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義見】川普、普京尬輸贏?我的雙普會現場直擊

2018-07-20 11:10

? 人氣

我在芬蘭總統內的雙普記者會現場。(張經義提供)

我在芬蘭總統內的雙普記者會現場。(張經義提供)

北歐,芬蘭,赫爾辛基,七月中,熱的很冷,冷的很熱。

幾天前,我來到這全球緯度第二北的首都,雖然這里夏天時白天日照將近20個小時,日落後天卻還是藍的,完全不見黑夜,但就算日照如此長,夏日一般最多攝氏20度,相當舒適。

但,我到的這幾天卻是罕見高溫,天天30度上下,在如此「高溫」下,赫爾辛基為關係冷到冷戰以後不能再冷的兩個大國舉辦了峰會。

芬蘭,地位特殊,雖然是歐盟成員,但她拒絕加入北約,因此跟美國和俄羅斯(或前蘇聯)的關係都不錯,從1975年開始到1997年,舉辦過三次美俄領導人峰會,最後一次是柯林頓與葉爾欽。

芬蘭總統府外表相當樸實,就在路旁,也沒太多的柵欄,是承辦這次雙普峰會的地點。(張經義攝)
芬蘭總統府外表相當樸實,就在路旁,也沒太多的柵欄,是承辦這次雙普峰會的地點。(張經義攝)

但,這次很特別,因為是最充滿話題的川普與普京的峰會,而且兩人還有過去美俄峰會中沒有的一對一環節,除了各自的翻譯外,就他們兩人,會談什麼格外神秘。

為了這次峰會,我也特別作為唯一中文媒體採訪到了赫爾辛基市市長瓦帕沃里(Jan Vapaavuori),才知道籌備時間只有短短兩週,而且有多達兩千名記者從世界各地湧入赫爾辛基,有芬蘭老記者跟我說,從來沒在這看過這麼多記者的,因為赫爾辛基就一60萬人小城,一向平靜。

另外,這次峰會格外引人關注的,還因為川普來芬蘭前,出席了北約峰會,還去了英國訪問,意料中又意料外地得罪了一票人,他一到布魯塞爾就先是批評德國是俄羅斯的「俘虜」,說德國要北約保護,卻還從俄羅斯引進天然氣,打臉德國總理梅克爾。

得罪梅克爾不夠,去英國見女王時,川普不僅遲到十幾分鐘,還違反王室禮儀,在檢閱儀仗隊時擋在了女王前面,讓92歲的女王無奈繞道,引發英國眾怒。

不怕梅大媽,不甩女王,因此大家都在看,川普和普京第一次的正式峰會,誰會佔上風。

結果,一開始普京好像佔了上風,因為一點鐘就該到峰會地點、芬蘭總統府的普京,一點鐘才降落到機場,芬蘭和俄羅斯接壤,就是鄰國而已,時間不難控制,因此分析多認為普京遲到有其深意。

川普似乎不甘示弱,在赫爾辛基的希爾頓飯店足足是多等了57分鐘才出發,硬是比普京晚20分鐘到,目的大概就是要讓普京等,這局算是打個平手,卻也導致整個會晤比行程晚了一小時。

然後,兩人開始了一對一的會談,開局的一個氣氛之嚴肅,兩人不苟言笑,也不握手,就只有最後勉強握了三秒鐘,川普沒放猛力握手的大招,普京也沒居高臨下地握,又是一個平局。

遲到風波似乎沒影響兩人一對一對話,而且原先預定談90分鐘,一談談了130分鐘,接著,有其他官員加入,全體共進午餐繼續談。這時,我注意到,川普似乎開始佔下風了,因為記者問他一對一談的如何啊,他說:「我覺得這是個好的開始,很... 很好的開端,對大家來說…」但,他是低著頭說的,底氣顯得不足。

由於整個行程大推遲,導致要去報導兩人聯合記者會的記者們手足無措,通過超高規安檢後,先被喊上巴士,又被喊下巴士,又被喊上巴士,這過程長達了四個小時,許多白宮老記者說,從來沒看過如此混亂的狀況。

到了位於馬路旁、充滿北約簡約風、就三層樓高的芬蘭總統府,又擠在下面等了一小時才進到記者會會場,而且記者是分等級上去的,川普最愛的福克斯首先進場,然後才是主流電視台,然後才是其他電視台,接著才是平面媒體,然後是外國媒體。

一進去才發覺會如此分類進場,是因為場地不夠,記者攝像擠成一團,因為空間不夠,平常能站在自備的小梯子上的美國電視台記者乾脆站椅子上連線,有些記者則被迫到二樓,遠遠「聆聽」記者會,有點像舞台劇買了最便宜票的聽眾。

期間,還有美國反核抗議者混進會場跟保安扭打在一起,場面混亂。

然後,記者們終於等到了這場超過十年來第一次的美俄領導人的聯合記者會,全場45分鐘,兩個美國記者和兩個俄羅斯記者獲得提問機會。兩名提問的美國記者什麼都不關心就關心:俄羅斯有沒有干擾2016年美國大選?

川普的答案,讓包括福斯電視台在內的很多美國媒體都傻眼了。

川普說:「我問了普京總統,他剛剛告訴我,俄羅斯沒有幹,我也覺得沒有任何可能會是俄羅斯幹的(I don't see any reason why it would be)。」

這打臉美國情報單位一直以來宣稱的俄國干擾美國大選的言論,讓美國記者們啞口無言。他們想著,川普平常在美國國內罵罵自己人,是家裡的事,就算了,但出國了還羞辱自己人,那簡直家醜外揚。

專訪赫爾辛基市市長Jan Vapaavuori,他說這次雙普會籌備時間僅兩週,海外報名記者超過兩千。(張經義提供)
專訪赫爾辛基市市長Jan Vapaavuori,他說這次雙普會籌備時間僅兩週,海外報名記者超過兩千。(張經義提供)

這還不止,實際上,在川普訪問歐洲期間,美國通俄門調查起訴了12名俄羅斯人,宣稱他們干擾美國大選,沒想到,川普竟然站在普京這一邊,說,通俄門調查光讓美國調查不夠,要讓俄羅斯一起來調查通俄門。

於是,川普說了又另個令美國人傻眼的言論,他說:「普京給了一個超棒的提議,他提議讓美國調查通俄門的人去俄羅斯,跟俄羅斯的調查員一起調查這12個人,我覺得這想法超棒的啦。」

川普的神邏輯是:球員也要兼當裁判才合理啊。

不過,明顯在峰會上勝出的普京,還是給了川普支持與恭維。

有美國記者問:「普京總統,你當時希望川普贏得2016的大選嗎?你有下令你的官員這麼做嗎?」
俄羅斯總統普京想都沒想:「當然!我想要他贏,因為他說要改善俄美關係。」

剛辦完世界杯的普京,還現場獻上一顆足球,說「球在美國手上了」,讓川普眉開眼笑。

峰會一結束,我和其他記者試圖了解美國官員怎麼想,一個上前,發覺美國國務卿龐佩奧早走了,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推辭說:「無可奉告。」然後,迅速離開現場。

回過頭,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正和記者講話,他手指著川普的背影說:「偉大的總統!」

一個美國大報記者,峰會一結束,硬是不走,拼命打稿,直到最後被趕走。事後她和我說:「這絕對是我見過最奇怪的記者會,我一定要在當下把我的感覺寫下來,因為出來後再寫感覺就不對了,每次川普發表出格的言論後,沒隔多久大家就麻痺了,我也是。」

這次的峰會,在美國國內是引發了巨大的爭議,連最挺川普的福斯都跳腳,直說川普很「愛國」,但顯然愛錯國了。搞到向來不太道歉的川普都改口說,他當時想說的,不是would,而是wouldn't,也就是他本來說:覺得沒有任何可能會是俄羅斯幹的,改成了:我也覺得沒有任何可能不會是俄羅斯幹的。
一字之差,差很多。

但憑良心說,美國人本來對俄羅斯好感就不高,峰會前的一份民調就指出,超過六成受訪者認為俄羅斯是敵國或者不友好的國家,因此川普和普京往來注定困難重重,再加上還有通俄門調查,反應如此負面,完全可以預料。

其實,冷戰後每一個美國總統都試圖和俄羅斯重啟關係過,因為美俄握有全球超過90%的核武,而且都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因此看這兩國的關係可不只有大選而已,美俄關係的好與壞,牽動著全球的局勢。

作者:張經義

SMG白宮記者兼美國新聞中心主編,白宮記者協會百年來首位中文媒體記者成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