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中前往拍照,抵達就放晴了」畢業紀念冊義拍 攝影師每個孩子都不放棄

2018-04-28 09:00

? 人氣

楊文逸等數十名年輕職業攝影師,為偏鄉孩子義拍畢業紀念冊。(楊文逸提供)

楊文逸等數十名年輕職業攝影師,為偏鄉孩子義拍畢業紀念冊。(楊文逸提供)

楊文逸等數十名年輕職業攝影師4年來全台跑透透,推動「義拍偏鄉畢冊圓夢計畫」,為偏鄉孩子義拍畢業紀念冊,雖獲得不少迴響與支持,卻也有人質疑,所謂偏鄉的孩子,真的個個都窮到拍不起畢冊嗎?楊文逸說,他們真正要做的不只是物質的給予,更是一種身教;希望能在這些偏鄉孩子的心田撒上種子,但願他們長大了,也能成為樂於助人的人。

得知孩子們坎坷身世 義拍大受震憾

「說來幸運,我跟我的死黨們成長過程都很平順,還真沒遇過什麼大風大浪!」楊文逸笑著解開眾人對他們發起圓夢計畫背後動機的疑惑。但也正因如此,原以為偏鄉孩子大不了也只是物資缺乏而已的楊文逸,在義拍過程中也數度因意外得知一些孩子們坎坷的身世而大受震憾,且久久不能自己。

天如專題-攝影師楊文逸(右一)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楊文逸提供)
2015年起攝影師楊文逸(右一)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連續4年、近50所校次無役不與。(楊文逸提供)

楊文逸回憶,多數偏鄉孩子都很純真可愛,知道有機會拍畢業紀念冊,都很興奮,進而對他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大哥哥,也更會毫無保留地表現出最大的熱情。但有一次偏偏就有個原住民男孩不領情,他非但堅持不入鏡,還不斷在一旁亂摔東西搞破壞、耍叛逆,「乍看真的有夠討人厭!」

連媽媽都不願再看一眼 男孩自覺是「棄兒」

但經一番私下探聽才得知,男孩的生母年僅14歲生下他後,便將他丟給男孩的奶奶離開部落,且從此音訊全無…,讓男孩自覺是個連親生媽媽都不願再看一眼的「棄兒」,所以就算在學校也常沒來由地發洩憤世嫉俗的情緒,且看誰都不順眼。

天如專題-攝影師楊文逸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楊文逸提供)
多數偏鄉孩子都很純真可愛,知道有機會拍畢業紀念冊,都很興奮。(楊文逸提供)

然而將心比心,一個年僅15歲的原住民男孩有這樣的身世,又怎會給一群莫名其妙跑到學校來的陌生人好臉色?理解男孩高度不配合態度背後的癥結後,楊文逸決定先和男孩做朋友;他趁老師不注意和男孩擠眉弄眼,然後相偕溜出校門買飲料喝,兩人再像哥兒們般天南地北亂聊一通…,果然,男孩很快就點頭同意加入畢冊拍攝了。

老師協助、誘導 有些孩子也不願配合

還有一次在偏鄉學校拍攝畢冊時碰到一名俗稱「星兒」的自閉症孩子,無論老師在一旁如何協助、誘導,他都不願意配合其他小朋友一起看鏡頭,以致於最後連最瞭解孩子的導師都不免動了肝火,忍不住提議「我看算了,這名同學就不要加入拍攝了!」

天如專題-攝影師楊文逸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楊文逸提供)
攝影師楊文逸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楊文逸提供)

但楊文逸想,他們好不容易爭取到這麼多人的支持,然後一堆人千山萬水地來到這個偏鄉,就是為了替孩子的成長留下珍貴的記錄,怎能因為一點小挫折就輕言放棄?

被拍攝者真情流露 就是成功照片

更何況,站在專業攝影師的立場反思,只要能抓住被拍攝者真情流露瞬間的照片,就是成功的人物照片,這跟當事人看不看鏡頭完全沒有關係,「所以那次我跟老師說,沒關係,小朋友不看鏡頭,我們的鏡頭可以追著他跑,還是可以拍出很棒的照片。」

天如專題-攝影師楊文逸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楊文逸提供)
站在專業攝影師的立場反思,只要能抓住被拍攝者真情流露瞬間的照片,就是成功的人物照片。(楊文逸提供)

此外,執行圓夢計畫之前,大家都以為一定是愈窮鄉僻壤的學校、資源愈匱乏,所以,他們一度考慮只要找出教育部列冊之全台170所特級偏鄉國中小學,然後一年一年、一所一所去拍就對了!但直到真正投入,楊文逸等人才發現,由於特級偏鄉學校常是眾所矚目的焦點,有時部分資源已過度飽和,而真正等待發掘且更需要大家協助的,可能是那些「要偏不偏」的偏鄉學校。

各方「貴人」出現 楊文逸感恩

一路走來,以及想想未來那些想做更多,卻又擔心沒有能力去做的事,楊文逸雖不免有很大的無力感,卻又對每當自覺已走到谷底,身邊總會出現素昧平生的各方「貴人」感恩不已,「至於老天爺冥冥之中對我的庇佑就更別提了!你相信嗎?我去拍畢冊的學校,是不會下雨的。」

天如專題-攝影師楊文逸免費幫助偏鄉孩子義拍。(楊文逸提供)
楊文逸義拍雖不免有很大的無力感,卻又對每當自覺已走到谷底,身邊總會出現素昧平生的各方「貴人」感恩不已。(楊文逸提供)

因此已被朋友暱稱為「晴男」的楊文逸說,4年下來圓夢團隊累計服務了近50所校次,期間自然不可能每次都是艷陽高照的大晴天,更甚者,有時車子還沒到學校,雨已大到雨刷開到最大也完全看不清前方的路;或者連校方也主動來電,勸他們基於安全考量,最好改天再上山。

大雨中行車 抵達後奇蹟放晴

「但每每這個時候,有時連我都會起雞皮疙瘩的奇蹟就會發生。」楊文逸說,今年3月20日的首拍之旅前往屏東牡丹鄉高士國小就是這樣,當天他們車經楓港時,雨還大到前方幾乎毫無能見度,但因為有過太多經驗,他還是自信地認為可以順利拍攝,車上的新伙伴都當他瘋了,「但當抵達高士國小時,雨真的就停了,而我心中那道難以言喻的美麗彩虹,也再度升起…」

喜歡這篇文章嗎?

黃天如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