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社工系學生給林萬億政委的長照沉痛建言

2018-04-29 05:40

? 人氣

作者認為,長照2.0苦了地方及從事第一線工作的社福及居家服務單位。(rawpixel@pixabay)

作者認為,長照2.0苦了地方及從事第一線工作的社福及居家服務單位。(rawpixel@pixabay)

過去長照1.0以輕、中、重度來評估失能長者的居家照顧時數上限‚也就是我們所知道的25、50、90小時‚由於過去居家服務的時數往往不符合民眾的需求‚且以舊制來說照顧服務員時薪200元來算,一般戶民眾需要負擔30%也就是每個小時民眾需自付額度為60元,而長照2.0改以服務項目且將服務切割成細項,且以按項目計價式的服務,難道長照2.0對於民眾來說真的有彌補過去所謂時數不夠用?且讓民眾減輕經濟負擔嗎?

政府的德政卻苦了地方居家服務機構,蔡政府為提高第一線居家服務員的待遇,揮別過去時薪制,改以項目計價間接來提高居服員薪資,但有別於過去1.0有補助所謂行政管理、人事、專業管理及服務費用來說,現在的長照2.0將相關補助的費用都包含在所謂的支付項目中,等於政府為讓數據美化,以一群理論派學者的優勢觀點來逼迫民眾使用長照資源,這樣居家服務機構才能拿得到政府的補助,對於實務工作者來說不但沒有顧及到所謂服務品質,反而迫使為求補助而營利化,失去了照顧長者的真正核心與價值。

老人、病床、病房、臨終、安樂死、照顧、長照。(取自Pixabay)
蔡政府為提高第一線居家服務員的待遇,揮別過去時薪制,改以項目計價間接來提高居服員薪資。(取自Pixabay)

長照人力缺乏之下,政府不但沒有對延攬人才策略積極的對症下藥,甚至還推出當月未使用完的額度還可延續使用,且改以半年才做一個結算,在人力不足的現況之下,無外乎是對長期照顧人力市場造成最大失衡的元凶,且養成民眾有一種貪婪思維,民眾往往在剩餘額度結算前,紛紛要求居家服務機構有效率地派員來服務,但卻無法同理目前長照人力缺乏的困境,規劃使用額度可延續政策的學者,我想你更應該到實務界來工作看看,才能深刻了解理論與實務的不同。

長照2.0的核銷經常中央與地方不同調,由於地方主計對於長照2.0支付制度的不熟悉,導致不敢隨意放款給待核銷的居家服務機構,導致許多社福團體需要啃老本來過活,地方政府為了核銷時長可以卡上3至4個月以上之久,試想政府可以拖欠社福機構費用,那機構可以跟從事照顧的第一線居家服務員說因為核銷還沒下來請大家一起共體時艱嗎?毫無責任的中央政府,為了所謂蔡政府的德政卻苦了地方及從事第一線工作的社福及居家服務單位。

*作者為玄奘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學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志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