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國際書展》「現在的課本就像是一雙不合腳的鞋」楊翠率領「深崛萌」編新版國文課本

2018-02-11 09:40

? 人氣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東華大學副教授楊翠(左起)、文學創作者朱宥勳、國文老師吳政昌、作家陳茻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東華大學副教授楊翠(左起)、文學創作者朱宥勳、國文老師吳政昌、作家陳茻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國文課本,會讓人更喜歡文學,還是更討厭?國語文教育,應該扎根在怎樣的土壤,萌出怎樣的芽?去年因高中國文課綱爭議引發的「文白之爭」,最後以文言文比例調降收場,但一群專家、老師們仍持續關心國文教育,並在去年默默成立「深崛萌」。今(10)日,他們在台北國際書展首次亮相,要向外界表達「翻新國文教育惡地荒田」的決心。

深崛萌召集人楊翠今與朱宥勳、陳茻、吳昌政3位知名作家、教師學者參與台北國際書展講座。楊翠的祖父是台灣日治時期著名新文學作家楊逵,而身為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的她現在則打算對陳腐的國文教育正面迎擊。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東華大學副教授楊翠(左)、文學創作者朱宥勳(右)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東華大學副教授楊翠(左)、文學創作者朱宥勳(右)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形音義的主流語文教學,起承轉合的作文範例,這樣的國文教育,壓抑青春生命的自主思考與感性能力,勒死活潑的、野生的詩性細胞,讓存在每個人身上的原初清靈的美學意識被馴化,終而枯萎。」

改變的第一步,楊翠認為,教材勢必要推陳出新,「語文教育除了是傳授知識,更應該是生命、思辨、美學和公民教育。」為此,「深掘國文行動聯盟」自去年起,已開始自行編訂新版國文課本,第1冊已初步完成,年中就會送到教育部審查,未來他們也希望完整出版6冊國文課本,讓學生能夠接觸到更現代、更在地的文學作品,並且擁有和世界接軌的能力。

「學會表達更重要」

作家朱宥勳表示,他們想追求的是更現代的國文教育,但什麼是現代化?他認為,最重要的概念是理性,也就是所有人都可以憑著努力、憑著理解、憑著邏輯去理解一篇文章的內容,「很多人都認為文學必定是很飄渺、或很哲學、反正一定聽不懂的東西,但是它如果是人類寫出來的東西,為什麼會有人看不懂呢?」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文學創作者朱宥勳(左)、國文老師吳政昌(右)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文學創作者朱宥勳(左)、國文老師吳政昌(右)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因此他深信,現有的教學方法必須要有所調整,而在新版的課本中,他們將加了大量的提問,「我們會問學生,作者為什麼這樣寫?同不同意,為什麼?」朱宥勳表示,選什麼文章是重要的,但用什麼方式去表達更重要,「這才是對學生最寶貴的地方。」

至於有人質疑,這本由「深崛萌」編輯的新課本會不會和過往版本有相當大的差距?對此,朱宥勳表示,他們的選文大致上還是有很多大家熟悉的古文,不過也取材更多翻譯文學、小說,甚至是劇本,「相信師生們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斷裂感。」

吳昌政:課綱修多次,但內容卻少有更動

建中國文老師吳昌政則指出,過去幾年課綱已修改多次,但教材內容卻少有更動,「課本就像是一雙不合腳的鞋。」而儘管教育部強調「一綱多本」政策,但教科書卻始終沒有真的百花齊放,只有選文的增刪,在整體的編輯思維仍是如出一轍。

吳昌政表示,相較以往過分重視零碎的國學常識,新課本將會呈現學科的知識架構,讓學生們可以說出他們3年來學了什麼,另外,他們也希望課本中可以加入更多新生代作家,而不再只是那些已高掛在課本數十年的作品。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國文老師吳政昌(左)、作家陳茻(右)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20180210-台北國際書展「國文課本與我們文化的未來」演講,國文老師吳政昌(左)、作家陳茻(右)出席分享。(蘇仲泓攝)

「或許在這個戰場上我們只是砲灰,」號稱地表最強國文老師的陳茻說到,「但砲灰換句話說也是『革命先烈』,我們要抱著一個決心,希望在下一個世代不會再有人批判教育,不會再有人說這個國家缺乏人文素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朱冠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