數族裔,時常受到大眾針對,而伴隨著怒火的行動,很容易轉向外來移民和他們的小孩」。僅管在郊區已經有少數族裔參與抗議的呼聲,依然有人擔心此舉恐會引發大眾對於外來移民更嚴重的邊緣化,及政府單位的攻擊。切克卡特亦在報導中提到,阿拉伯裔友人參與「黃背心」運動而遭捕入獄,更顯示法國執法單位對於少數族裔的歧視問題。

2018年12月31日晚間,法國總統馬克宏發表新年談話(美聯社)
2018年12月31日晚間,法國總統馬克宏發表新年談話(美聯社)

在馬克宏(Emmanuel JMacron)政府對於抗議群眾採取暴力施壓後,警方施暴的問題逐漸成為焦點,對此巴拉尼克說:「人們現在用不同的角度看待此事。」然而儘管對燃料稅讓步,根據馬克宏1月發表的公開信顯示,政府依然將焦點放在身份認同和移民問題上,而非種族歧視,對此巴拉尼克表示,我們會繼續看下去,這些問題現在還言之過早。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