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借人頭的現象豈止只有台中的國中

2018-06-09 05:30

? 人氣

「曾經有段不短的時間,都在質疑各校在招生上玩著借人頭來減緩超額壓力的事件是否都沒人發現。 而今,台中居然爆出了公立國中怕教師超額、員額被減,所以想方設法的在招生上用互相借人頭來避開減班所帶來的衝擊。」(示意圖,謝孟穎攝)

「曾經有段不短的時間,都在質疑各校在招生上玩著借人頭來減緩超額壓力的事件是否都沒人發現。 而今,台中居然爆出了公立國中怕教師超額、員額被減,所以想方設法的在招生上用互相借人頭來避開減班所帶來的衝擊。」(示意圖,謝孟穎攝)

曾經有段不短的時間,都在質疑各校在招生上玩著借人頭來減緩超額壓力的事件是否都沒人發現。
而今,台中居然爆出了公立國中怕教師超額、員額被減,所以想方設法的在招生上用互相借人頭來避開減班所帶來的衝擊。

這種借人頭的舉動不單單是台中的教育局說違法,全國的教育局及教育部都說違法。 但是,真正抓到的又有幾個?被處分的又有幾個?

更何況,尤於國中小都有所謂的自由學區,其學子要選A校或B校都可以,所以只要AB兩校校長打個PASS,其中一個學校就可以避免被減班,也因而不會有教師超額,同時,如果同一個學校的老師有小孩剛好要入學或是要換年段(例如二年級升三級,四年級升五年級,國中一年)時,只要跟老師說一聲就會立即配合讓學校的招生人數達標,尤其是那一種多一人即可拆成兩班的,更是大受歡迎,所以,要怎麼抓違法?

另外,也有不少加家都是在校長結合地方人士及民代之後,威逼利誘家長簽下同意書讓小孩去讀快要減一班的學校,不但是妨害學子的受教權,也失去了教育者應有的風範,更別期待減班的學校會有什麼提升教學品質的作為。

當然,所有的學校及教師團體都會說,減班可能也代表著學校辦學不利,所以沒人要念,因此,才會有這種事發生。

但是,這是推托之詞。

因為,學校若是設置在老人居多而少年青人生育的社區中,即使教學品質再好,也無法在招到足額的學生,同時,年輕人居多而且有源源不絕出生人口的的社區不論所在地的學校教學品質如何,都會優先把小孩就近送到當地學區的學校,除非是有錢人才會千里迢迢的為小孩選一個教學品質更好的學校。

另外,台灣近二十年來的人口結構是少子化的現象愈來愈嚴重,每個家長難道會不知道?在資訊發達的現在,誰都看得出來三十年前每個家庭至少生個三四個小孩,而今是生一個就不錯了,誰會去單單純純的認為學校減班是教學不利的關係?為免把現在人的腦袋想得太簡單了,而且,講白點,根本是想保住老師的飯碗才想到這種奧步!

現在教育部還打算推動國中每班2.2人員額編製,這根本是在製造未來更多超額老師的問題,因為現在多增加一名老師,不但國庫要增加至少一年一百萬元的支出,也為三十年後的退休年金製造沈重的壓力,更別說未來平均壽命在醫療科技的進步下,活到一百歲不成問題,現在年改把老師的退休年齡定在五十八歲,那從五十八到一百的四十多年年金,教育部花得起嗎?各個縣市付荷得了嗎?萬一學生人數更少,這些因為員額編製增加0.2所增加的新人是不是又要面臨超額的問題?教育部有想過嗎?

當然,我也希望財主單位能夠把眼光放遠一點,不能任意的讓教育部和教師團體漫無止境的調高教師員額,這不僅吃掉國家的預算,也會讓更需要用錢的建設、福利因而停止或不足,要知道,現在各個縣市的預算有九成以上都是用在人事費用上,所以讓各種建設及福利都是捉襟見肘,而且公務員和軍人的員額都在精簡以節省人事開銷,只有老師的員額一直是增加狀況,這是很可笑的畸形發展,因為,精簡掉的公軍人事成本都成了教師員額增加的成本,這樣我們永遠看不到精簡人事成本有什麼意義!

*作者為偏鄉國中小代理教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