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失格的不是管中閔,而是蔡英文的教育部!

2018-04-29 06:50

? 人氣

傅鐘無言,飽受政治侵凌。(蘇仲泓攝)

傅鐘無言,飽受政治侵凌。(蘇仲泓攝)

教育部確定管中閔「失格」,連未來參選的資格也取消,2018/4/27這一天,教育部也宣布了自己的「失格」!

當小英團隊決定「拔管」時,等於把台灣的教育體制特別是高教體制完全破壞殆盡,特別是在「大學自主」的進程中完全毀於一旦。兩套標準同時存在於高教人事行政上,顏色對的可以出任校長/顏色不對則拔管;這樣的「厚己薄人」兩套標準在公廣集團、北農上我們也可以看見,在選舉的人選安排上也都有類似的痕跡,還有,……然而,執政黨毫無自覺這種兩套並行的標準,不但沒有公平性可言,更曝露了執政黨完全不是適才適所地任用人,完全只是安插自己的人馬。不為國舉才,怎麼可能留住人才?

再說,「拔管」的執行者教育部,崇高的信譽完全喪失,所謂「依法行政」,對台大是一套,對陽明、文化又是另一套,日後還會有更多大學會有校長遴選,無疑地真正想要帶動高校改革的有志之士,顯然不屑於向毫無信譽可言的教育部聽命,更沒有必要親自出馬來「自取其辱」;那麼未來出來的又會是怎樣的校長、教育人才呢?完全聽執政黨的話,那還需要「大學自主」嗎?民進黨在民主進程中一再標榜自己是台灣民主的推手,如今呢?教育部一再宣稱「維護大學自主」,卻是自己掄刀痛砍這個校園民主之根,如此惡劣的示範,教育部還有什麼資格來主管國家的教育大計?

20180427-國民黨召開「教育部長違法侵權 吳茂昆應立即下台」記者會,圖為「綬豐」藥膏。(陳韡誌攝)
把學校專利權賣到去的教育部長,宣布台大當選人「失格」,是極大反諷。嘀為國民黨召開「教育部長違法侵權 吳茂昆應立即下台」記者會,桌上著「綬豐」藥膏。(陳韡誌攝)

再說執行「拔管」的前後任教長,兩位都是政治帥、意識形態擺第一,完全都從行政技術著力「卡管」、「拔管」,試問在整個遴選過程中所謂的嚴重「瑕疵」出現在何處?是管中閔本人還有其他七位參選人身上,還是遴選委員身上?……反觀教育部與教長自己在處理此案中遷延四個月,耽誤台大的校務運作與形象,就沒有重大「瑕疵」?根本無視於台大與各個高校的師生反應,更無視於此舉會對台灣教育形象與教育根本有何重大影響。兩位教長只知道忠於「拔管」就可以獲得執政黨高層的信任,即便是人格、德行上有問題、「好官我繼續做下去」!這樣只知道當官,又怎麼可能帶動得了台灣教育向上提升呢?當年李遠哲挺扁、搞教改不就是希望台灣未來能向上一機,可是如今的蔡政府與教育部只有等而下之、向下沉淪,連擁有各項爭議的教長都可以大言炎炎自己什麼都沒錯,他來領導教育樹人重責大任,可行嗎?可靠嗎?

教育既是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大業,小英團隊卻在「拔管」事件上自貽伊戚,留下更大的撕裂與傷痛:

一、硬是在行政上卡管、拔管,除了重傷台大之外,更重傷台灣高教形象,國內外學術界又怎麼會再給台大更高的評價?破壞台大形象,對蔡政府只有弊而沒有利啊!未來台大還有其他頂尖大學邁向國際一流水準的路只有更岐嶇,境外生對一個會插手高教的政府又怎麼可能會有好評呢?沒有好評,人家又怎麼會來台灣留學/遊學呢?

二、寧願「拔管」不惜破壞體制與法制,小英團隊對於歷史要怎樣交代?對於全民又要怎樣交代?對於高教師生來說,蠻橫地「拔管」只有創造出社會更大的分裂與不安,對民進黨年底的選情只有雪上加霜,又怎麼可能止血呢?更麻煩的是學生與家長看在眼裡,會覺得台灣教育還有指望嗎?有心望子成龍的父母,不會想著把孩子送往國外與大陸以強化子女未來的競爭力才怪,忙著搞鬥爭的執政黨,這樣的生源流失和少子化一樣已成國內教育的危機,你們看到嗎?

三、改革是痛苦的歷程,需要大家共體時艱,然而,完全不公不義的改革,只知圖一黨之利的改革,這不是為了全體國民,卻要全體國民來共同承擔這些不公不義的惡果,小英只知道要大家「忍耐十年」。光是一樣改革兩套標準、一樣治國兩套法制,好的都留給民進黨自己,惡劣的全由別人承擔,請問如此地思維,誰會想要再忍十年?誰跟你共體時艱呢?

台大自主聯盟今天在校內擺攤,販售挺管的T恤,管中閔也現身幫支持者簽名。(讀者提供)
台大自主聯盟在校內擺攤,販售挺管的T恤,管中閔也現身幫支持者簽名。(讀者提供)

新儒家大師熊十力在1949年國事動盪的那一年,選擇留在廣州。他曾抱持著對於未來中國新局,有著可以讓他自由講學的時空環境,好為中華文化留一些種子的希望。可惜老毛不是這樣想,更不是這樣做。他曾在1950年夏寫信給老毛,提出四項建議:「一設立中國哲學研究所。二、恢復內學院,並薦呂秋逸主其事。三、恢復杭州智林圖書館,仍由馬一浮主持。四、恢復勉仁書院,仍由梁漱溟主持」。然而毛復函,不置可否。1964年12月熊先生赴北京參加會議,未赴會場,在賓館閱周恩來當年的中共「政府工作報告」,返回上海家中,就此一報告文中提的「從必然王國到目的王國」一段加以發揮,請董必武轉託給毛、周二人。傳此函引起了大麻煩,毛甚至放言:「關於熊先生的思想,現在不必動他,等他百年後再來好好加以批評。」

當時熊先生手書《摧惑顯宗記》及《與友人論張江陵》,在後者書中,他提到:「學術思想,政府可以提倡一種主述,而不可阻遏學術界自由研究、獨立創造之風氣。否則學術思想禁錮,而政治社會制度何由發展日新?」他以張居正雖有政績,但禁講學、毀書院為鑑,「可見改革而不興學校之教,新政終無根基也。」

熊先生觀察到明末張居正的推新政與改革,卻是「禁講學、毀書院」,結果不但沒有根基可言,更重要就是禁錮了學術思想,讓明朝走入覆亡。老毛不以歷史為殷鑑,變本加厲禁錮學界與學術發展,更在1966年起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慘痛的空白與對知識分子的屈辱傷害,讓中國大倒退之外,中華文化完全破壞殆盡。

如今再對照蔡政府的教育政策與作為,一樣是在開歷史與學術自由的倒車。完全無視「大學自主」根本意涵就是讓學術自由、獨立創造,以帶動社會更新的風氣。一個「拔管」讓小英團隊自曝其短,更讓民進黨的教育政策完全斷了根。因為教育部不但把「大學自主」之門給關上,更把「學術自由」「獨立創造」的根基給禁錮起來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1956年2月熊先生與馬一浮赴北京,參加政協大會知識分子會議。此時梁漱溟因為在1953年9月政協會議上直接槓上毛澤東而成了「反面教員」,一直到1957年梁漱溟都是閉門思過,認真念書。熊先生在參加這樣的會議中沒有做什麼特別的動作與建議,回到上海也是隻字不談開會內容。據賀麟1983年訪問香港中文大學時提到,某次,毛澤東在一場合出現,眾人紛紛起立,唯有熊先生端坐不動。看起來,熊先生和中共當局真的「沒有什麼話好說」,而回到上海家中所想的第一件事還是寫書。

熊先生樹立起來的就是讀書人的風骨,更應了孟子所言,「雖千萬人吾往矣!」那種大義與氣魄。

管中閔.九陽真經(管中閔臉書)
管中閔.九陽真經(管中閔臉書)

管中閔在這段「被卡管」期間,引用了《倚天屠龍記》中「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除了表明心志之外,像似體會到了張無忌在面對滅絕師太無情的「強橫」「威逼」,「雖能加於我身,卻不能對我有絲毫損傷」。接下來就是更深一層地體悟,「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讓橫逆與試煉成就了更大的功力與更高境界,未來更有他自己自由自在的一片天。

相對於正在彈冠自慶的蔡政府官員,更加凸顯出來的是小英團隊的短視、無知和失格,從「卡管」到「拔管」,完全是機關算盡,卻是做了最惡劣與膚淺的錯誤示範,沒有敢於進言的人才,沒有敢於創新的人才,只剩下的全都是聽話的「庸才」,如何來帶領國家衝向世界舞台呢?拔管之舉讓蔡英文、賴清德等人擔下了歷史的惡名與罵名,更麻煩的是還有怎樣的人才願意為民進黨打拚呢?

最後,讓人感慨最深的,整個事件受傷最重的還是台大,台大很可惜失去了一位可以帶領台大衝向世界一流舞台的校長,師生、校友今後唯有自求多福了!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