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民進黨政府的賴皮劫

2018-04-25 07:10

? 人氣

為了「卡管」,潘文忠請辭教育部長,沒想到新任部長吳茂昆爭議就連環爆,是另一個賴皮劫。(顏麟宇攝)

為了「卡管」,潘文忠請辭教育部長,沒想到新任部長吳茂昆爭議就連環爆,是另一個賴皮劫。(顏麟宇攝)

環保署長李應元說「為重啟核四不蓋深澳火力發電廠公投若通過就下台」,話說得豪氣萬千,卻沒激起多少浪花。

「遜位激民」的策略已經有2500年以上歷史:

春秋時,邢國聯合狄人攻打衛國,衛文公對大夫們說:「如果有人可以對付邢狄,我願意退位讓賢。」但大夫們不答應,眾心團結,擊退了敵人。傳國數代到了衛靈公,在諸侯盟會時遭到盟主晉國大夫的貶抑,衛靈公想要跟晉國決裂,可是又怕諸大夫不支持,就說:「我害得國家受辱,請另推國君,我願追隨。」諸大夫決定跟衛靈公一致戰線,晉國只得提出改變盟約。

可是這種策略是有風險的,除非有把握人民會跟他立場一致,否則就是「換人做做看」。

李應元對自己所說是有把握的,因為核四公投的民意早已確定,用核四對決深澳燃煤電廠可說「贏定」。問題在於,沒有人認為「不蓋燃煤電廠就一定要重啟核四」,所以他的話沒太多人理會。

硬拿重啟核四來跟深澳燃煤電廠「對決」的策略,在圍棋術語中有個很好的名詞:賴皮劫。

20180423-立法院,環保署長李應元,出席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審查「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修正草案」等案。(陳明仁攝)
環保署長李應元要拿核四與深澳電廠做對決公投,是自陷賴皮劫。(陳明仁攝)

圍棋中所謂「打劫」,是在雙方都可以提子的情況下,為了避免棋局陷入沒完沒了,規定雙方都必須「隔一手」才能提子。於是打劫通常都會形成交換,也就是「雖然輸了劫,卻在其他地方取得補償代價」。然而,打劫有很多變化型,此處非關閎旨不予贅述,只說其中一種:賴皮劫。情況是:雖然有劫爭,但其中一方有生死危機,另一方卻寬很多「氣」,這種劫對後者完全沒負擔,在前者則是根本沒希望打贏——李應元提出的議題就是這種情形,所以稱他「賴皮劫」。

如果將深澳燃煤電廠整個事件視為一局圍棋,從詹順貴「一票定生死」到賴清德「乾淨的煤」,政府事實上是連番錯著,棋局幾乎已經無力回天:燃煤本身問題之外,供電問題、電價問題、空污問題、自然保育區問題,又都相互牽連、顧此失彼,無法收拾又不肯認輸,只好使出打賴皮劫的招數,連觀棋的人都搖頭走開了——所謂「沒激起多少浪花」,其實意味著民眾搖頭走開。

20180411-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審查「空氣污染防制法修正草案」,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接受訪問。(陳韡誌攝)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關鍵一票判深澳電廠生,激出行政院長賴清德說出乾淨煤,就鑄下一著錯,步步錯的局。(陳韡誌攝)

這個政府打賴皮劫的另一個例子是台大校長遴選:教育部「卡管」吃相難看,不是理由的理由一個個提出來,就是輸定了卻不投子,反而打賴皮劫。等到招致各方抨擊,無法收拾,部長潘文忠下台走人是圍棋另一招:棄子取勢。卻不料新部長吳茂昆非但沒取到勢,自己的「蝌蚪尾巴」還被立委揪出來猛批,應付得左支右絀。

所謂「蝌蚪尾巴」,出自《艾子外語》:

艾子夜宿船上,恍惚中聽到水中有人語及哭泣聲:

一個聲音說:「龍王下令,水族有尾巴的一律處斬,我等無生路矣。」

另一個聲音說:「你是蝦蟆,又沒尾巴,哭什麼哭?」

又一個聲音說:「我擔心他追究我蝌蚪時的事情啊!」

吳茂昆在東華大學時候的作為,他不當教育部長大概沒事,現在既然當了教育部長,就只好讓立法委員檢查「蝌蚪時期」有哪些「尾巴」?卻發現了百孔千瘡。

最新的發展是,吳茂昆說「自己若有違法,就下台」,對卡管則說「管中閔若違法,就不聘」。依我看來,最後結果不外兩個可能:一是是吳茂昆決定不聘管中閔,然後自己也下台,成為史上最短命的教育部長,這在下棋等於不認輸「掀棋盤」;另一種情形是,吳茂昆批准聘管中閔為台大校長,此舉雖然不得獨派之心,可是為了賴清德內閣的維穩,就讓吳茂昆繼續幹下去,而藍營立委「打九九不打加一」,也放過了他——這在圍棋術語叫做「雙活」。

賴皮劫打不下去,是要選擇掀棋盤,還是選擇雙活?恕我眼拙,看不出來。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