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總統的媽媽都很寂寞-《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書摘(4)

「永遠的第一夫人」蔣宋美齡雖然不是蔣經國的親娘,蔣經國對宋美齡執禮甚恭,執政時期也常寫信請教。圖為蔣宋美齡故居。(Friedman Team)

「永遠的第一夫人」蔣宋美齡雖然不是蔣經國的親娘,蔣經國對宋美齡執禮甚恭,執政時期也常寫信請教。圖為蔣宋美齡故居。(Friedman Team)

母以子貴是封建時代產物,中國歷代后妃之子一旦登基為王,立刻封為太后,地位崇隆,享盡人間榮華富貴。   

而在民主社會裡,貴為一國元首或總統的母親,在世人眼中,總以為母以子貴,享受的風光與尊榮令人稱羨。但事實上,身為總統之母,猶如活在深宮之中,這點古今中外皆然,外表看似風光的日子其實很寂寞,這些母親們內心的感受只有自己心知肚明,卻又無法向外人啟齒。

蔣宋美齡。(維基百科)
蔣宋美齡。(維基百科)

一生風光,「永遠的第一夫人」蔣宋美齡雖然不是蔣經國的親娘,蔣介石在世時,蔣經國就對宋美齡執禮甚恭,蔣介石一九七五年四月過世後,蔣經國雖貴為國家領導人,許多重大決策依舊寫信向蔣宋美齡報告。同年九月十七日,宋美齡搭機回紐約長島定居,她知道總統之母畢竟不同於總統夫人,更何況是總統的後媽。不再享有第一夫人的榮寵與特權,往日繁華忙碌的生活不再,人情冷落車馬稀,無論在紐約長島或曼哈頓,陪在宋美齡身邊的只有宋藹齡的女兒孔大小姐孔令儀與她的夫婿黃武雄,與當年在士林官邸的日子有如天壤之別。

陳水扁的母親陳李慎女士則是獨自住在臺南縣的官田老家,出入家門,除了一名女性隨扈陪侍在旁,只有陳水扁的弟弟陳文狩一起生活。

馬英九總統的母親秦厚修女士雖然與兒子媳婦住在同一棟公寓,來往卻不多。老伴馬鶴陵過世後,兒子當了總統,遷往官邸居住,女兒們都在國外,秦厚修平日的生活是單調的,很少見到媳婦周美青陪伴身旁,逢年過節只見總統兒子回家陪她吃飯,或母子手牽手去市場採購年貨。

所幸,秦厚修有一群姐妹淘,合組了一個「金蘭姐妹會」,由百達翡麗名錶的總代理商武祥貿易的董事長劉費阿祥女士帶頭,眾家姐妹定時餐敘或打幾圈小牌。劉費阿祥偶爾也會做幾道拿手的家鄉口味小菜送去給她。秦厚修也是這群姐妹所屬的社團「中華民國工商婦女企業管理協會」的當然成員,頭銜是「名譽理事長」。

二○○九年五月是馬英九總統就職周年,馬家姐妹們偕夫婿回臺祝賀,劉費阿祥特別在母親節前夕,假永福樓餐廳,席開六桌,邀秦厚修一同慶祝母親節,同時歡迎馬家的幾位姐妹與其夫婿們。

二○一二年九月,領頭的大姐劉費阿祥過世後,金蘭姐妹們由於年事已高,逐漸凋零,姐妹會的活動大幅減少,形同解體。二○一四年五月秦厚修過世,最後兩年的生活孤單又寂寞。

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_立體書封
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立體書封(時報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時代人物的另一張臉》,作者鄭佩芬為資深媒體人,透過她的親身見聞,看見五十多位時代名人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