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蔣介石銅像是「大是大非」問題

2015-03-09 05:40

? 人氣

處理蔣介石銅像攸關轉型正義,不能等閒視之。(Fred Hsu攝/維基百科)

處理蔣介石銅像攸關轉型正義,不能等閒視之。(Fred Hsu攝/維基百科)

近年每到228節日前後,都發生蔣介石銅像遭噴漆、變妝、塗鴉辱罵等情事。有人以為這是少數人的不當行為,不是銅像問題。如台北市長柯文哲就說「以前我們不喜歡別人把思想強加到我們頭上,今天我們也不要以這種態度對人」;他並反對拆除蔣銅像,主張「把歷史當做歷史」、「因為這些銅像的存在不表示精神上的屈服,而表示我們終於可以超越歷史」。基隆市長林右昌也說「此時此刻不需刻意去激化、凸顯意識形態,現在蔣介石銅像的存在已無任何意義。」

事實上,這些所謂「少數人不當行為」恰恰是蔣介石銅像引出的問題,是官方未妥善處理228事件及蔣介石責任,而留下的後遺症。當228事件處理成「有受害者而無加害者」、「有道歉補償而無責任歸屬」,各方公認的228元兇蔣介石銅像且依然陳列於各校園、機構中,憤怒的出口就會轉向銅像。而銅像的存在絕對不是「已無任何意義」,它恰恰是「把思想強加到我們頭上」。如果各方對銅像只想任其自然,讓它和台灣人「長相左右」,又繼續擱置228加害者及責任歸屬問題,沒有人能想像,未來會不會以蔣介石銅像為起點,蓄積並爆發出更大憤怒。

蔣介石是以偉人形像而非罪人形象存在於台灣,蔣介石逝世後國民黨大規模的「造像運動」(包括總統府前打造中正紀念堂),目的即是在蔣介石肉身統治結束後,利用其精神繼續統治台灣。每一座蔣介石銅像的存在,都提示著這點。而這種精神統治又延續了有害的威權統治及虛構的「蔣記一中」,使國民黨永遠無法轉型為真正民主政黨,台灣也無法誠實面對「蔣記大中國」不復存在的事實。拆除或遷移蔣介石銅像,恰恰不是激化、凸顯意識形態,而是拆除意識形態路障,導向正常化,同時讓蔣介石回歸正常歷史定位,而不再是法西斯式「偉大領袖」。

一旦蔣介石銅像隱入歷史,「眼不見為淨」,所有憤怒爆發的疑慮也會跟著消失了。

柯文哲認為不遷移蔣介石銅像,「不表示精神上的屈服,而表示我們終於可以超越歷史」。他太天真了!到處蔣介石銅像,正彰顯「歷史的扭曲」及民主時代的「時代錯誤」,能超越什麼?柯文哲超越了嗎?那他在228紀念會當天哭什麼?不只是柯文哲不能超越,其他人也不能。因為228的處理及紀念違反普世原則,歷史停格在那裡,沒法超越。一個既沒有加害者,又不是賠償(只是安慰式的補償),又由本身自認是受害者的李登輝及228後出生的馬英九兩位總統來道歉的儀式,和馬丁路德金恩說的「企圖用梵士林來治療重大歷史傷痕」有何不同?

總統出面代表道歉,就表示承擔「國家暴力」的後續責任,其原始責任及元兇必須有一程度交代。結果沒有,通通是空白。這是因為「偉大領袖」太偉大了,李登輝、扁馬都不敢碰他,大家都「表示精神上的屈服」(柯文哲不遷銅像,亦是這種屈服的內化)。這種屈服,一方面使有正義感的台灣人無法忍受,少部分人找蔣介石銅像出氣;二方面使元兇、幫兇及其支持者更加有恃無恐,如郝柏村就公然說蔣介石不只不是228元兇,反而要求「寬大」處理,228死難人數也不是數萬人,而是八百人。

郝柏村等人的肆無忌憚和蔣介石仍然是「偉大領袖」、國民黨仍然是台灣「唯一正統政黨」,是息息相關的。輕描淡寫的228處理其實沒有改變什麼,蔣介石銅像依然可以到處擺放,郝柏村依然可以隨便罵台灣本地人「皇民化」,許多國民黨支持者依然自認他們高台灣人一等(如同他們認為國民黨才是正統,其他政黨都是異端),而柯文哲及民進黨對「轉型正義」不是不敢碰觸,就是口惠而實不至。

台灣「殖民化」真的太徹底,連反省歷史錯誤(指殖民統治的一方)都不需要了!連面對歷史的勇氣(指被殖民的一方)都沒有了!柯文哲所謂的「把歷史當作歷史」,意思就是把過去當做過去。這種歷史態度,恰恰是在預告「太陽底下無新事,過去發生的事將來還會發生」。

沒有元兇及責任歸屬,就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就無法和解。沒有和解,歷史就不可能超越。這是「大是大非」問題。馬英九把台灣無處不在的(即不涉對價關係的)人情關說當作「大是大非」問題,這是他的誤解。

真正的「大是大非」是「歷史責任必須追究、歷史悲劇不容重演」之類。228歷史能不能超越,關鍵就在歷史責任的追究,並以責任歸屬來防止悲劇重演。當這些目標依然遙不可及時,遷移蔣介石銅像至少是避免刺激受害族群內心創痕、「眼不見為淨」的作法,為什麼六都市長只有賴清德宣示要作?其他人卻視若無睹?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