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執著的或許不是金錢…1%對抗99% 私辦都更的難解習題

2015-07-31 07:00

? 人氣

走近台北市汀州路340巷旁的1處工地,透過一旁圍起的鐵皮圍欄,可以看到一幅奇異的景象─1棟增建至3樓的老房子,孤伶伶地站在一大片空地上。(吳逸驊攝)

走近台北市汀州路340巷旁的1處工地,透過一旁圍起的鐵皮圍欄,可以看到一幅奇異的景象─1棟增建至3樓的老房子,孤伶伶地站在一大片空地上。(吳逸驊攝)

2012年,士林文林苑王家強拆事件引發社會對「都市更新」的積極討論,當時新聞節目皆在討論同意門檻等都更議題,大法官更認定《都更條例》部分條文違憲,進而促成立院修法。然而,3年過去了,台灣的都更有變得更好嗎?

1戶抵擋79戶 市長出馬遊說也沒用

走近台北市汀州路340巷旁的1處工地,透過一旁圍起的鐵皮圍欄,可以看到一幅奇異的景象─1棟增建至3樓的老房子,孤伶伶地站在一大片空地上,周圍仍有一些家具、碎磁磚等拆遷痕跡,出現在寸金寸土的台北市,好比一幅超現實畫作。

這裡,便是先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出面遊說都更不同意戶羅先生的都更預定地,也是羅先生口中的「龍腦」。

今年6月,台北市議員童仲彥陪同多位白髮蒼蒼的住戶召開記者會,說明該地原有80餘戶住戶,但因住戶羅先生認為該地為風水中的「龍腦」,認為拆屋恐釀成重大災害,因而不願參與都更,導致整體都更無法進行、79戶都更同意戶無法回家。

對此,童仲彥希望台北市政府能拿出魄力推動都更,讓原住戶能儘快有新家住;而後,台北市長柯文哲在某天晚上現身永功里辦公室,希望能當面「開示」反對戶羅先生,不過柯P的開示仍無法說服羅先生,目前都更案仍是停擺狀態。

「其實整個都更案程序都合法,不懂政府為什麼就是不執行?」某位同意戶說出大多數住戶的心聲,即是希望能快點進行強拆事件中最為人詬病的「依法行政」。雖然《都更條例》仍躺在立法院中靜候審查,不過由於此都更案在《都更條例》遭判失效前即成案,且同意比例將近99%,理應通過3/4的同意門檻即能運用公權力強制執行。不過,政府顧慮文林苑事件的強拆後果,認為應與羅先生充分協商、取得同意後才執行,但由於羅先生不願參與的理由特殊,於是一場涉及信仰的非典型都更拉鋸戰就此展開。

不為錢非為情 拒絕理由同意戶很傻眼

「錢可以擺平的東西那都還OK,錢不能擺平的東西就真的沒轍了!」擔任都更召集人的原住戶謝水永無奈地說,這句話精確點出目前都更同意戶所陷入的困境。

過去社會普遍認為,不願參與都更者多半是想要收取更高的利益,而以「釘子戶」稱之,而從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成立以來,讓社會看到許多為了保留對「家」的記憶而努力的反對戶;但在永功里的例子中,反對都更的最主要理由並非條件或者對家的回憶,而是風水。

永功里里長辦公室的臉書專頁上,可以看到1張由羅先生親手繪製的圖及解說,這是今年4月拆屋後,羅先生遞給北市府的陳情書,希望能不要拆除他的房屋。這張手繪圖中,鉅細靡遺地描述新店溪沿途的「龍脈」,以龍口市場為起點,象徵龍的口,腦是永功里的都更預定地,腹部則位於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宅邸,尾部在政大,台大則是孕育人才的龍子宮。

 

「龍脈」釘子戶:永功里汀州路一段340巷以前叫壹佰間仔,大約在55年前蓋的一批二樓樓房,實際上是80間,在當時算是最高級的房屋,隨著8時光流逝,房屋逐漸老舊,民國91年大家主動開始推動都市更新 ,期間努力排除許多不當力量的介入,民國95年終...

Posted by 永功里里長辦公處 on 2015年6月12日

而多起發生於去年或今年的重大傷亡事件,羅先生認為這都與今年4月拆除80戶位於龍腦的房子相關,如江子翠捷運殺人事件、台大碩士殺女友、復興航空墜河,連中興醫院放射師性騷擾事件都在其中。而在童仲彥與同意戶召開記者會後,羅先生同樣帶著媒體進入工地中,跪拜在老家前大哭,指這是他父母留給他的「起家厝」,並陪伴他逃過許多不幸事件,他會努力爭取保留老屋。

在市長柯文哲出馬之前,原住戶及建商並非沒有跟羅先生溝通過,原住戶游太太表示,羅先生搬離該社區已久,平常少與其他鄰居聯絡,大多數住戶與羅一直停留在點頭之交的階段。而都更陷入膠著後,同意戶曾到羅先生現在的住處希望找他協商,但沒想到一到現場,羅先生竟向同意戶下跪,讓大家都嚇了一大跳,隨後羅先生便拔去門口電鈴謝絕訪客,對外界的戒心也變得很重。

土龍圖-龍腦-永功里里長辦公處臉書
多起發生於去年或今年的重大傷亡事件,羅先生認為這都與今年4月拆除80戶位於龍腦的房子相關。(取自永功里里長辦公室臉書)

而當記者實地找到每天清晨都會在都更預定地對面拜神、祈福的羅先生時,他先是開心年輕人仍願意關心風水問題而再三感謝我們,並說自己的祖父及父親皆因在開田造路等龍脈遭破壞時而犧牲,若再加上此次都更,將是第3代犧牲。

「你看萬箭吐出來,這在風水上是大煞!這個很沒有天良做事情…隔壁鄰居你不要影響到人家嘛!我這個合法房子你給我拆成這樣不能住…」指著老房子鐵皮屋頂旁岔出的鐵片,羅先生顯得激動,並說當初同意戶集體來找他、逼他簽下同意書,還想把他五馬分屍…。

而談起破壞龍腦造成的後果,羅先生的笑顏不見了,眼淚瞬間就要啪搭搭地落下來,讓我們都慌了手腳。「我很痛心耶,我一想到這個都在掉眼淚,我眼淚都要掉光了!因為從捷運那個開始,高雄(氣爆)、然後飛機…」儘管羅先生的言論聽來有些荒誕,但從羅先生的眼神及情緒,我們看到了一份不容撼動的信仰及真心的關懷。

由住戶主動發起 10年都更漫漫長路

(影片:居民提供)

談到這起都更案,永功里里長陳宏明顯得相當自豪,他說這批房子建於1959年,當時被叫作「百間厝」,可以說是當年的帝寶,但隨著時間流逝,狹小的巷道不利消防車進出,且沒有下水道設備,早已不符現代的居住需求。「很難得有一個都更80戶人都同意」,陳宏明認為這是非常難得的都更案例,原先極有機會成為「最成功的都更典範」。而實地走訪永功里、與召集人謝水永談過以後,大概可以理解里長及原住戶對於此都更案自豪的原因。

順著都更預定地的圍籬走,謝水永隨意走進1間店鋪,看到小孩就問「啊哩阿公咧?(你爺爺呢?)」不帶任何一絲的客套與拘謹。由於許多開店的原住戶傾向留在原區,因而紛紛選擇仍在預定地周遭租屋開店,因此大多是謝水永的「老厝邊」,而彼此熟稔的程度,好比早期的鄉村社會,很難想像台北市中心區域仍存在著這種充滿人情味的小社區。

謝水永說,這一塊地早在《都更條例》成立之前,就是許多建商眼中的金雞母,當時就有不少建商要與居民談合建事宜,不過大部分長輩的意願都不高,許多建商遂先從要賣的房子下手,當初還有1家建商一口氣買了4間房子,最終可能因社區意願不足而周轉不靈,房子最終也遭到法拍。而真正開始談起都更則是某次鄰居間閒聊,原先幾個住戶談到因為房屋老舊、屢次修繕花費大筆金額,且巷弄狹窄不利消防車進出,因而決定自己聯合起來蓋新房子,在詢問代書朋友相關事宜後,代書認為若只有幾間住戶自己蓋除不美觀外,也可能妨礙他人改建,因而提醒住戶該區已於2001年被劃入都更區域,可適用《都更條例》進行都市更新,代書並介紹自己認識的建築師及丹棠開發公司幫忙推動。

20150730-SMG0045-BA02-都更專題,龍腦戶-謝水永-余志偉攝
擔任都更召集人的謝水永,站在已經拆除房屋的地方。(余志偉攝)

謝水永表示,2005年在丹棠開發公司的建議下,有意願參與者首先找出10位發起人提出申請,而找出10位申請者不難,困難的是後續60%及80%的門檻。

建商掛保證 卻有1戶不同意讓計畫停擺

由於先前有許多推動都更失敗的例子,謝水永說,當時心底也不存希望,但既然有較值得信賴的《都更條例》,大家還是靠著各自的關係去拉比較熟的朋友及鄰居。最後,丹棠找來市政府、工務局及建管處等部門開說明會,都更處也列席,讓住戶了解有政府做背書,才跨過60%門檻。而丹棠也建議住戶可以開始找建設公司進來,從未接觸過建設公司的住戶透過人脈找建築師介紹,當時吸引包括國泰、太平洋、華固及興富發等知名建設公司參與,建設公司帶著住戶參觀他們興建中的工地及成品,而最終在考量履約保證及口碑之下,60%的同意戶透過投票方式,決定選擇太平洋作為建設公司。

在2008年拉入太平洋建設後,太平洋負責與仍不願參與的40%住戶談條件,想辦法達到政府發核准函的80%門檻。太平洋建設透過3家估價師估價後,估出住戶原屋價格及蓋好後的每戶的價格,採用多退少補的方式讓住戶選擇;這段路拉得很長,一直到去年3月10日才通過,而接下來要說服最後的20%住戶,更是艱鉅任務。由於各住戶的顧慮、條件及心態都不同,須由太平洋各別去談條件,雖然太平洋向謝水永報備時,屢次表示全部OK了,卻在今年4月要進行拆遷作業時,才知道仍有羅先生1戶不同意,造成現下無法收場的僵局。

「當初我們跟太平洋談的時候,他們都說OK啊!等最後通知我說這戶還沒辦法擺平,我就一直在追說剩幾戶,說當初我問你的時候你們說都擺平了,他說『有啊,當初有這樣承諾啊OK的!』可是沒有簽就不算啊!空口說白話、沒憑沒據的哪算數啊!我說這戶你怎麼沒有簽?他們就跟我講說『政府怎麼腦筋變這樣子?』」謝水永不禁吐露怨言,說太平洋建設再三表示羅先生最初曾表示願加入都更,但卻未明確簽下合約,而同意戶基於信任,才將自己心愛的房子交給太平洋,認為太平洋建設是大公司、又有履約保證,應該不至於出問題,沒想到卻落得流落在外的下場,而建商也對政府始終不願依法行政感到不解。

「當初很多住戶問我說有沒有問題?大家真的很擔心,尤其是老人家他信不過,他擔心說搬走了都蓋不成怎麼辦?那我又租房子,長期在外面漂流也不是辦法。」被夾在居民及建商間的謝水永相當無奈,「不可能說為了他1戶讓整個都更卡在那邊啊!你說房子還沒拆還沒關係喔,大家再搬回去就好。」

要強拆還協商 市府該如何處理僵局?

20150730-SMG0045-BA01-都更專題,龍腦戶-吳逸驊攝
面對「龍腦戶」,北市府該如何化解這個僵局?(余志偉攝)

對於居民「依法行政」的懇求,北市府都更處總工程司張立立表示,由於該案後續有變更,因此目前仍在審議階段,要等到所有程序都跑完才會有動作,至於公權力拆除「龍腦戶」是否合法?張立立解釋「法令規定就是拆嘛!」但在現在的社會氛圍之下,仍然希望可以力求圓滿,由於將來同意戶與不同意戶仍要當鄰居,府裡政策希望可以儘量不要用強制手段,目前仍要求實施者太平洋建設應好好跟龍腦戶協商,「溝通再溝通」。

北市府的回應充分顯示出,在與羅先生達成協議前不會輕易動作;對此,負責此專案的太平洋公司經理傅仲寧說,由於龍腦事件「最近我們都沒有在繼續(推動)耶」,他並解釋該案正在進行國產署的勘誤而非變更,目前持續進行聽證會當中;至於當初是否得到羅先生的口頭參與都更的承諾,傅仲寧則說當初由特定住戶得知羅先生有意願參與都更,不過自己與羅較沒有直接接觸,也不便發表評論。

在北市府不願動手、建商沒轍的情況下,住戶訴諸媒體,希望加速公權力介入都更,也期待柯P的親自出馬能多少改變羅先生的想法,無奈皆失敗,居民目前僅能期待繼續透過「搏感情」的方式軟化羅先生。

如同謝水永所言,「能用錢解決的都還OK」,羅先生對「龍腦」的偏執看似荒謬,卻明確勾勒出建商、同意戶、政府及法令間的多角習題。文林苑事件換來社會對個人財產權的重視,但當現行法令仍無法明確界定案件是否符合「公益性」及「民主」時,同意戶信任建商、建商信任法令,但卻在政府擔憂社會氛圍而未對拆屋嚴格把關的「半依法行政」情況下,再次強化了「龍腦戶」及同意戶間的對立,而這場非典型都更僵局像極了一齣黑色喜劇,映照出現行法令及行政的荒謬之處。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