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必學
  •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龔天行觀點: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為了卡管不擇手段,教育部卡管案的說明堪稱滿紙荒唐言。(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為了卡管不擇手段,教育部卡管案的說明堪稱滿紙荒唐言。(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今天花了點時間讀了教育部昨27日晚間的聲明,拒絕按照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的遴選結果,聘任管中閔為台大校長,並要求台大必須重新遴選校長後,再報部聘任。該聲明另有兩個附件,附件一是管中閔擔任台灣大獨董和參與台大校長的時序列表,附件二是一份長達13頁未署名的法律研析意見。

讀後只有一點感想,滿紙荒唐言!

教育部拒聘管中閔的理由為(1)管中閔在台大正式核准前,即已出任台灣大獨立董事,以及審計委員會和薪資報酬委員會之委員,由此足證管中閔「缺乏學術誠信」,不符台大校長作為士林表率之條件;(2)管中閔擔任台灣大獨董和遴選委員中之台哥大副董事長蔡明興「有經濟法律上重大利益未迴避的適法疑慮」。

首先,來探討管中閔未獲台大同意前即出任台灣大獨立董事,以及台哥大審計委員會和薪資報酬委員會之委員。根據教育部新聞稿附件一之時間表,台灣大早於去年4月28日即已函請台大准許管中閔教授於2017年6月14日至2020年6月13日兼任台灣大獨立董事;而管中閔亦於5月2日正式向校方提出兼職申請,經層層簽辦後,當時之台大楊泮池校長於5月17日核准管中閔之兼職申請。6月14日台灣大董事會,管中閔獲選為台灣大之獨立董事。教育部認定管中閔違法兼任台灣大獨董之理由為,台大於9月29日始正式與台灣大簽訂產學合作與學術回饋金契約,因此管中閔於6月14日當選後即就任台灣大獨董及審計委員會和薪酬委員會委員為偷跑之「缺乏學術誠信」行為(筆者想破頭也不知這與「學術」何干)。

稍有企業經驗的人就知道,台灣上市企業的股東會以及董事會換屆大都在六月舉行,新任董事會一但選出,舊董事會就當然解任,新任董事即刻就任。而新任董事是否當選,是要在股東會選舉後方能確認的。因此,台灣大與台大就管中閔教授兼任台灣大董事所訂立的產學合作與學術回饋金契約,僅能在管中閔於股東會選出管中閔為獨董,且他已就任後,才有可能簽署,也才有意義。因此以管中閔於台灣大與台大正式簽約前即出任台灣大獨董,為管中閔之「缺乏學術誠信」之理由,荒謬可笑!

再論管中閔僅申請兼職台灣大之獨董,而未申請兼任台灣大之審計委員與薪資報酬委員,這又是對台灣公司治理制度的門外漢之言。根據證交法之規定,審計委員會由全體獨立董事出任,而薪資報酬委員按慣例亦會由全體獨董出任,並得聘請非獨董之人士參與。因此管中閔擔任台灣大之審計委員和薪資報酬委員與他擔任台灣大的獨董根本就是一件事。准許擔任獨董而未准擔任審計委員或薪資報酬委員是邏輯不通的。

至於教育部的第二點拒管的主要理由:「有經濟法律上重大利益未迴避的適法疑慮」。首先,教育部之聲明以及附件中對管、蔡之間存在何種「經濟法律上重大利益」,以及因此而如何影響遴選結果,可能我資質魯鈍,完全無法領會教育部在說些什麼,以致不知從何駁斥。

尤有甚者,容或在今年一月5日遴選委員會遴選校長時,有遴選委員不知道蔡明興與管中閔有同為台灣大董事之關係,但在一月31日,遴選委員會奉教育部之命重新開會討論時,此一事實已是眾所皆知,且是重開遴選委員會的一個主要理由,但遴選委員會仍在此次會議中肯認前次遴選之結果,亦即管中閔為遴選委員會所遴選的台大校長。實不知教育部如何能以「利益未迴避」推翻遴選委員會之決議。

我在1999年,離開台灣19年後,回到台灣定居生活。我雖現已退休,而且兩個孩子都在國外,但我立志以台灣為終老之地。我不諱言我是大中華文化主義者,但我熱愛台灣,認同台灣,因為台灣是中華民族唯一的一塊真正自由民主法治的樂土。當很多我的朋友與同學因看到大陸的繁榮強盛,而貶低台灣的民主亂象時,我總跳出來為台灣辯護。但是此次我實在無言以對,民進黨政府在拒管這件事上摧毀了我心中台灣作為中華民族民主自由燈塔的價值。難道中華文化所孕育出來的人民就只能被政府管,被政府霸凌嗎?

也許只能寄望民主的最後防線法治了。有正義感的法律人,看你們的了。唉,一把辛酸淚!

*作者為台大管理學院兼任教授、富邦金控高級顧問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