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壯專欄:替國民黨預寫幾句墓誌銘

2015-06-02 06:00

? 人氣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因為議會備詢,向中常會請假三周。(資料照/林韶安攝)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因為議會備詢,向中常會請假三周。(資料照/林韶安攝)

國民黨大概是舉世最自暴自棄的政黨,不但出了一個怯戰總統大選的黨主席,而且這個黨主席還在兵荒馬亂的關鍵時刻,決定請假三個禮拜,前方戰情吃緊,主帥後方告假,天下寧有此事乎?

朱立倫是個很「彆扭」的黨主席,他的彆扭表現於他太計較小恩小怨小是小非。祇因為某人(應該是馬英九)妨礙了他所定義的團結(應該是抵制王金平參選),所以他就發個聲明發頓牢騷,但聲明中之所以連講二十次團結,並非他心有所憂,而是他心有所怨,怨「那個人」(當然是馬英九)師心自用,壞了他的大選佈局。

也因為他心有所怨,所以他對國民黨的總統提名,從此就採取放任態度,卻美其名為「尊重制度」,好像祇要一切按照制度走,他就盡了黨主席本份,就代表國民黨上下團結一心一樣。

但結果呢?結果是初選祇剩下洪秀柱一個人。按照國民黨制度,既然祇有一人出線,此人當然應是提名人選,但最後卻變成仍要辦理民調,然而民調卻要辦兩種,一是洪秀柱一個人的支持度民調,二是與蔡英文的對比式民調。

更荒唐的是,國民黨雖決定要替洪秀柱辦政見會,但政見發表的對象並不是黨員,而是中常委;如果這種提名辦法也叫尊重制度,字典裡的制度二字定義非改寫不可。

由此可見,朱立倫一再強調的尊重制度,其實祇是幌子、藉口。當他心中屬意的人選難以出線後,他就打定主意放手不管這場選戰的勝負,反正本來不管誰跟蔡英文對決,都難以取勝,誰會出線代表國民黨,又何關緊要?

這種失敗主義的心態,就是不折不扣的自暴自棄。但朱立倫忘了,他是黨主席,黨主席沒有悲觀的權利,黨內愈是失敗主義瀰漫,就愈需要他站出來帶頭領導,否則要他幹嘛?而且除非投降,國民黨非打這場總統選戰不可,既然要打,國民黨就要積極地想方設法推出一個有勝選實力的候選人,而非消極地按照制度推出一個符合資格的候選人。但朱立倫有積極地想方設法嗎?當然沒有。

也許他會辯稱,他曾經找過許多人,但結果都未如願,證明他並未棄手不管。但問題是,距離投票祇剩下六個月,蔡英文不但已全省走透透,現在又跑到美國趴趴走,國民黨的候選人卻迄今仍然雲深不知處,一個執政黨竟然搞到如此不堪地步,黨主席豈無責乎?

朱立倫應盡的責任是什麼?他必須瞭解:政黨輪替雖是國家常態,但政黨輪替卻攸關政黨興衰。為避免國民黨衰亡,他必須集眾智以為智,盡速約集黨內大老研商應戰之道。大老政治雖然能不為則不為,但對國民黨來說,事急矣,也勢危矣,就像李登輝當年靠八大老協商最後才出線一樣,朱立倫一個人做不到的事,焉知不會因集眾智而豁然開朗?更何況,身為黨主席,黨內有「難」,朱立倫本來就有周訪諮詢的義務,應為而不為,坐視「黨難」而無解,黨主席豈無責乎?

國民黨敗選雖幾成定局,國民黨有「黨難」也不勞外人置喙,但一個已執政近八年的政黨,竟然怯戰至此,失敗主義至此,自暴自棄至此,絕對舉世罕見,因此不得不記上一筆,就算是替這個政黨預寫幾句墓誌銘吧。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