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民主進步黨抹布、拖把當道,難怪呂秀蓮必須離開!

「以呂副總統的性格而言,雲淡風輕的走應該是最好的選擇。既然已經沒有愛,當然也絕不會恨,有的恐怕只是冷漠!」(資料照,顏麟宇攝)

「以呂副總統的性格而言,雲淡風輕的走應該是最好的選擇。既然已經沒有愛,當然也絕不會恨,有的恐怕只是冷漠!」(資料照,顏麟宇攝)

呂秀蓮屬於老派,由黨外人士演變為民主進步黨員,那一批人多數讓我感覺值得尊重,因為比較有理想性,雖然有些理想窒礙難行,而且跟我的想法在某些方面還是背道而馳的,但至少不是在權力及金錢堆中打滾的一條臭鹹魚。

如果說呂秀蓮算是一個值得我尊重的人,半個我佩服的政治人物;那麼等而下之的立法委員段宜康幾乎不值一提,社會各界對他的印象,除了喜歡放話、攀咬別人以外,就是他到現在還沒有吞下去的曲棍球!

呂秀蓮如果是女性使用的絲巾、男性的領帶,那段宜康就好比居家使用的抹布或拖把。絲巾、領帶是人們用來妝點門面的高級物品,而抹布或拖把則是生活必需品,我們出門會打領帶、披絲巾,但不會有人手上一直拿著抹布、拖把。

過去的民主進步黨在跟國民黨競爭時,因為必須爭取認同,所以呂秀蓮這樣的絲巾、領帶非常重要;但在權力逐漸攫取的過程中,裝飾性功能開始式微,尤其2016年的中央與地方選舉大勝之後,猙獰面目便完全毫不掩飾地披露出來!其實這也是符合人性的,一個已經抓到獵物的陷阱還有必要再做偽裝嗎?

完全執政之後,手上的資源是如此之多、如此的甘甜肥美,不夠瓜分時還可以自己立法設立黑機關,扈從者個個坐領高薪,這時候執政民主進步黨所欠缺、所需要的不再是掩人耳目的絲巾、領帶,所以呂秀蓮們就逐漸被邊緣化了!現在的民主進步黨已不再需要形象,當這些權力佔據者敞開胸懷暴吃暴喝的時候,誰還要再打領帶、圍絲巾來束縛自己?桌面杯盤狼藉,地上碎骨殘渣,當前最需要的是能夠收拾殘局的抹布跟拖把,所以段宜康、徐國勇們便成為黨的核心了!

在一個君子之道消,小人之道長的政黨裡,絲巾、領帶退位,抹布、拖把開始得勢,這種種景況看在呂秀蓮眼中,真是情何以堪!即使是我這樣的非黨員也不得不搖頭嘆息。

「道不同,不相為謀。」離開雖不免傷心、惆悵,但至少不必心碎!以呂副總統的性格而言,雲淡風輕的走應該是最好的選擇。既然已經沒有愛,當然也絕不會恨,有的恐怕只是冷漠!

*作者為雲林縣警察局台西分局勤務中心主任退休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