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小資買房
  •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余宜芳專欄:買到川普傳的版權,却怕沒人肯寫序

2018-10-07 06:20

? 人氣

「我是歐巴馬迷,實在不可能欣賞川普其人其行,書中內容當然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認同。但身為編輯,不見得要認同每一本書,卻一定要有能力理解每一本書的價值何在,以及尊重每一本書的潛在讀者。」(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我是歐巴馬迷,實在不可能欣賞川普其人其行,書中內容當然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認同。但身為編輯,不見得要認同每一本書,卻一定要有能力理解每一本書的價值何在,以及尊重每一本書的潛在讀者。」(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碰到自己不認同、不喜歡的書,對許多編輯來說,真的是很嚴重的事啊,甚至影響或決定他們在一個職位或一家公司的去留。編輯到底該怎麼面對不認同的內容、討厭的作者?

工作上,碰到「不喜歡」的同事怎麼辦?躲遠一點、不講話,或者乾脆辭職眼不見為淨?一個編輯通常一年要編八到十二本書,和一個作者平均相處時間從幾個月到幾年不等,碰到自己不認同、不喜歡的書,機率實在不小。

編輯的「認同困擾」

也許有人說,這真是小事情,蒙著頭、閉著眼把一本書完成就好啦,哪那麼嚴重,又沒有人規定,編輯一定要喜歡他的作者(書的內容),畢竟這只是一份工作,又不是談感情、交朋友,哪嚴重到要寫一篇文章來討論?

但,偏偏這對許多編輯來說,真的是很嚴重的事啊,甚至是影響或決定他們在一個職位或一家公司去留的原因。不少人對於和作者或書稿意識形態差異太大,深受折磨。例如,自己是旗幟鮮明的左派/社會主義/綠色/工運,卻偏偏必須編輯一本右派/資本主義/藍色/企業家的書,「實在很煩,看每一頁書稿都很想要和作者辯論一場!」有人嘆息,連編輯內容都很痛苦了,何況還要寫宣傳文案、想書名、寫新書介紹。極端一點來說,有人覺得編輯自己不認同的書像個騙子,要把連自己都不相信、不喜歡的「產品」賣給讀者,簡直不負責任。

說來好玩,其他產業好像沒那麼嚴重的「認同困擾」,做工程師的沒聽說過討厭晶圓片,做蛋糕的應該也不會討厭甜點。編輯或許因為行業特殊性,不少人容易對手上書稿投入情感和價值判斷,該如何面對處理這樣的認同困擾?

說說一個小故事吧。川普(Donald Trump)當選後,我和主編商量,既然川普未來將是影響全世界的重要因素,我們應該要瞭解他在想什麼、嘗試瞭解他的背景、意識形態,以及他未來的施政方向。

2018年10月2日,美國總統川普在密西西比州一場造勢大會上,不實嘲諷指控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意圖性侵的福特「只記得喝了一杯啤酒」。(AP)
2018年10月2日,美國總統川普在密西西比州一場造勢大會上,不實嘲諷指控大法官被提名人卡瓦諾意圖性侵的福特「只記得喝了一杯啤酒」。(AP)

不認同作者,也能開拓視界

當然,選前即有版權代理介紹過不止一本川普的相關著作,但台灣出版界沒有任何人購買版權。畢竟文化界討厭他的人太多了,不像柯林頓(Bill Clinton)、歐巴馬(Barack Obama),甚至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版權各家爭搶,自大、言行粗魯不文的川普實在不討好,就算當選總統了,對他感興趣的出版人仍然不多。

我們以相當合理的版權金取得《總統川普》的授權。當時我連找寫推薦序的人選都戰戰兢兢,深怕被拒絕。好友政治評論家汪浩拍胸脯說:「讓我來!」他深深覺得,台灣實在應該認真瞭解川普其人以及他整套的思考邏輯和治國戰略,不可完全偏聽一些國際主流媒體的觀點(台灣閱聽大眾習慣的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CNN等媒體,反川普立場鮮明)。最近汪浩更主動寫了好幾篇文章,提醒將書中觀點與川普近期施政主軸對照,太多重要脈絡可分析。

就個人來說,我是歐巴馬迷,實在不可能欣賞川普其人其行,書中內容當然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認同。但我相信,身為編輯,不見得要認同每一本書,卻一定要有能力理解每一本書的價值何在,以及尊重每一本書的潛在讀者。身為編輯,完成一本書,最少從頭到尾讀過三、四遍,透過這個過程,去深度理解、剖析自己原本不認同的議題,未嘗不是一個開拓視界心胸的機會?

我深深相信,這個世界需要有各種不同角度、觀點、立場和意識形態的書,藉由閱讀帶來激盪、交流甚至理解。除非是老闆,出錢者有權任性只出版符合自己意識形態的書,不然編輯盡可能意識形態放一旁,專業擺中間。熱愛的書、喜歡的作家盡情投入情感、燃燒熱血;不認同的內容、討厭的作者拿出理性與理解,趁機會滿足一下進入「敵對陣營」的好奇心。

有個中文系畢業的編輯告訴我,她完全不懂股票、不愛理財,入行卻做一堆理財書,後來也真的培養出對此類書籍的選書品味,陸續出版不少暢銷書。她說:「編輯當然可以有意識形態、可以有理想,但我不覺得我必須跟每個人宣告這件事。」「編輯應該是要把自己都認為很不入流的東西,也做出有點入流的樣子吧,這是一種編輯的專業技術。」旨哉斯言。

用婚姻的態度來對待工作

話說回來,年輕時也曾經將一本暢銷書拒之門外,不過當時的角色是採訪者。那是一位當時紅到天邊的減肥名醫,診所天天門庭若市,名人、明星客戶一堆,某出版社希望我能採訪這位醫師,代筆寫書。然而,跟訪幾次,實在無法理解他的診療方式,不少看來一點也不肥胖的患者進到診所,沒做太多精密檢查,直接開出一堆藥丸。幾年後,他捲入有患者猝死的醫療糾紛。對我來說,這個選擇無關認同,是對其醫德的問號。

不久前,讀到作家毛尖的一段話,太喜歡,分享如下:「我現在更喜歡用婚姻的態度來對待我的工作,我和工作談情說愛,哀哀怨怨的階段已經過去了,現在更享受彼此的陪伴。」

*作者曾任天下文化執行副總編輯、時報出版第一編輯部總編輯。本文原刋《新新聞》1648期,授權轉載。(原標題為:如果我不喜歡我的作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