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美玉專文:少輔院的悲慘世界──調查買泓凱案有感

2015-06-03 06:10

? 人氣

買泓凱案引起立監委的關切。(取自立委尤美女官網)

買泓凱案引起立監委的關切。(取自立委尤美女官網)

大雨滂薄,走在桃園少輔院園區,要找買泓凱的足跡。兩年前,他因為疼痛無法上課,坐在樓梯間嘔吐、趴在書桌上的最後幾天,院方以影響同學上課把他隔離,讓他斷氣在一個號稱是病舍,其實是禁閉室的地方,不敢想像他臨終前的痛苦、無助和恐懼。

媒體形容買泓凱枉死在桃少輔,有如一片悄然落地的黃葉,又被掃乾淨。讓我們決定立案調查。沒想到這個調查揭開了少輔院的悲慘世界,裡面有太多的謊言、太多的粉飾太平,太多的官官相護,令人震撼!

我們要釐清買生是不是抓癢致死?我們發現彰化少輔院用「曬豬肉」來懲罰少年,有人在日正當中、有人一整夜被銬在曬衣場罰站的凌虐事實。

買生斷氣的地方叫病舍,其實是禁閉室,隔著一個ipad大小的洞口查看房內的一切。一個查不出傷口哪裡來,嚴重病痛的孩子,他臨終前被關在這間狹小的幽禁空間,桃少輔前院長林秋蘭被約詢時一句「孩子是我們的寶貝!」真是無比的諷刺!大人的世界不僅無情、更是虛偽。

根據台大醫師的判斷,買生死亡當天下午4:00多,已接近休克,卻沒有讓他戒護就醫,林秋蘭院長說當天下午4:38,她還透過那個ipad大小的洞口問「泓凱你還好嗎?」買生還點頭示意:「很好!」但一個小時後就斷氣了!林院長的問候不僅冷漠、無情、也不是事實!因為從監視器畫面看到買生當時已經奄奄一息,根本無法回答。

桃少輔衛生科內有醫療儀器、病床,但沒有給買生使用,應該把他送外戒護就醫,卻關在禁閉室內,結束他短短的生命。

其實,買生曾兩度向少年保護官表示被欺負,曾說「被打,手快斷了」,調查結果是他胡言亂語,院方對他更加嚴格管理。

他身上傷口怎麼造成?死因是什麼?根據院方記錄,同學說他單手做伏地挺身運動傷害右肩疼痛,老師說沒有人打他。台大醫生說不是運動傷害,是鈍力撞擊。法醫說,解剖時,血中有大片的膿汁,傾向毆打致傷、未就醫,傷勢至少一周以上才會形成膿胸,少輔院隨時都應該將他戒護就醫,怎麼會死在禁閉室裡?

桃少輔3 位看著買生死亡的戒護人員說,他們不知道買生傷口怎麼造成,但院內說法很多,他們也不相信是運動傷害致死,還以為檢察官會查出真相,可惜沒有。他們分別在買生死亡當天早上9點、下午4點多告訴主管買生不對勁,應該戒護就醫,但是戒護科長陳立中下午4點多還對買生說「不要再假鬼假怪!」一個多小時後買生死亡。

檢察官約詢戒護人員時,陳立中要求不要講出這句話。被約談的人,有人事前、有人事後都要向他報告。他給矯正署的報告是:「買生反映不想吃晚餐,為顧及其體力,於17:30由同學餵食晚餐時突然昏倒,急救後死亡。」從監視器看到買生不是不想吃,是連最後一口飯都不能吃了,不是突然昏倒,是在禁閉室內等待死亡。

約詢時法官的說法讓我震驚反問「他們犯了什麼滔天大罪?為什麼讓孩子受到不人道對待?」林雅鋒委員說「法官裁定時,也想哭!因為不知道要把孩子安置到哪裡?」,法官擔心一旦說了真話,如果無法改變感化教育的現況,這些孩子的處境會更慘。

彰少輔院長詹益鵬一開始強調用愛的教育,否認有「曬豬肉」的處罰,後來不僅承認還一再更正:只有一次是2人?是7人?又更正是3 次?是4次?最後承認「曬豬肉」是習以為常,真是聳人聽聞的凌虐少年事件。

走訪桃少輔、彰少輔、誠正中學時,看著孩子一張張期待被被關心的臉龐,心中無比難過,我不斷想著「何處是兒家?」孫大川副院長說,這些孩子好像幫大人承受所有的苦難,蔡培村委員說如果教育資源不進來,悲劇會再重演。

生命沒有貴賤之分,人權沒有尊卑之別!面對七成來自單親、隔代教養的這群孩子,他們的人生不應該只有「卑微」兩個字。少年輔育院理當是協助他們矯正、翻轉人生的地方,不應該是踐踏他們最後一絲尊嚴、甚至是生命的地方。

*作者為監察委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