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島小夜曲〉的故事:《有溫度的台灣史》選摘(5)

2018-07-20 05:10

? 人氣

1950年代的港都,一如台灣命運的寫照,用它的迷離夜雨,包容過撒退的國軍,苦命的流浪兒、流浪的樂師楊三郎,以及短暫停駐的美軍;更包容了因為政治案件生活困難,來賣美國救濟衣物的江西男兒。(取自反對拆除基隆港西二三號碼頭倉庫)

1950年代的港都,一如台灣命運的寫照,用它的迷離夜雨,包容過撒退的國軍,苦命的流浪兒、流浪的樂師楊三郎,以及短暫停駐的美軍;更包容了因為政治案件生活困難,來賣美國救濟衣物的江西男兒。(取自反對拆除基隆港西二三號碼頭倉庫)

1951年,三十三歲的流浪樂師楊三郎在基隆港口的「國際聯誼社」擔任樂隊指揮,也兼任小喇叭手。這個聯誼社靠近港口,可以望見海洋。這裡曾是國軍大撒退的時候,兵荒馬亂、人聲雜沓的海港,如今是美軍協防台灣的要塞,因此專為駐台美軍開一個俱樂部,演奏著當時最流行的西洋流行音樂,讓美軍可以帶人來跳舞交際。

楊三郎本名楊我成,台北永和人,十八歲學小提琴,後改習小喇叭,十九歲即被邀請在俱樂部獻藝。1937年赴日本,拜音樂家清水茂雄為師。1940年赴滿洲國,在瀋陽、大連、哈爾濱等城市流浪,擔任樂師參與演出。1945年中日戰爭轉趨激烈而回台。1946年組樂隊加入台灣廣播電臺(中國廣播公司前身),1947年在呂泉生鼓勵下,完成處女作〈望你早歸〉而揚名歌壇。1948年,他結識周添旺,兩人先後合作了〈孤戀花〉、〈思念故鄉〉、〈秋風夜雨〉等名作。

然而在戰後的世道,當作曲家難以維生,他只得當樂師才能生存。

基隆常常下雨,港口停著不知要開往何方的船,美軍俱樂部帶著一種異鄉的情調,青色的路燈,濛濛的夜雨,映著前往演出的楊三郎的身影。有一天楊三郎經過夜雨的街道,心有所感,於是用小喇叭吹奏出一首憂傷的曲子。那曲子悠揚動人,得到聽眾的好評,夜夜都有人要求他演奏。但點曲子總是要有一個名稱,楊三郎不知如何名之,就叫它「雨的blues」。它成了「國際聯誼社」的名曲。

有一天,樂隊的琴手呂傳梓有感於基隆的雨中情景,於是以青春男兒漂泊在港都,追尋夢想,望著夜雨而傷感為主題,寫下〈港都夜雨〉的歌詞。這首曲子自此成為演唱的名曲。後來再由吳晉淮出唱片。

「今夜又是風雨微微 異鄉的都市

 路燈青青 照著水滴 引阮心悲意

 青春男兒不知自己 要行叨位去

 啊~漂流萬里 港都夜雨寂寞暝」

〈港都夜雨〉彷彿是1950年代初,剛剛落定下來,卻充滿不安、前途茫茫的台灣心情的寫照。

在港都擔任樂師的生活,終於無法滿足受過音樂訓練,且見識過日本、東北等大城市演出經驗的楊三郎的心,他在1952年決定自組一個歌舞團,冒險一搏。他學習日本松竹歌舞團的形態,結合樂師和好友那卡諾、白明華等人籌組一個「黑貓歌舞團」,巡迴全台灣演出。

「黑貓歌舞團」的樂師配置是很齊全的,有雙小喇叭,楊三郎自己擔任首席;還有雙中音薩克斯風,次中音、低音薩克斯風各一,其他還有手風琴、吉他、大小鼓等。每次演出分三段。第一段演奏創作歌曲和世界名曲,這部分頗受歡迎,因此楊三郎還把演奏過的曲子編輯為《黑貓名曲集》出版。第二段是年輕女舞者的歌舞演出,有個人也有團體。第三段是戲劇,演出愛情、家庭倫理劇等,一般分上中下三集,每天演出一集。演員與舞者可以互相搭配演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