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耀昌專文:台灣人的「歐緣」

2015-08-22 06:30

? 人氣

荷蘭人領台期間,也讓台灣人的血液裡多了「歐緣」。(圖為荷蘭台灣長官塑像/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官網)

荷蘭人領台期間,也讓台灣人的血液裡多了「歐緣」。(圖為荷蘭台灣長官塑像/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官網)

最近器官移植的新聞在媒體上火紅。很有趣的,像腎、肝、心臟等移植,配對條件是紅血球的血型要符合。而儘管全球人類千百種,但血型就是A、B、O、AB那四種。

早期的骨髓移植一直不能成功。到了一九六○年代,才知道骨髓的配對條件是白血球的血型要符合。而白血球的血型,要到一九五八年才由法國人Jean Dausset發現(八○年諾貝爾獎),即所謂的HLA基因系統。HLA系統就是人類辨別「我」與「非我」(敵人)的通關基因密碼。通關密碼自然不能太簡單,不是一個,而是八個基因密碼,我戲稱說這是白血球的「八字」,於是人類的HLA基因組合乃數以萬計。

HLA-B8和B2705是只有白人才有的基因密碼

一九六○年代,科學家就發現HLA系統和某些免疫疾病相關。所謂「免疫疾病」,絕大多數不是免疫力不足,而是免疫力過度或失調。人類除了年老力衰、營養不良或癌症治療患者,或愛滋患者,很少會有免疫力不全。我們所說的免疫疾病,十之八九是「自體免疫」疾病,是自己的免疫系統(武裝部隊)攻打自己,製造內亂,所以免疫力過強不是什麼好事。

奇怪的是,所謂「自體免疫疾病」患者,十之八九是年輕女性,真的是「天妒紅顏」,例如紅斑性狼瘡、過敏性紫斑、甲狀腺炎等。何以如此,原因不明。

然而,七四年我在服兵役時,卻自己診斷出有甲狀腺機能亢進,去做甲狀腺檢查時,果然是「萬紅叢中一點綠」。後來當了住院醫師,就自行去向皮膚科的鄧昭雄教授學習一些免疫學實驗及研究。那時HLA的研究在國內正起步,而且很貴,做一個人的HLA-ABC就要五千元,而我當時月薪還不到一萬元。

那時內科甲狀腺陳芳武教授的門診長龍,絕對是全院之冠。大家公認台灣甲狀腺機能亢進發生率比西方白人多。那時醫界已了解到HLA-B27與僵直性脊椎炎息息相關,而國外也報告有HLA-B8者易罹患自體免疫性甲狀腺炎,於是我們進行了大概是國內第一個HLA與疾病關係的研究。

HLA-B8是白人才有的基因密碼(維基百科)
HLA-B8是白人才有的基因密碼(維基百科)

結果很意外,所有的檢體,包括病人及健康控制組,一共近百名,無人有HLA-B8。而國外報告,白人(例如荷蘭人)可以高達一○%,於是我體會到,HLA的頻率在不同人種可以有如此大差距,也才知道HLA-B8是典型白人生物標誌。

台灣約一百萬人有歐緣

最近,我對台灣居民的「歐緣」(歐洲人血緣)產生濃厚興趣,因為台灣最早期開拓史可說是來自三個不同洲的族群,原住民(屬大洋洲南島語族)、漢人(亞洲黃種人),以及荷蘭人(歐洲白種人)共同努力的成果。這三個族群的相遇、互動與聯姻,在世界史上是非常獨特的,而且三個族群的HLA系統也有明顯差異。而凡走過的,必留下痕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