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馬克思劃清界線的《21世紀資本論》

2014-11-18 16:55

? 人氣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的新書《21世紀資本論》書名借用馬克思的巨作《資本論》,但他表示,「我的書跟馬克思一點關係都沒有」。(吳逸驊攝)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的新書《21世紀資本論》書名借用馬克思的巨作《資本論》,但他表示,「我的書跟馬克思一點關係都沒有」。(吳逸驊攝)

《21世紀資本論》作者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日前訪台,刮起全台一陣「皮凱提旋風」,不僅售票演講座無虛席,國內官產學界大老更是齊聚一堂,一時之間皮凱提書中討論的「成長與公平」似乎已成為現下最熱門的話題。

皮凱提收集並分析了30個左右國家的數據,從中點出「資本主義核心矛盾」,即所得成長率(g)趕不上資本報酬率(r),當資本累積速度遠快於整體所得成長的速度時,財富漸漸往10%的富人聚攏,導致貧富不均的問題,最終皮凱提提出透過課全球富人稅,幫助財富重新分配。由於皮凱提點出貧富不均的問題並主張透過課稅來解決,招致許多完全相信自由市場力量的保守派經濟學者批評,有人質疑他的數據問題,也有人轟他為「馬克思主義者」。

馬克思長期被與共產黨畫上等號,對於保守派經濟學者及高喊「反共抗俄」的台灣社會來說都是一個妖魔化的符碼,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日前才剛說,「馬克思的《資本論》帶來20世紀大災難」。

然而,皮凱提真的是馬克思主義者嗎?皮凱提先前已經駁斥過《經濟學人》賦予他的「現代馬克思」標籤,昨(16)日於台北演講時被朱敬一院士問到自己與馬克思的不同處時,皮凱提說自己經歷過柏林圍牆的倒塌,並未受到蘇聯共產主義的誘惑,且馬克思強調革命、廢除私有財產,自己在意的只是如何改善所得分配不均,「我的書跟馬克思一點關係都沒有」。

儘管皮凱提已經完全撇清與馬克思的關係,但書名借用馬克思的巨作《資本論》,仍然難免讓人將他與馬克思作比較,許多媒體也認為馬克思將透過皮凱提的著作「借屍還魂」。目前許多經濟學者將此書與馬克思作比較時都將差異都著重於資料分析,如「馬克思欠缺歷史數據資料佐證,皮凱提分析資料較周延」等,不過若參照國內外幾位左派學者的評論,可以發現皮凱提的立論與《資本論》有著根本上的差異。

銷售比一比

《21世紀資本論》爆紅 暢銷全球

《資本論》銷售長青樹 影響深遠

要討論這個問題,首先必須先了解《資本論》是什麼,BBC的報導詳細點出資本論的來龍去脈。簡而言之,1867年馬克思以德文寫成的《資本論》第1卷在德國漢堡出版,不像《21世紀資本論》於上市的隔1年隨即發行英文版並大賣9萬多本,《資本論》一直到20年後才被譯作英文版,那時誰都沒料到這本書會成為影響20世紀最深的一本書。

從商業的角度來看,皮凱提似乎比馬克思成功許多,不過《資本論》是長銷的經典書目,據說每當經濟危機一出現,《資本論》便會再度站上暢銷排行榜,幾乎可說是經濟風向球。

立論大不同

皮凱提:改革稅制以重分配財富

馬克思:挑戰資本主義生產方式

在內容方面,馬克思的《資本論》討論勞動的異化、商品、資本家對勞工的剝削及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馬克思認為壟斷生產工具的資本家支付勞工固定工資,但勞工於工時內生產出的商品價值超過工資,這部分的「剩餘價值」被資本家侵占。

此外,馬克思認為,資本主義的本質在於將利潤最大化,這必須靠著提升技術及壓榨勞工來達成,然而隨著生產規模不斷擴大、勞工薪資不斷被壓低,終將面臨「生產過剩」商品乏人問津的窘境,這即是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對於解決之道,馬克思認為無產階級終將聯合,最後進入共產主義社會。

雖然馬克思對歷史進程的預言並未實現,但他的確成功預言了許多資本主義遇到的問題。然而皮及馬的著作雖都直指資本主義的矛盾跟困境,但兩者卻有根本的不同。

國內知名的馬克思學者洪鎌德便在《蘋果日報》的投書中提到:「皮克提不預言資本主義是由於內在的矛盾(利潤率降低,甚至歸零、或資本無限制的累積與集中、或景氣循環、經濟危機爆發),抑是「普勞」(為普遍使用勞力「包括體力與腦力」,亦即勞動、工人、無產)階級的反抗、暴動、革命、奪權,而造成剝削者最終被剝削,也導致資本主義在人類社會上與歷史上的消失。」直指皮凱提僅主張財富重分配,並未正視資本主義中的根本問題。

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萬毓澤也曾著文討論皮凱提及馬克思的根本差異,好比皮凱提所指的「資本」為財富,而馬克思所提的資本則是社會關係(如握有生產工具等),因此皮凱提並未分析資本主義特有的生產關係及社會關係。皮凱提關心財富如何重分配,馬克思則關心資本主義根本的生產方式,這些差異最後即反應出解決方式的不同,「皮凱提強調透過稅制改革來改善分配不平等;馬克思則主張挑戰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本身。」

從理論比較來看,可以知道皮凱提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仍奠基於私有財產與自由市場,就馬克思主義學者眼裡看來可能不夠基進,是「治標不治本」。

漫漫研究路

皮凱提:耗時15年蒐集橫跨200年的資料

馬克思:在大英博物館思考20年來的觀察

撇除掉深奧難懂的理論,兩本書在完成方式上也有很大的差異,皮凱提於昨日的演講中講到與馬克思的不同時曾說,「馬克思的問題在於沒有太多資料,當時他們做研究比較困難」。據悉,皮凱提花了15年時間蒐集、整理資料及撰寫《21世紀資本論》,馬克思則在大英博物館的閱覽室中重新思考20年來的觀察剖析,據說書桌下的地板還被還被他戳出了一個洞來,的確是比較困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