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民進黨學毛澤東入木三分,但在野黨不是窮寇

2018-05-18 06:20

? 人氣

馬英九卸任後身陷官司,最近一個洩密案被判了四個月。(陳韡誌攝)

馬英九卸任後身陷官司,最近一個洩密案被判了四個月。(陳韡誌攝)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一九四九年,共產黨解放軍進佔南京,毛澤東寫下這首詩,國民黨蔣介石政府被打得一路「轉進」,半年之內撤守台灣;六十九年後,在民主台灣,兩度選舉敗失政權的國民黨,再一次嘗到轉身即成「窮寇」的滋味,儘管,這一回被追打的模式大不同,但逃無可逃的窘境可能更侷促。而作為「民主政黨」的民進黨兩次執政之後,能把毛澤東逆轉兵法的戰術,在政治上操作到入木三分,委實令人驚愕。

民進黨的「狠勁」,包裝在「轉型正義」之下,顯得大義凜然。從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到才由行政院通過被號稱要列為會期優先法案的《政治檔案法》翻來覆去,壓榨的其實是一件事: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歷史資產」(對民進黨而言),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的資產與檔案,全部由民進黨政府片面定義,可以主動調查、片面審定、強制移交,但凡不遵者,罰金從百萬到數百萬,還能連續罰,罰金不夠,涉「隱匿、搞壞、毀棄」還得担負刑責,最近黨產會移送婦聯會是一例,至於國民黨到底還有多少「政治檔案」必須移交?還真難定論,至於國家機器可否強制清繳民主化之後合法登記的政黨或人團資產或檔案?民進黨政府是完全不考慮的,因為他們有一頂「轉型正義」的大帽子。

黨產會還沒認定救國團是附隨組織,哪能偷改資產所有權?

這頂帽子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有兩個例子可見一斑,救國團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從去年吵到今年,聽證會辦了幾次,但黨產會尚未做出最後決議,民進黨主政的宜蘭縣政府,竟在五月上旬將救國團的二千多坪土地所有權人,擅自變更為縣政府!黨產會即使做出救國團是國民黨附隨組織的決議,救國團資產的處理,不應該由黨產會和法院公證移轉後再處理嗎?何況甚至尚未做出決議,宜蘭縣政府豈不是白天化日之下強奪民產?這事竟能在二十一世紀的台灣發生?還是民進黨以為政黨輪替就是「戰爭勝利」,直接「接收」?就算要接收也得先由黨產會或國有財產局造冊列管或分配吧?怎麼任由地方政府就地分贓?

陳金德的中油董座讓綠營派系飄出濃濃煙硝味。(林瑞慶攝)
宜蘭縣代縣長陳金德悶聲不吭,把救國團土地所有權人畫給縣政府。(林瑞慶攝)

宜蘭縣代縣長陳金德的說法是,該地在一九六五年以前屬縣政府,二00四年才登記在救國團名下,「本來就是公有,縣政府是恢復原始登記,不必知會救國團。」陳金德要不要問一下二00四年的縣長、同黨同志劉守成,為什麼縣政府會「無償」把資產畫給救國團?但不論如何,縣政府就是沒有權力不告知所有人,自己「偷偷摸摸」變更所有人,這既是偽造文書更是強取與侵占!

不當黨產聲請釋憲打官司 急乎乎拍賣國民黨產是怕什麼?

另一個例子,則是國有財產局要拍賣兩筆國民黨在台北的資產(宿舍),黨產會固然從成立伊始,一路追討認定國民黨不當黨產,逐一查封,但是,國民黨的司法救濟行動也未停止,不論法院裁定為何,民進黨政府(國有財產局)不該等訴訟確定再拍賣嗎?這麼急乎乎地賣掉國民黨資產,是担心官司打輸了就要還給國民黨嗎?國民黨除了提起訴訟,監察院也聲請大法官釋憲,在大法官會議做出解釋前,不當黨產條例和委員會不能說沒有違憲違法之虞,國有財產局任何舉措,都可能造成新的善意第三人無窮困擾,就像過去曾經與國民黨交易資產的善意第三人,很倒楣地也要陪民進黨玩「清算」的把戲,而且,最後清算或利益受損的大有可能是自己。

在「轉型正義」的大旗之下,民進黨清算或清繳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彷彿都是為了終結「黨國餘孽」,民進黨蔡政府恍若未覺台灣政治開放已經超過三十年,「黨國餘孽」早就淍零,他們清算的是「黨國幽靈」─而且只是他們心目中的;最奇特的是,他們心中的「黨國幽靈」無所不在!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成了戰場,當選人管中閔一頭栽進這個噩夢,成為莫名其妙非剿掉不可的「窮寇」!

台大成了「黨國幽靈」的祭品,專家學者熱烈助拳

在他們的論述下─「黨國威權結構」還盤據在各種體制角落,包括台大;民主化之後,「反威權」不等於完全脫離國家管制;質言之,學術自由大學自治只可以在民進黨(國家)控制下,絕對不可繼續被國民黨(黨國威權)掌握;那麼什麼人屬國家?什麼人屬黨國威權呢?同樣由他們片面認定,比方說,當選却無法就任的管中閔,從他的出身背景到曾任國民黨事務官的資歷,都成為隱而不宣的「罪狀」,最恐怖的是,所有罪狀都要擺在一個法律框架之下,因此產生了教育部兩次跨部會會議的「罪行推演」─所有討論的前提都是管必然違法!

20180513-身陷台大校長遴選風波的管中閔與媒體茶敘,在記者會中他全程態度嚴謹,訴求理性面對,他認為蔡英文總統應了解整件風波背後有一隻黑手。(陳明仁攝)
身陷台大校長遴選風波的當選人管中閔,成了民進黨政府追窮寇的祭品。(陳明仁攝)

民進黨追窮寇的勁道如此之大,並不足奇,讓人恐懼與心寒的是,真的有一群「學者專家」有強烈意願入人於罪,在討論過程中,反倒是部會文官提醒要給當事人說明機會,要有救濟途徑…,除了主導定罪的法務部;這樣一份「密件」最後也未能讓教育部送達台大的公文(又是機密),列舉出任何一條「違法」的法律依據。事情當然不能善了,台大就這麼來來回回在教育部、遴選委員會、校務會議打轉,有意義嗎?當法治標準全面潰堤,並鎖定特定對象入罪,這不正是「(新)黨國威權」?可怕的是,這個威權竟包裝著「價值」與「正義」的外衣。

總統政治智慧不足,有罪─法治國的標準能齊一嗎?

還有另外一位「窮寇」代表號─前總統馬英九, 自卸任後跑法庭成為他的「正職」,這個不稀奇,他的前任也是如此,奇特的是,民進黨治下,無視貪污有多嚴重,對扁、馬採取「無差別人罪」的心態,最近一樁「洩密案」二審逆轉判決有罪,說來反諷,此案源起是前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為民進黨總召柯建銘「關說」一樁一審無罪判決,希望檢察官不要再上訴,馬英九就少了一位一審無罪後,幫他關說司法不要上訴的立法院長。

20180516-立法院,國民黨團總召林德福和書記長李彥秀率同黨籍立委們,召開「支持馬英九上訴 不信公理喚不回」記者會。(陳明仁攝)
立法院國民黨團總召林德福和書記長李彥秀率同黨籍立委們,召開「支持馬英九上訴 不信公理喚不回」記者會。(陳明仁攝)

法官逆轉判決自有其心證依據,諸如總統也要受公務員服務法制約、總統院際調解權有其範圍、總統並無特權不受「偵查不公開」的約束…,這些都不可謂不合理,讓人無言的是判決有罪的原因竟是總統不能跟行政院長和其幕僚(總統府副秘書長)談及案情,即使交代不得在偵查有結果前透露,換言之,「私下談及或討論」也不在許可之列,立法院長關說造成事實(檢察官未上訴),而總統不得非議,這個「法治」標準又符合什麼比例原則呢?國會議長即令有違法之虞,也是司法的事,總統插手難免陷入政治鬥爭,總統政治智慧不足竟成有罪,能不讓人感嘆嗎?

不過,法官在判決此案中,有一段話講得極好:「憲法揭示法治國保障人權的核心價值…以法治代替人治,禁止國家各機關權力(行政權作用)在無法律指示或授權之情況下,對於人民基本權利為違法或不當之干預。」這個標準,在民主法治的台灣,應該沒有藍綠之別,民進黨政府在鼓足剩勇追窮寇的時候,應該時時提醒自己,政黨輪替下的在野黨,沒有人該是窮寇,國家機器也不能妄為侵犯─即使他是國民黨,一切都還是得照章程(法)來。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