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慰藉》穹蒼為幕、屋頂為台 伊朗音樂家以「卡農琴」優美樂聲撫慰人心

2020-04-19 10:00

? 人氣

伊朗國家樂團的成員、28歲的胡賽尼在德黑蘭住處屋頂演奏卡農琴(Qanun)(美聯社)

伊朗國家樂團的成員、28歲的胡賽尼在德黑蘭住處屋頂演奏卡農琴(Qanun)(美聯社)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嚴重衝擊中東大國伊朗,許多人在家隔離,藝文活動也暫停。在這個人心惶惶的時刻,多位伊朗音樂家在自家屋頂、門廊、敞開的公寓窗戶前,以自身的才華為民眾表演,希望能在這個黑暗時刻撫慰人心。

28歲的胡賽尼(Mojgan Hosseini )是伊朗國家樂團的一員,拿手樂器是中東音樂常見的卡農琴(Qanun)。疫情肆虐的首都德黑蘭(Tehran)大多時間相當安靜,胡賽尼近日某個下午在自家公寓屋頂演奏時,只偶爾聽見摩托車聲或鳥鳴聲,她說:「自從武漢肺炎在德黑蘭肆虐,我的公寓屋頂平台已經成為我的表演舞台,而鄰居成為我的主要聽眾。」

33歲的米爾巴吉(Arif Mirbaghi)在自家前院演奏低音提琴,他說:「我們不是前線的醫護人員、醫院清潔人員或雜貨店員工,但包括我在內的許多音樂家都覺得有義務在這個難受的時期提供安慰與娛樂。」

33歲的米爾巴吉在自家院子演奏低音提琴(美聯社)
米爾巴吉在自家院子演奏低音提琴(美聯社)

36歲的法拉杰涅吉德(Midya Farajnejad)是作曲家,也是長頸弦樂器「塔爾」(tar)的樂手,法拉杰涅吉德說:「對我來說,隔離期間待在家裡而非舞台或錄音室並不容易,所以我……在屋頂上演奏塔爾,與鄰居分享我的情感。」

法拉杰涅吉德在屋頂演奏樂器「塔爾」(美聯社)
法拉杰涅吉德在自家屋頂演奏樂器「塔爾」(美聯社)

26歲的手風琴演奏家賈法利(Kaveh Ghafari)說:「這些隔離的日子裡,我唯一能與人分享音樂的地方是我的院子,主要聽眾是鄰居。這些日子,我比以往都更能感受到藝術的力量。」

26歲的手風琴演奏家賈法利(Kaveh Ghafari)在自家院子演奏(美聯社)
賈法利在自家院子演奏手風琴(美聯社)

長久以來,音樂一直是伊朗人民生活的支柱,其歷史可追溯到古代波斯帝國。隨著時間過去,西方的影響力帶來了歐洲音樂,而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Islamic Revolution)後,流行音樂與西方音樂幾乎在伊朗消失了。1990年代,古典樂慢慢重新出現,並變得越來越受歡迎。

伊朗國家樂團的成員、23歲的馬勒克里坐在德黑蘭住處的窗邊演奏薩克斯風(美聯社)
伊朗國家樂團的成員、23歲的馬勒克里坐在德黑蘭住處的窗邊演奏薩克斯風(美聯社)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統計,截至18日,伊朗有7萬9494個確診病例,4958人死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