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不要文言文 ,也不要英文?

2018-01-21 06:00

? 人氣

「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在國際化資訊爆炸的時代,會下修我國的高中生的英文單字學習量?」(示意圖,取自Pixabay) 

「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在國際化資訊爆炸的時代,會下修我國的高中生的英文單字學習量?」(示意圖,取自Pixabay) 

教育部昨天召開課審大會,審議十二年國教課綱國小暨普通高中英語文(含第二外語)、技綜高英語文課綱草案,決議取消普高英語字彙7000字上限,未來將聚焦在學測常考的4500個單字;技綜高則從原本4500字降為3500字。研修小組召集人張武昌表示,訂定字彙量是配合早期一綱多本,提供書商選材參考,希望藉由調降字彙數,讓學生不再只是一味背誦。(以上新聞摘自聯合新聞網)

身處國際化的時代,不少學校都在大力推動外籍教師授課,學習外國語言目前已成為流行趨勢,因應國際村、全球化的需求,坊間除了英文課程之外,日語教學活動亦成為另一項顯學。韓潮來襲,不少學生對於韓語趨之若鶩,自主在高中組織韓語社團,甚至因應政府南向政策,政府還鼓勵學生多學習東南也國家的語言,之前還大力鼓吹阿拉伯語,鼓勵學生畢業後到中東工作,賺取高額薪資。試問,你不會該國的語言,該如何在該國工作,面試時,比手畫腳嗎?

語言學習本是多多益善,我們所熟知的清朝大貪官和珅,當學生之時就已通曉四書五經,而且還精通滿、漢、蒙、藏四種語言,算是個難得的語言人才。今日比之清朝,國際化與全球化的挑戰更加劇烈,難道,我們要跟晚清的守舊大臣一樣,反對同文館,反對學習「洋夷」的語言文字嗎?

你可以用作家廖玉蕙的理論說,學校課文,尤其是文言文的選文,常常選擇難以實踐的崇高內容,譬如對大禹三過其門不入的讚美,對左忠毅公神奇逸事的描述,對孔子絕對完美的所謂「至聖」的推崇,於學生而言都是高不可攀的德行,無法在生活中實踐的犧牲。最後的結果,也許發現自己既無法成聖成賢,流芳百世,乾脆遺臭萬年也不在乎,反而成為對忠孝節義充斥課程的反動。(以上新聞轉貼自聯合新聞網)而減少文言文的數量,但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在國際化資訊爆炸的時代,會下修我國的高中生的英文單字學習量?

難道,把下一代的英語搞爛,是另類將人才留在台灣的方式?

*作者為資深政治幕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