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蔡英文的善意,充滿惡意?

2018-02-11 06:50

? 人氣

蔡英文訪視收容中心時,見到避難的小黑狗,也特別停留摸摸牠。(總統府提供)

蔡英文訪視收容中心時,見到避難的小黑狗,也特別停留摸摸牠。(總統府提供)

在論及花蓮地震中受困,甚至當時判斷可能罹難的北京來台一家五口居民時,蔡英文向大陸表達善意,「尚未尋獲的五位中國大陸旅客,我們不會放棄任何希望。在人道救援上,兩岸没有距離。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兩岸一起為他們祈福。」

這段話運用了她向來表達善意的一種文法,其中卻帶著她可能並不完全自覺的深層的惡意。

在她這段旨在傳達善意的表述中,明白地規定了,克服彼此距離感的場域是所謂人道場域,也就是,離開這個場域,我們就不再有關係。因此,她等於重申、鞏固或製造了彼此的距離。即使原來沒距離感的,也因為她說在這件事上可以不必有距離,於是就突然有了距離感。

比較一下幾年前她為了競選,對眷村說的一段話。她說:「眷村的文化其實是一個很難能可貴的文化,對台灣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資產,透過了解眷村文化,讓大家體會榮民不同的成長背景以及他們的感觸。」她這幾句話,是為了給予眷村文化一個在台灣社會中的地位,但她發話的對象,儼然是一個與「他們」分開的台灣社會,而她自己屬於後者,在勸台灣社會要包容。

20180207-總統蔡英文7日赴花蓮勘災。花蓮地震(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赴花蓮勘災。(總統府提供)

也許,外界會覺得,這根本是她自己排斥大陸,排斥眷村的反射嘛!所以,碰到災難時,她覺得要克服自己心中這樣的排斥──起碼為了人道,要暫時克服對大陸的排斥;或為了競選與社會和諧,要暫時克服對眷村的排斥。看起來,她是跟大陸講自己的人道,跟眷村講自己的包容,動機是扮演好她作為領袖的角色。

然而,排斥大陸或排斥眷村都是政治立場,而蔡英文處處的表現,她屢次的自我克服,似乎遠遠不僅止於在政治立場方面。換言之,她並不只是在為了扮演領袖角色;也並不只是在力圖克服自己的政治立場,進而把對自己的情感壓抑,投射成台灣社會對大陸與對眷村的排斥;更並不只是在透過勸服大陸或台灣社會應該寬容,來引領自己對大陸或眷村也要在場合需要的時候,表現釋懷。

長期以來,蔡英文對外界的距離一直是話題,甚至有政敵戲謔她是「神隱小英」。不過,每當她出現在公眾場合,幾乎免不了一定要表現出某種超越距離感的姿態。

所以即使面對的不是政敵,而是她極力拉攏的選民,如勞工,她會說是自己心頭最軟的一塊。乍聽之下很溫暖,她也確實想表達善意。可是,實際上她心頭最軟的一塊,可能是蔡想想。把勞工當成蔡想想來愛護,是她所能表達的最大極致的善意。這種強烈的口頭善意,要克服的正是她自己與勞工之間莫大的距離感。

就算面對自己陣營的同志,她企圖克服自己內在孤獨的動力,也不惶多讓。記得她在出席陳菊的場合時,在大庭廣眾下表示自己對菊姐的照顧。這種事,陳菊一定希望愈低調愈好,免得引起黨內同志的妒恨。但是,蔡英文似乎有一種沒有辦法抵擋的衝動,演出了這次幕僚恐怕並沒有事先規劃的親近劇本。簡單說,在蔡英文的世界裡,連陳菊都與她之間都存在有莫大的距離。

民進黨全代會,黨主席蔡英文及商高雄市長陳菊。(蘇仲泓攝).jpg
作者認為,在蔡英文的世界,和陳菊都有很大距離。圖為民進黨全代會,黨主席蔡英文及高雄市長陳菊。(蘇仲泓攝)

不久前,民進黨內要爭取年底台北市與新北市長黨內提名的兩位候選人──姚文智與吳秉叡,都在公開的場合領會蔡英文的距離政治學,因為蔡英文分別跟他們講,如果她有偏心,一定是偏向他們兩位。蔡英文口頭上對他們二位。的確是表達了自己的善意。但再想想,她其實就是說,我沒有對其他候選人特別偏心,你們不要對我有距離感。如此,藉著看似幫忙姚文智與吳秉叡克服對她的距離感,她就等於是克服了自己對他們的距離感。在此,蔡英文等於把姚文智與吳秉叡當眷村了。

簡言之,蔡英文關懷不幸在花蓮地震中受難的北京一家五口,表達固然是善意,甚至也是她出乎情理的表達,實則是在她自己未必願意認識到的潛意識中,消費外界對善意的理解,最終乃是要克服她自己對外界的某種孤獨意識。大陸各界不需要因為蔡英文言不由衷,卻不便反駁,就感到憤怒,因為軍公教眷村、台灣勞工、陳菊、姚文智、吳秉叡等等,都是啞巴吃黃連,不是針對大陸。

有趣的是,如果他們都因此反而與蔡英文更有距離感,對於本來就想跟他們所有人都保持距離的蔡英文而言,未嘗不是一件令她更加有安全感的發展。但是,如果他們真心想要親近她,不妨考慮找個公開場合,東施效顰跟她說,您是我們心中最軟的一塊,我們的心都偏向您。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