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奧地利總理鼓勵家長在家工作帶小孩,竟遭嗆爆:你來試試一邊開會,一邊哄小屁孩!

2020-04-19 07:00

? 人氣

奧地利總理庫爾茲在復活節前夕向國人發布公開信,表示「我們想盡快擺脫這場危機,爭取奧地利的每份工作。」(美聯社)

奧地利總理庫爾茲在復活節前夕向國人發布公開信,表示「我們想盡快擺脫這場危機,爭取奧地利的每份工作。」(美聯社)

武漢肺炎席捲歐洲,人口不到九百萬的奧地利也不例外。最早的兩起確診病患於2月25日宣布,為在奧地利西部旅館工作的兩名義大利人。兩周後,全國上下確診破百,多半為從境外移入的奧地利人和其他歐洲國家公民,同時社區感染也儼然成為進行式。

3月10日(二),奧地利政府公開宣布:「全國上下必須同心協力防疫!」一系列政策中包含禁止大型活動、要求全國大學停止實體授課,並呼籲企業讓員工在家工作或暫時縮短工時。

政府更是推出一項讓家長和學生感到措手不及的措施:要求全國工商職校、中小學和幼稚園即日起先取消學校各項活動。政府也將協調各地方政府,隔周起學校進行全面或因地制宜採取部分實體授課。

最後協調的結果為全國統一,通通停課。因此,從三月中起,進行全國停課,一路延至到四月初,然後直接進入復活節假期(4月4日至14日)。

有個低調女友的奧地利總理庫爾茲(Sebastian Kurz)才三十多歲,他鼓勵家長在家工作帶小孩,也讓許多家長哭笑不得:「你既沒有結婚,也沒有小孩。叫我們在家裡遠距工作,還說什麼可以享受家庭生活?那你來試試一邊跟同事開會,一邊還要安撫哭鬧不停的小小孩,看看你覺得是不是很享受!

政府剛開始發布的「取消室內百人以下活動和室外五百人以上活動」和「取消學校活動」,範圍極為模糊,有的學校解讀為「我們在的小型活動沒有超過百人,照常舉行」「老師帶班校外旅行,全班二十來位同學,無傷大雅」。有的學校求謹慎,乾脆馬上叫停。各個學校步調不同,家長怨聲連連,老師們也無所適從。

「停課還可以到學校」的奧系解決方案

大家都能理解,停課的出發點就是為了透過打散群聚,將人與人之間的接觸減到最低,來減緩病毒擴散速度。許多雙薪家長和單親家長第一個想到的,當然就是把(未滿十四歲的)孩子託給阿公阿嬤帶。政府千交代萬交代:「阿公阿嬤就是我們首要保護的群體。為了降低社交接觸,請不要把孩子送到阿公阿嬤家!也請不要把孩子託給鄰居、親戚、孩子同學的家長帶。

奧地利並不風行民營安親班或是補習班,一般來說課後照顧班,多半就是利用學校現有空間來進行。這下可為難了,孩子不能去學校,也不能把孩子託給別人帶,那如果家長的職業都是不能在家工作的(好比送貨員、郵差、醫生、藥劑師等),那該如何是好?

就此,奧地利政府推出「停課不關校」政策:學校依舊由校長及極少數的老師留守,家長真的沒有辦法在家帶孩子,可以把十四歲以下的孩子送到學校,由學校進行照顧之職(十四歲以上依法不需被看顧,家長可以自由決定是否讓孩子獨自在家)。為求公平,在防疫時期就算有學生到學校,老師也不能上課繼續進度。此舉造成輿論譁然,批評政府「做半套」,政府相關部門的社群網站頓時湧進大量忿忿不平的家長,各個學校家長群組更是炸翻了:

「到底有多少學生會到學校?有多少學生會在家裡?這樣停課有啥用?」

「我們家長群組有一半以上的家長都得繼續上班,那麼我們不就通通還是把孩子送到學校?那這樣課是上還是不上?」

「如果幾乎全班的孩子還是到校,只有我們家孩子沒到,那老師是否繼續上課,我們家孩子不是否會跟不上大家的進度?」

然而,也有家長認同政府作法,稱讚這樣的處理方式「很人性化、也很貼心」:

「健康比什麼都重要!每天在學校和活動接觸的人太多了,支持政府停課!我們一定會待在家裡工作,也讓教育回歸家庭。」

「這時候需要我們家長理智思考,配合政府防疫!如果全家都能在家裡最好。盡量把因為無法抗拒的理由而須到校的孩子數量能控制到最低。」

奧地利雖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但也有許多弱勢家庭,也有學生家庭背景極為複雜,學校老師成為孩子心靈上的支柱。因此,也有老師擔心地表示,「有些孩子如果因為停課沒來學校,可能連吃飯都有問題。他們來學校,我們會照顧他們!」

奧地利教育部長感性地對家長喊話,說:「我是一位父親,也是阿公,我知道家長也了解長輩的心情,請讓我們團結,一起來度過這非常時期!」

事實上證明,經由政府與各企業調度,加上商店、餐廳、旅館等各行各業配合關門,而且鄰近歐洲國家因武漢肺炎的死亡人數節節上升,讓大家確切威脅感,民眾顯然也盡力配合政府政策。

經統計,全國上下六歲到十四歲的學子,平均不到百分之二的學生到校,甚至有的學校完全沒有學生來。不過校長們依舊堅持留校看守:「這是前所未有的非常時期,我們還是要讓家長和孩子知道,我們跟你們站在同一陣線上!」

許多學校也趁這個機會對學校進行大型的消毒,甚至請來專門處理命案現場的清潔公司!應該沒有人在清潔消毒的技術上比他們更徹底吧……

政府與家長保證:遠距教學以複習為主,絕對不趕進度!

政府強調,停止實體授課不代表完全停課,也不是放假,而是將教學挪到網路,與家長和學生的聯繫則是透過電話、電子信件、手機群組等。

但並不是家家戶戶都有電腦、印表機、掃描機和寬頻網路等設備,尤其是住在非都會區的學子。就算政府提供載具給弱勢家庭,但也不是每個孩子或家長都能立即上手。此外,有學童缺乏家庭功能支持,有家長必須外出工作或是本身教育程度有限,無法陪孩子學習。為了不要給家長師生壓力,政府請家長放心:絕對不趕進度,也絕對不上新的課程(但師生可以視實際狀況,為新的課程做準備)。

在停課時期,師生應依照各班進度,複習以及鞏固近年來學習過的內容,並加以深度延伸。打個比方,假設德文課閱讀了某位作家的作品,那麼老師就能就此作品做延伸,與學生探討作家身處的時代背景、閱讀類似的作品做比較。老師也開始錄製簡易影片傳給學生,好比說家政課老師錄製折各式餐巾的步驟、勞作課老師用影片講解如何做復活節小飾品等等。

不趕進度,家長能夠接受嗎?大多數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甚至也不希望老師給新的進度。我本身在奧國走完中學制度,了解這裡教育制度給老師相當的發揮空間,基本上只要在課綱的大範圍就可以,老師並沒有必要趕進度。

不去學校,考試怎麼辦?奧地利的隨堂考多半就是口試,老師也喜歡透過口試來培養學生用自己的話來回答問題,因為這樣就能很快地確認學生是否真的融會貫通,照本宣科不過是確認學生的背誦能力罷了。

而且比起考試,老師們更在乎「平日表現」,德文叫做「Mitarbeit」;字面上的意思「一起工作」很值得深思,意指教育並不是老師上課學生聽課就好,而是需要學生與老師共同一起工作,包含在課堂上專心程度、勇於舉手發問、與老師互動、按時繳作業及報告。依法規定,平時表現佔總成績60%,而各類型考試只佔總成績40%!

奧地利教育部也展現魄力和效率,立即架設了一個豐富的教學資訊網站Eduthek,用非常簡易好懂的方式,就各科目和主題,提供許多適用於三歲到十九歲的學生的各種素材和練習,停課在家的學生、陪伴孩子學習的家長以及為了延伸課程絞盡腦汁的老師皆可自由使用。各家教科書出版社也推出免費電子書、有聲書和數位教學素材,來支持師生與家長。

在選擇遠距教學的平台上,受到教師們青睞的有奧地利教育部十多年前設立的LMS (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Moodle、Microsoft Teams、WebUntis、Eduvidual,其他當然也有百家鳴聲的網路教學平台,就看老師和學生覺得哪個方式最合適。

奧地利中部林茲市(Linz)的小學導師為自己的小二班架了一個網站,讓學生和家長可以下載許多有趣的作業,經由家長同意後,也歡迎同學們上傳影片和照片傳達同學彼此的思念。(圖片來源:https://edith-schrammel.jimdofree.com/)
奧地利中部林茲市(Linz)的小學導師為自己的小二班架了一個網站,讓學生和家長可以下載許多有趣的作業,經由家長同意後,也歡迎同學們上傳影片和照片傳達同學彼此的思念。(圖片來源:https://edith-schrammel.jimdofree.com/)

雖然也有人提議應該要全國統一,但是許多老師跟自己的學生本身就有遠距教學經驗的,已經演練出一套自己的模式。不少學校和老師皆表示,每個學習平台都各有優劣,應該還是挑選老師自己覺得最適合自己教法的平台使用,而不是硬性規定全國所有的老師都要使用同樣的系統。

教育回歸家庭,家長在手忙腳亂中與孩子摸索新的相處模式

奧地利孩子從小就是習慣「放在室外養」,幼稚園的小朋友們除了下大雪和下大雨外,幾乎都是在戶外玩耍;上了小學後,中午下課後也多半在公園或住宅區的遊戲場爬上爬下;有的老師興致好,天氣一暖和甚至會帶著學生在校園裡面上課,呼吸新鮮空氣。

奧地利不少家庭有自己的花園,防疫時期正好讓孩子在花園裡面玩耍奔跑,一方面在戶外呼吸新鮮空氣,一方面消耗孩子體力。(攝影:楊佳恬)
奧地利不少家庭有自己的花園,防疫時期正好讓孩子在花園裡面玩耍奔跑,一方面在戶外呼吸新鮮空氣,一方面消耗孩子體力。(攝影:楊佳恬)

而奧地利的防疫策略中,人們是可以出去買菜慢跑散步騎腳踏車,行動相對上算是自由的。但是絕大多數的民眾十分努力,乖乖宅在家裡。雖然許多奧國家庭都有自己的花園或陽台可以活動筋骨,但是住在公寓的家庭空間是十分有限的。家人等於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黏在一起,而且還連續好幾個禮拜了,可以說是前所未有的狀況。

有些老師拼命地出作業,也積極與家長連繫,追蹤孩子學習狀況。家長被老師們的勤奮嚇到:「我們家有四個在念書的孩子,一個孩子算12個老師就好,我等於要同時面對48個老師!光是分配每個孩子什麼時候用電腦,就一個頭兩個大!更不要說我以前學的數學英文忘得一乾二淨,孩子的作業我通通看不懂……」

有媽媽既好笑又好氣地表示:「體育老師還出什麼三十天肌耐力挑戰之類的功課,我女兒竟要我跟著做,天曉得我自從高中畢業後就再也沒有做過仰臥起坐了……」

家長們驚慌地看著不斷湧進的作業,一邊要想辦法在家裡維持正常工作,一邊有做不完的家事,煮不完的飯,也不能肚子餓了就隨意出門覓食(不過餐廳外送服務還是有的),孩子不能託給阿公阿嬤、也不能去找同學玩,大一點的孩子又不能跟朋友去逛街看電影(因為都關門了,而且政府禁止不同戶的人有接觸)。在學習上,孩子多半比較願意聽老師的話,爸媽說一兩句,孩子就撇嘴不聽,也讓家長感到挫折。

奧地利總理也呼籲家長,如果有家長因為種種因素而撐不下去了,把孩子送到學校幾天,讓自己也讓孩子喘口氣,絕對不丟臉,學校老師也願意協助。而奧地利國家電視台ORF也加入輔助行列,推出每日兒童益智節目。

奧地利國家電視台ORF因應政府防疫停課政策,推出適合學童觀看的益智節目,每日上午播出(圖片來源:ORF官網)
奧地利國家電視台ORF因應政府防疫停課政策,推出適合學童觀看的益智節目,每日上午播出(圖片來源:ORF官網)

破天荒取消高中畢業考的口試

因為絕大多數民眾都遵守防疫政策,整體上防疫成效良好,也沒有產生醫療系統癱瘓的狀況。奧國政府在四月初表示,將會在接下來的日子逐一放寬防疫政策,不過所有學校還是繼續保持停課狀態。

高三生正在準備學期末的《成熟考》(Matura/Reifeprüfung,為奧地利高中畢業考的俗稱),家長們憂心的不得了,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進行考試。成熟考是奧地利年輕人最重要的考試,不論你是念升學高中、工商職校或是做學徒,通過了這場考試,就代表你「轉大人」了。有這張畢業文憑,不論接下來要進入職場或要念大學,都是一把重要的鑰匙。

而這學期要面臨成熟考的學子們,將在五月初回到學校進行最後的準備和月考,而屬於危險群的學生們(比如說有氣喘或是肺部疾病等)則待在家裡進行遠距離教學。教育部確認五月底將舉行成熟考的筆試,各校考場將會消毒教室、全程戴口罩考試、維持考生桌椅足夠距離。

教育部並破天荒地表示將取消所有的口試(包含高中畢業論文的公開口試),除非考生堅持一定要考口試。

每個學校舉行成熟考時,考生可以選擇三到四科口試(我自己的成熟考試是選擇法文、生物、藝術史,在考前也需與各指導老師不斷練習),學生必須面對二十人不等的評審團。為求公正,主審官由他校校長擔任,而學生所屬的學校校長,則必須從頭到尾在場,聽取每位學生每一堂口試。考生的指導老師主考官,而其他評審委員也可以當場提問,考試過程非常嚴謹。

教育部決定捨棄口試,而將學生高三的平日表現納入成績。學生和家長雖然對於考試的細節感到訝異,但也鬆一口氣,至少知道考試能夠舉行,現在開始最後的衝刺。

武漢肺炎帶來的許多危機,成為許多奧地利家庭成員重新互相認識的轉機。雖然很多磨擦,卻也培養出家人的患難之情。許多父母以前只會抱怨孩子一天到晚滑手機,現在卻發現原來孩子對於多媒體和新科技這麼了解,深感佩服。同樣的,孩子首度見識到爸媽的工作模式,這才驚訝地發現,原來爸媽為了養家,這麼辛苦!

而在這段防疫時期所摸索出來的相處模式,有淚水,也有許多笑容,也終將成為家人共同的難忘回憶。

作者介紹|楊佳恬

13歲從國境之南屏東赴奧地利學音樂,用看漫畫和小說的方式自修中文,長大後在奧地利南方落地生根。結束長年的國際鋼琴演奏生涯後,現為多媒體製作人和德文專欄作家,文字中揉入西方的角度和東方的靈魂。曾入圍奧地利全國外國血統傑出婦女選拔決賽,獲歐盟執委會頒發「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是首位也是唯一獲得此頭銜的台灣人。
中文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小國也可以偉大》《從宜蘭海港孩子到英國企業楷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停課還可以去學校、老師不趕進度、高中畢業考口試取消:全民抗疫下的奧地利教育現場)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