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1923-2020》李登輝和他們終究翻臉

2020-07-31 12:30

? 人氣

李登輝(前右)與郝柏村(前左)曾共享權力,但後來仍決裂。(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前右)與郝柏村(前左)曾共享權力,但後來仍決裂。(新新聞資料照)

從郝柏村、宋楚瑜、馬英九、連戰到陳水扁⋯⋯,李登輝繼任總統後,與他的盟友、提拔的人,一次又一次地演出「肝膽俱裂」、「父子反目」情節。李登輝權鬥恩仇錄,也是一部驚濤駭浪的台灣民主化史。

一九九○年五月,李登輝就任第八任總統,隨即在六月以郝柏村取代二月政爭中對他有異心的李煥,擔任行政院長。

欲取先予,釋郝兵權

有關這段郝上李下的過程,《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引述李登輝的說法:「郝柏村若擔任閣揆,李煥不得不退,難有再杯葛的餘地,昔日的結盟也將因此瓦解。接了行政權,郝柏村勢必辦理退役,交出軍權,有利於軍中脫離人治,建立制度。在軍人干政的陰影下,反對黨與知識界將引爆爭議,或可讓郝柏村走出封閉的權力圈,直接接受民意洗禮,未嘗不是一件壞事。」

李登輝以閣揆之位釋郝柏村兵權,但郝擔任行政院長後,對軍政仍有企圖心。他對李提出要召開軍事會議的要求,李以這種做法違憲為由拒絕。後來郝柏村為了行政院長連任拜訪李登輝,李對他直言:「我不打算讓你連任,讓年輕世代交替吧!」自此李郝體制崩解。

李登輝一石二鳥卸除了李煥、郝柏村兩位政敵權力,用的是「欲取先予」的招術。李登輝說:「關於這個,我了解中國人,你就給他做官,一直給升,他就歡喜;但是歡喜過後,他事情就發生,發生他就下台,下台就沒了。」

宋要太多,反目成仇

對於非主流派,李登輝擅長「先予後取」的策略,面對黨內中生代,他說:「這點,我的個性很像蔣經國,硬要是要不到的。」

宋楚瑜在李登輝初繼位蔣經國任總統、無法掌控黨權時,臨門一腳支持李代理黨主席,讓外界視李、宋「情同父子」,但兩人對接班布局有不同計算,終致翻臉成仇。

李登輝當權時,宋楚瑜不只一次表達接任行政院長意願。但李認為,宋先把省長做好,配合精省的節奏,日後不無更上層樓可能。

但宋不願配合李的規畫,拒絕凍省,不只一次砲打中央,在當時造成地方諸侯大過中央的「葉爾欽效應」(編按:指國家元首與地方首長的民意基礎過於相近,使地方首長與國家元首的政治實力可能並駕齊驅,甚至凌駕後者,危及中央與地方權力制衡)。李勸宋「諸法皆空自由自在」,但宋又不依李意,離開國民黨參選二○○○年總統。

宋楚瑜(左)曾被李登輝(右)以心腹視之,在與非主流對抗中角色吃重。(新新聞資料照)
宋楚瑜(左)曾被李登輝(右)以心腹視之,在與非主流對抗中角色吃重。(新新聞資料照)

之後兩人在「興票案」中反目,李登輝質疑宋楚瑜財務不明、誠信有疑,諷刺他:「不要提籃假燒金(假仙),只想要好名聲」、「做賊的當頭家,哪有這種事情?」宋楚瑜則反擊:「那個一定是他(李登輝)耳朵不清楚,頭殼壞掉」、「人民才是頭家,人民不是賊,總統更不要當賊。」言詞疾厲,李、宋的父子情再也「回不去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新新聞楊舒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