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兩度成為美國暗殺對象:《槍桿、筆桿和權術》選摘(1)

2015-08-08 05:40

? 人氣

1943年7月7日,史迪威代表羅斯福總統授勳蔣介石,但兩人最後翻臉,史迪威甚至要屬下計畫暗殺蔣。(騰訊歷史)

1943年7月7日,史迪威代表羅斯福總統授勳蔣介石,但兩人最後翻臉,史迪威甚至要屬下計畫暗殺蔣。(騰訊歷史)

政治上的暗殺事件,自古及今,層出不窮。在西方國家中,羅馬帝國的凱撒大帝以及現代美國的甘迺迪總統,都死在刺客之手。至於中國,遠至秦始皇,近至國民黨的陳其美、宋教仁都是暗殺者的對象。用國民黨特務機關的術語來說,政治暗殺叫做行動或者制裁。

蔣自已曾是多次暗殺者的對象;一次次地倖免於難,簡直是不可思議之事。一九二五年七月,他乘坐的一部插著國民黨旗幟的座車,在通過廣州市面時,發生故障。他換車離去。當他的座車修好以後,去趕上他時,街上有人認為蔣仍在車內,對車連開數槍,射死其中兩位護衛。接連著的八月,他在廣州乘車回家時,又遭射擊,沒有被射中。他的衛士宓熙,立即還槍,殺死一人,逮捕一人。在這一年十月,還有一事件。有一天當他與他當時的夫人陳潔如,步入在廣州的國民黨黨部時,突然一位軍官,面對面地向他開槍,並大聲吼叫:「你霸占了我堂兄的軍隊,還卑鄙地處死了他手下兩位最好的將領。現在我要向你討還血債!」 蔣的兩位衛士馬上加以阻擋,沒讓蔣受傷。當即逮捕這位軍官,發現他叫許楚,是許崇智的堂弟。因不滿意蔣解除許崇智的軍權,前來報復。

在以後的幾年中,他年年遇刺。一九二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深夜,蔣在上海他岳母宋夫人家中睡眠時,有兩人躡手躡腳,進入他的臥房,扣起扳機,正要開槍,為蔣的一聲咳嗽,驚動而逃。這兩人後來被捉到,不是別人,竟是他的衛士陳鵬飛與龐永成,因為私事不滿,出此舉動。一九三○年六月,陳濟棠派三人,在南昌行刺於蔣,未成被捕而後被殺。次年的六月,蔣在廬山,坐滑竿遊覽風景,一位青年突然從林中躍出,向他開槍,一顆子彈從他的右耳嗤聲而過。他未受傷;衛士還槍,殺死來犯。後來,查知這人是受王亞樵所指使;王亞樵是一位工會中親左反日的人物。一度組成殺手集團,專門行剌政客。

說起暗殺,有一件不可想像的事件,曾經發生。這就是,蔣曾兩次成為友邦美國所欲清除的對象。一九四三年加爾•艾弗烈(Carl F. Eifler)上校,受史迪威之命,策畫謀殺蔣的方法。艾弗烈是美國情報人員,隸屬戰略服務處(the United States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當時在史迪威軍部服務。他受命後,立即回到華盛頓,準備一項詳細毒食計畫,施用後將無法從驗屍方法查知原由。次年,史迪威又命另一部屬,預備一項較大,較複雜的謀殺計畫,在二十七年後,一位當事人所寫的書中把這件事透露出來。這人是弗蘭克•多爾恩(Frank Dorn),史迪威軍部參謀長。根據多爾恩一九七一年出版的《與史迪威在緬甸出走記》(Walkout with Stilwell in Burma)一書的記述,史迪威在一九四三年舉行的開羅會議中,與羅斯福會面,討論起與蔣日趨惡劣的關係。史迪威直接引述美國總統的話說:「如果你實在與蔣合不來,又沒有辦法更換他,就把他幹掉算了。你懂我是啥意思。找一個聽你話的人好啦。」(“If you can´t get along with Chiang, and can´t replace him, get rid of him once and for all. You know what I mean. Put in someone you can manage.")史迪威回到中國後,就命多爾恩著手進行制訂謀殺計畫。後來多爾恩作出一個以「藍鯨」(Blue Whale)為代號的計畫:當蔣預定在一九四四年,前往印度檢閱中國遠征軍時,由美軍派一架飛機送他前往,在飛越喜馬拉雅的駝峰時,說引擎發生故障,要失事了,給他一個作過手腳的降落傘,要他跳下去,一定會送他的命。後來,艾弗烈及多爾恩的計畫,因為沒有上級的授權,都沒有實行。

史迪威和蔣介石完全不能相處。(騰訊歷史)
史迪威和蔣介石完全不能相處。(騰訊歷史)

蔣這樣多次遭遇暗殺,是否也會採取同樣的行動,對付他的政敵?前面提到他曾派人暗殺陶成章;這是他還沒有政治地位時所作的事。當他執政以後,一部由文軍等人所著的書,叙述蔣所授意的許多暗殺事件。這其中衍生許多疑問,待列舉一些主要事件之後,再回來討論:

◎楊杏佛:他曾就讀哈佛大學,是中國現代史中,第一位呼籲保障人權的知識分子。他經常批評蔣施行獨裁,為害民權。他於一九三三年,在中央研究院從事研究時被暗殺。

◎史量才:他是上海申報的所有人。他以新聞從業人的身分,寫出多篇文章,大肆責備蔣,施行對日妥協,亟力勦共的政策。一九三四年,他在自杭州前往上海途中,於他的汽車內被擊斃。

◎張敬堯:他曾任湖南省省長,是當年毛澤東請願推翻的人物。後來,他走親日路線,幫助日本成立滿州國政權。一九三三年,他在北平的六國飯店中,被暗殺身亡。

◎吉鴻昌:他曾是馮玉祥部屬,參加過北伐,非常反對蔣的對日妥協政策,積極從事抗日活動;並於一九三二年,參加共產黨。一九三四年,在天津法租界,拒絕國府情報人員的逮捕,而受傷。後被引渡至北平被殺。

◎王亞樵:前面說起王亞樵曾派人,在廬山行刺蔣。他的殺手們,也曾經試圖刺殺宋子文、汪精衛,以及國聯東北調查團團長李頓(Lytton)等人。一九三二年,王指使朝鮮青年,行刺日本駐華大使重光葵(後為日本外相,在一九四五年代表日本簽訂對盟國投降的降書),使其受傷,失去一腿。一九三六年軍統人員設下圈套,在廣西梧州,將王亞樵殺死。.

◎宣俠父:他於一九二三年加入共產黨,在黃埔畢業後,參加北伐,逐步升至中將;後來與蔣破裂,積極宣揚中共的統戰政策。一九三七年,他在西安被國府情報人員誘捕,後被殺死。

◎唐紹儀:他曾就讀哥侖比亞大學,擔任過北洋政府的首任首相。一九三七年抗戰開始後,他滯留上海,主張親日,並有意擔任日本可能在華組成的傀儡內閣總理,為國府情報人員所殺。

◎王天木:在中日戰爭之前,王天木是軍統天津站站長,負責華北對日情報工作。在戰爭開始後的一九三九年,他於上海站站長任上,倒向日本。使軍統在日本占領區內的地下工作,遭受巨大損失。軍統立即探取制裁行動,把他殺死在上海。

◎汪精衛:他於一九三九年前赴南京,與日本合作,破壞抗戰,在經過河內時,受軍統人員襲擊。他沒有受傷,他的部屬曾仲鳴,被誤射,中槍而亡。

◎傅筱庵:他是一位親日的企業家及銀行家;一九三八年,他開始擔任日本占領下的上海市市長。一九四○年,他的一位僕人,被軍統人員說通,用斧頭將他砍死。

◎石友三:他是一位善於叛變的軍閥,曾經先後歸屬馮玉祥、閻錫山、張學良、國軍、共軍與日軍;一個個背叛而去,始終擁兵自主,成為出名的「倒戈將軍」。到了一九四○年,他與日軍合作的時候,一位國軍將領高樹勛,以他的結拜兄弟的身分,誘捕這位漢奸,活埋於黃河岸旁。

◎李公樸與聞一多:在一九四○年代中期,他們都是民主同盟領導人物。民主同盟是左傾知識分子的組合,反對國民黨專政,鼓吹民主思想,建立多黨政治。同時對蔣的內政外交政策,時有批評。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一日,李公樸在昆明市面上,遭受槍傷,隨即死亡。聞一多是一位知名的詩人,前後任教數所大學,認為李公樸死在國民黨特務之手,於七月十五日昆明公祭大會中,作了激情的撻伐國民黨獨裁的言論。認為他與李公樸都為民主奮鬥,死不可惜。他針對特務說,「跨出門,就不準備再跨回來,民主是不會死的。」他果然在會後,被槍殺而亡。

◎楊杰:他曾參加辛亥革命,是一位軍事理論家,在蔣治下,曾任陸軍大學校長及中國駐蘇聯大使。中日戰爭以後,逐漸左傾,並有意聯合其他國民黨反蔣人士,成立第三勢力。一九四九年八月二十三曰,他在香港被暗殺身亡。據說,他當時,打算投向即將成立的中共政權。

蔣介石縱容的暗殺行動包括知名學者和報人。自左自右為史量才、聞一多和楊杏佛。(取自互動百科、維基百科、百度百科)
蔣介石縱容的暗殺行動包括知名學者和報人。自左自右為史量才、聞一多和楊杏佛。(取自互動百科、維基百科、百度百科)

縱容情報組織政治暗殺

文軍等人在書中,指陳這些暗殺事件,是國府特務系統(特別是軍統)所為的。國民黨特務系統的歷史演變,相當複雜。其前身有藍衣社、復興社,及力行社等祕密小組織。一九三二年,一個比較正式的情報機構,在軍事委員會下成立,叫做密查組。一九三八年,密查組擴大成為軍委會下的軍事調查統計局,通稱軍統。另外一個情報機構是中央調查統計局,一般稱為中統,隸屬於國民黨。一九四六年軍統改名為保密局,屬於國防部。中統在國府遷臺以後,改稱為調查局,隸屬內政部。

文軍等人在書中聲稱,以上所列暗殺事件係國府情報機構所為,大體上說,應無疑問。因為軍統、中統人員都曾發表專書或文章(以下注釋中將引述這些著作),直接或間接地證實這兩個情報組織參與其事。文軍等人還指出這些暗殺事件,是經過蔣的授意而執行的;他應該擔負責任。關於這一點,引出了兩個問題。首先,書中並未舉出任何書面資料或當事人口頭言詞,證明蔣授意這一件事。其次,有些被剌的人員從事重大的叛國活動,國府情報人員予以制裁是戰爭期間可以預期的行為,不需要蔣特別的指示。這包括張敬堯、唐紹儀,王天木、汪精衛、傅筱庵與石友三。

至於一些知名知識分子(楊杏佛、史量才、李公樸以及聞一多),因為激烈批評國民黨專政及蔣的內政外交政策而殞命,一般人自然會聯想到,這是蔣的報復行動。但是,另外一種可能,則是情報人員為著討好於蔣,自行決定從事刺殺異議人士。事實上,中統及軍統內部人員都有這樣的說法。就李公樸、聞一多案件而論,蔣事先毫不知情。事件發生後,他在日記中特別指出,「應特加注意,徹究其兇手,以免共匪作污陷之宣傳。」後來,經過調查,事件是經雲南警備司令霍揆章授意,由他手下兩位軍官執行的。當蔣得知結果後,他下令革除霍揆章的職務,槍決兩位軍官。

就暗殺知識界異議人士而論,不管蔣是否有所授意,他事後應該知道,這是他的情報下屬所作的制裁。就楊杏佛、史量才事件來說,他沒有「徹究兇手」,而草草了事。至於李公樸、聞一多事件,他查知真情後,並沒有給予主其事的霍揆章應有的懲罰。這是他失職的地方。因而,他縱容下屬,妄殺無辜,就成為公眾的印象。

知名華裔美籍政治學者戴鴻超和其新作《槍桿、筆桿和權術:蔣介石與毛澤東治國之道》(時報出版)
知名華裔美籍政治學者戴鴻超和其新作《槍桿、筆桿和權術:蔣介石與毛澤東治國之道》(時報出版)

*作者為知名華裔美籍政治學者、作家、翻譯家、前底特律大學政治學系系主任。本文選自作者新著《槍桿、筆桿和權術:蔣介石與毛澤東治國之道》(時報出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