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巷者》從悼念變成洩憤 歐洲一場變調的大屠殺周年祭

2015-07-13 00:06

? 人氣

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美聯社)

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美聯社)

石塊亂飛、水瓶猛砸,群眾大喊「殺!殺!殺!」「真主至大!」(Allahu Akbar!)蜂擁而上,一名政治領袖在隨扈保護下倉皇突圍,嘴巴被石塊擊中,眼鏡也破損,所幸唯有有如過街老鼠,但最後還是勉強脫身。

這混亂場面不是發生在中東或南亞,而是在歐洲,巴爾幹半島上的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Bosinia and Herzegovina)。「受害者」也非等閒之輩,而是半島重要國家塞爾維亞(Serbia)的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čić)。

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美聯社)
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美聯社)

7月11日是「雪布尼查(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的20周年紀念日。多位現任或卸任國家領導人來到這個波士尼亞東部的小鎮,回顧、重溫20年前那場慘絕人寰的悲劇,悼念8000多個亡魂,並且讓136具新近發現的遺骸落葉歸根,其中有19人還來不及成年。

武契奇也來了,代表塞爾維亞政府致意、獻花。這是非常特殊、冒險的舉動。因為1995年7月11日,在雪布尼查屠殺8000多名波士尼亞克族(Bosniaks,昔稱「波士尼亞回族」)的兇手,正是當地的塞爾維亞人(塞族)軍隊。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更麻煩的是,波士尼亞戰爭(Bosnian War,1992─1995)時期的武契奇雖然年輕(他今年也才45歲),卻是一個惡名昭彰的極端民族主義者,雪布尼查大屠殺之後曾經冷血地說:「每犧牲1個塞爾維亞人,我們就要殺掉100個波士尼亞回族。」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後來被送上國際法庭的塞爾維亞戰犯總統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曾經被武契奇批評為「過於寬容」。武契奇擔任前者的資訊部長時(1998年─2000年),鉗制塞爾維亞言論自由不遺餘力,甚至威脅要殺害批評政府的記者。對於塞爾維亞另一名滿手血腥的戰犯姆拉迪奇(Ratko Mladic),武契奇始終是忠實的支持者。

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美聯社)
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美聯社)

另一方面,塞爾維亞政府雖然曾經多次為雪布尼查事件道歉,但始終不願意承認那是「種族滅絕」(genocide),也堅稱8000人的數字誇大失實。日前聯合國安理會表決是否要將雪布尼查事件列為「種族滅絕」,雖然大部分的理事國都投下贊成票,但是與塞爾維亞關係密切的俄羅斯硬是祭出否決權封殺。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因此不難想見,雖然武契奇後來(2010年之後)改邪歸正,開始反省、認錯、道歉,但他在波士尼亞仍然是眾矢之的,人人得而誅之。11日的雪布尼查大屠殺紀念儀式上,數十位民眾高舉一條巨大的橫幅迎接武契奇,上面寫著他的名言:「每犧牲1個塞爾維亞人,我們就要殺掉100個波士尼亞回族。」

塞爾維亞總理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美聯社)
「每犧牲1個塞爾維亞人,我們就要殺掉100個波士尼亞回族。」(美聯社)

所幸武契奇只是受到驚嚇,沒有受傷,沒有加入雪布尼查的亡魂行列。塞爾維亞外交部雖然遞交抗議函,但是應該不至於演變成外交爭端。此外也有不少波士尼亞克人認為,武契奇一方面遠來是客,一方面展現了勇氣與誠意。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雪布尼查大屠殺(Srebrenica massacre)20周年(美聯社)

只是11日在雪布尼查的葬禮現場,悲傷始終縈繞瀰漫。典禮將近尾聲,市長杜拉克維奇(Ćamil Duraković)說:「我童年時期的玩伴,大部分都埋在這座墓園,或者某些還沒有被發現的集體墳塚。而我的童年,也隨著他們埋葬。」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