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蜂蜜檸檬
  • 中國危機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癌末病患縱火奪13命、老人臥床活活嗆死…「醫療史上最慘火災」護理之家浴火重生錄

過去法庭著重於案件本身,但律師李駿逸說,被害人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簡必丞攝)

過去法庭著重於案件本身,但律師李駿逸說,被害人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簡必丞攝)

2012年10月23日凌晨3點, 台南新營醫院北門分院附設護理之家一名癌末病患林基雄久病厭世欲引火自焚,意外釀成13死59傷的醫療史上最慘重火災──林基雄點了火就跑,跑不掉的身障者與重症患者則在病床活活嗆死,那一夜出動了55台救護車、23台消防車,救出百餘人送往13家醫院,而當時偵辦案件的檢察官李駿逸說,那時連驗屍都做不到,10多位亡者散在不同醫院,家屬也無法辨識……

家屬無法原諒凶手,第一時間也對護理之家負責人無法諒解。李駿逸說,當時整間護理之家夜間只聘雇兩名逃逸移工當工作人員、無人發現縱火、逃生動線規畫明顯有問題,負責人卻在媒體說謊串證意圖卸責,引起家屬不滿,眼看整起事件就要變成縱火犯坐牢、負責人坐牢的典型發展時,促成受害者與加害者對話的「修復式司法」意外帶來轉機讓護理之家重生。

受害者真正要的是什麼?而所謂「正義」除了讓加害者坐牢以外,還能做到哪些?20日下午,長期推動修復式司法的李駿逸現身台大法律學院校友會講座,分享這段歷時9個月的重生之路。

20181020-中華民國法務部保護司長羅榮乾(右一)今(20)日出席「修復式司法」座談會。(簡必丞攝)
受害者真正要的是什麼?而所謂「正義」除了讓加害者坐牢以外,還能做到哪些?「修復式司法」座談會邀請相關人士分享經驗。(簡必丞攝)

「為什麼法官跟檢察官都很急?」被害人沒機會暢言,覺得受傷

傳統法律程序對受害者而言確實是冰冷的。李駿逸說,曾經有個被害人開庭問社工:「為什麼法官跟檢察官都很急?」被害人表示,當時在法庭上講話時不斷被檢察官打斷,只問「你被打嗎,什麼時間地點,有沒有監視器畫面、診斷證明書」,發言時間不到5分鐘,讓他非常受傷:「被害人說收到傳票以後每天睡不著、吃不好,一直想要怎麼準備,說他連考試都沒那麼認真,結果5分鐘就結束了,他覺得受到傷害。」

過去法庭著重於案件本身,只是李駿逸說,被害人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以北門護理之家火災來看,被害人面臨親人死亡、受傷而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若搭上冰冷開庭程序,只會更排拒害怕。

20181020-修復式司法的啟動者李駿逸主任檢察官今(20)日出席「修復式司法」座談會。(簡必丞攝)
修復式司法的啟動者檢察官李駿逸20日出席「修復式司法」講座,分享護理之家的浴火重生之路。(簡必丞攝)

那些在媒體上看起來很可惡的被告,真的是惡人嗎?

一場大火燒掉的也不只是人命,還有社會對醫療體系的信任感、安全感,護理之家負責人在受害家屬眼中看來也是十惡不赦、只想推卸責任的大壞蛋,只是這時李駿逸看到了一些特別的事──

媒體上看來可惡扯謊的護理長與經理,其實跟傷亡者與被害人家屬是有感情的,被害者家屬哭著出庭時,攙扶他的就是護理之家的經理跟護理長,員警也說其實被告的評價很高,平常很照顧病患,甚至有些家屬把人送過去就不繳錢了、他還是願意繼續照顧──他們不完全是「惡人」,一切都還有機會改變。

「縱火嫌犯當然涉及殺人罪、放火,但我察覺到這案子不同於以往,可以有不同作法……」雖然涉嫌縱火的林嫌不願參與對話,最後遭判死刑吐血死於獄中,但被害者家屬與經理、護理長之間還有可能修補,於是李駿逸開始了此案的「修護式司法」。

20181020-修復式司法的啟動者李駿逸主任檢察官今(20)日出席「修復式司法」座談會。(簡必丞攝)
檢察官李駿逸談及台南新營醫院北門分院附設護理之家的縱火案,雖然經過8、9個月才處理完畢,但最後13位死者家屬與幾十位傷者都願意與被告和解。(簡必丞攝)

李駿逸說,原先被告在媒體前公然串證說謊請其他人配合,也說打算收掉護理之家,不要繼續做了、生存不下去,只是當被告說起經營3間養護機構的甘苦談時,也發現其實有家屬是感激他的。虧本經營護理之家對被告而言是做公益性質,他原本不願承認錯誤,只是後來他開始認了,李駿逸認為是有機會修復的,被告與被害者的對話就此展開。

被告真心懺悔,被害者家屬願意和解,修復式司法帶他們走出傷痛

經過幾次會前會以後進到正式會議,要處理的是被害人受創身心、各項費用支持、也要看對話誠意,案件也包括其他醫療院所與保險公司參與,確實談到賠償。而李駿逸說,這過程是從1位、2位、3位累積到最後13位死者家屬與幾十位傷者都願意與被告和解。

「雖然時間很長,8、9個月才處理完畢,但值得,讓這些人不會是8、9年後、甚至更久的時間還活在這傷痛裡。」李駿逸說。

在與被害者對話的過程,被告也真心懺悔,承認自己在管理上有疏失。原本應該進去坐牢的被告最後是緩起訴收場,因為沒進去坐牢,被告繼續經營起收容無數病患的護理之家,投入更多看護人力也投保公共醫療保險。「他希望負起這些責任,讓人們不再害怕跟顧慮。」這是李駿逸看到被告的改變。

20181020-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校友會今(20)日舉辦「修復式司法」座談會。(簡必丞攝)
「修復式司法」座談會20日登場,希望透過經驗分享放下對立、療癒創傷、建立和諧。(簡必丞攝)

被害者的正義不只有判刑,「跨過恐懼」是修復式司法的意義

讓犯錯的人扛起責任固然重要,只是在修復式司法概念裡,被害者的正義除了判刑以外還有更多。李駿逸以過去某校園殺人案件為例,當時一名女同學遭加害人來回輾壓,受傷的不只是家屬,同學也無法平復:「同學回到班上是唸不了書的,離開的離開、轉學的轉學,因為昨天在旁邊上課的同學死掉了……」

憶起此案結辯那天,李駿逸說原本是很平靜的,沒想到最後幾位男同學從圍欄跨進來要毆打凶手。雖然被告最後被判無期徒刑,但李駿逸深知同學們的恐懼與憤怒還是出不去,他嘆:「被告判死刑、無期徒刑那是一個部份,修復式司法不是不去處罰犯罪的人,只是那學校從此受影響、沒人要去唸,大家想說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連校園都不安全,這些都是要去修復的,不是案件本身有沒有三審定讞……」

跨過恐懼,是修復式司法的意義。在北門護理之家大火案,負責人承認錯誤、更努力投入醫療事業也改進過去錯誤,而李駿逸對此心得是:「火災案件是非常可怕而痛苦的,但案件中我們選擇修復式司法,不是只看法律邏輯適用什麼條文,而是以每個人角度去看、被告、被害人家屬,還有讓社會大眾對醫療養護中心的疑慮,透過這案子去處理迎向正面的未來。」

護理之家浴火重生,而其他受害的人們能否也得到平復?在判刑之餘,受害者的處境也是正義的一環,而李駿逸正在做的努力,便是改變冰冷司法、讓受害者真正得到療癒。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