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御三家」巨星殞落,西城秀樹因急性心臟衰竭病逝

西城秀樹。(BBC中文網)

西城秀樹。(BBC中文網)

他或許在1990年代之後已經漸漸淡出主流視野,但是在某種程度上,這個代表亞洲一代流行音樂文化的殿堂級日本歌手的影響力從未真正消失過。

日本放送協會(NHK)周四(5月17日)引述經紀公司證實,1970年代紅極一時的歌手西城秀樹因急性心臟衰竭在周三晚上於橫濱市一家醫院逝世,終年63歲。

作為日本70年代開始走紅的人氣偶像歌手,西城秀樹憑《Young Man》、《傷心的羅拉》等歌曲影響亞洲一代聽眾和音樂人,曾與鄉廣美、野口五郎並稱日本流行樂壇「新御三家」(即「新三巨頭」)。

音樂人指,西城秀樹與70、80年代的日本流行音樂一起,為華語地區,特別是香港流行樂壇產生深遠影響。

他曾兩度中風導致身體行動不便,但仍然在複健治療的同時繼續音樂事業,至去年10月仍然登台演出並推出出道45週年的紀念DVD。

有報道指,西城秀樹原定於今年10月再度舉辦演唱會,但這一段橫跨超過30年的音樂旅程終告結束。

永不放棄的音樂生涯

西城秀樹原名木本龍雄。出生於 廣島市 的他,在1972年17歲出道時就以具有爆發力的唱腔在日本走紅。

1974年,19歲的他首次參加日本放送協會著名的年度音樂節目《NHK紅白歌合戰》,之後又相繼參加了17次。

他在1979年推出改編自「村民」(Village People)樂隊作品《Y.M.C.A.》的翻唱單曲《Young Man (Y.M.C.A.)》創下銷售140萬張的紀錄。

該歌曲的英文原曲在同一年登上美國《公告牌》(Billboard)單曲排行榜第二名,而西城秀樹的翻唱版本則是日本排行榜的第一位。西城秀樹還複製了美國樂隊用手勢比劃四個英文字母的舞姿。

「村民」樂隊的成員大衛·霍羅(David Hodo)曾在2008年的一次訪問中指,西城秀樹當年曾聲稱自己發明了這套舞姿,「我們一到日本,就和他說清楚了。」

該歌曲後來被改編成中文粵語版,成為林子祥演唱的《YMCA好知己》。

此外,西城秀樹還曾憑借《破碎的愛》和《傷心的羅拉》贏得日本唱片大獎最佳歌曲獎。

他在日本影視作品當中的出現,除了日劇《寺內貫太郎一家》、賣座電影《愛與誠》以及一則連續播放12年的咖啡品牌廣告之外,還有90年代日本著名動畫片《櫻桃小丸子》當中作為小丸子姐姐的偶像被反覆提及。

2003年,西城秀樹因腦溢血入院,其後出現語言障礙,但是他之後將複健過程撰寫成回憶錄。2011年,他第二次中風後留下右半身麻痺的後遺症,但是他在40天之後就坐著輪椅再度出現在舞台上。

2015年,他推出自己用一年時間錄製的新專輯。

他曾表示,他不離開演藝事業,是希望自己能夠鼓勵那些和他一樣面對殘疾挑戰的人們。

西城秀樹與妻子槙原美紀育有一個女兒及兩個兒子。

亞洲音樂「瑰寶」

1998年,西城秀樹曾在中國長城演出,紀念《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署20週年。不過,他對華人世界最重大的影響是在香港粵語流行音樂領域。

西城秀樹走紅的年代正值日本流行音樂開始影響華語、特別是香港樂壇的年代。

他從1981年起曾五次在香港演出。粵語流行樂當中改編自西城秀樹原唱作品的歌曲包括羅文主唱的《好歌獻給你》和張國榮的《烈火邊緣》等等。

「七、八十年代整個日本音樂是一個大『氣體』,侵襲了香港,」香港音樂人、導演周因路在談到日本對華語流行樂的影響時這樣向BBC中文表示。

「而我自己覺得西城秀樹就絶對是當中的一個代表,音樂人說起他都覺得他是一個『大恩人』。」

Exhibition: "Ambiguously Yours: Gender in Hong Kong Popular Culture"張國榮等香港歌手,都演唱過改編自西城秀樹原唱作品的粵語歌

 

西城秀樹走紅的時代正逢香港的流行音樂工業開始從英文向粵語轉向的時代,當時已經成熟的日本流行音樂自然成了仿效的模板。

周因路說,香港流行樂的改編歌時代帶來了一些「非常有趣的東西」。

「當你去聽西城秀樹的《追憶之瞳-Lola》和張國榮那首改編的《愛慕》時,可以說完全是兩種不一樣的情緒和色彩,」他說,「就像看了兩部不同的電影一樣。」

他表示,不同文化碰撞出來的流行音樂作品不會單純因為是改編而不是原創,就令作品失色。

另一方面,周因路認為,對日本音樂的參考也為一代香港流行樂定下基調。

「潛移默化地,後來有雷頌德、Eric Kwok等人的香港原創流行音樂的代表人物時,他們就會有他們一套的標凖,而這個標凖就是來自上一代人——那一代人就正好在專門改編日本音樂,」周因路說。

「所以你去聽所有80年代的香港流行音樂時,它就是很日本的。」

周因路補充說,後來香港樂壇經歷了商業電台主張只准原創流行歌打榜的變革,而令行業停止了大量改編外國歌曲,一些人甚至會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為香港流行樂日後的「衰落」埋下伏筆。

「後來很多的香港音樂製作人,不是說他們不好,但其實是未夠支撐香港樂壇繼續走二三十年——可以說是江郎才盡了,」他說,「有很多人現在就會說,那個時候其實不應該那麼快就將改編歌『鏟』走的。」

他表示,之後隨著改編時代過去,西城秀樹等人的音樂逐漸淡出華語音樂圈視野,但是日本歌手在那個短暫的年代產生的影響,已經足夠在亞洲樂壇有一席之地。

「就我個人來說,他所做的事情只能歸納為是『瑰寶』。」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