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兒子選市長 爺爺爸爸別鬧了

2014-11-18 05:55

? 人氣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為兒連勝文助選,言論引發爭議。(資料照/葉信菉攝)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為兒連勝文助選,言論引發爭議。(資料照/葉信菉攝)

民主選舉談風度,難度甚高;畢竟選舉你勝我敗,讓不得也退不得,但「風度」看起來無用,卻往往是選民評價候選人的指標之一,所謂無用之用大矣,偏偏選戰中人,在砲火猛烈的攻守之間,很難清醒以對,特別是選情低迷危急之人,愈容易陷入口不擇言而自傷。

台北市長一役,莫名其妙迸出一個素人柯文哲,傳統選戰招式全然失效,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選情低迷中還一路下探,讓他的父親、黨內評價「極有風度」的榮譽主席連戰也失了方寸。

連戰的助選之言諸如:「他(柯)是平民,老子是權貴,這叫做混蛋」、「所謂無黨聯盟是台灣的掩護體,是騙人的道具」、「他來自做日本官的家庭,是改名換姓的皇民化子弟,國家民族觀念不要說淡薄,是完全沒有」、「青山文哲要選台北市長,我們絕對不能忍這口氣」、「他目光狹窄、心胸狹隘、是充滿仇恨、傲慢、歧視的人,能當父母官嗎?孫子官也不能當」…,讓柯文哲一時錯愕,面對媒體只能表示,「有的題目讓人驚嚇過度,以致於無法回答。」

驚嚇的何止柯文哲,連國民黨中常委邱復生都被「嚇」到在臉書貼文感嘆,「怎麼尊敬你,連爺爺?」

連戰是極少公開失常的人,國親分裂,不管宋楚瑜如何瘋狂發飆,他就是不當眾口出惡言;二千年敗選他吞忍挫折重新起步;二00四年再敗,凱道靜坐也沒抓狂罵人;連勝文中槍,他在輔選台子上忍淚助講,一句話「我的兒子在那裡(醫院),我不多說了,天佑台灣。」感動許多人。這次為什麼會脫口而出「青山文哲」這番話?

連氏家族在日據時代不是沒有值得爭議的過往,連橫寫過〈歡迎兒玉督憲南巡頌德詩〉、還曾投書報章〈新阿片(鴉片)政策謳歌論〉,並因此遭到「櫟社」除籍。「連(橫)爺爺」在日據時期不為日本官,卻是知名文士,比諸擔任老師的「柯(世元)爺爺」,其影響力不可比擬;「連(震東)爸爸」隨父親赴大陸後頗受國民黨栽培,是「半山派」代表人物之一,也是國府接收大員,而柯世元在二二八事件時,遭毆打拘禁三天,返家後臥床三年多病逝,柯家的「228回復名譽證書」還掛在柯文哲辦公室牆上。兩相對比,連戰衝著柯文哲先祖發脾氣,不是自找晦氣嗎?

以「情境論」分析,連戰嚴重失言的可能性只有兩種,第一,就「情」而言,真是被選情逼急了;第二,就「境」而言,他是在「中國人反獨護國大同盟」的發言,激動到只差沒新亭對泣,但相濡以沫無法擴張票源,這個情境用不是那麼恰當的比擬,就是猶如當年陳水扁執政後,一反「中間路線」之庸容大度,反而一次又一次向獨派深綠靠攏,話講得愈激動愈難聽而票愈少,那八年裡大小選戰,民進黨幾乎沒有一次勝績,到現在陳水扁挑起族群對立的罵名還是洗不掉,連戰想接續扛起這個罵名嗎?

回顧歷史,先祖們的血淚心酸不提了,柯世元改姓青山,與連橫的頌德詩,其實都是人民面對家國無常的無奈,做為後輩子孫,對先祖的無奈既無法參與更不可能改變,甚至很大部份處於無知狀態,沒人要求連戰或連勝文為其先祖的頌德詩負責,連家又怎麼能沒頭沒腦安給柯文哲一個「青山文哲」的名號?

連戰批柯,聞言即知異常,無所干擾於大局,與其費盡力氣從故紙堆裡找出連氏家族的過往,重新羞辱連家一次,還是柯文哲的反應最正常,他一笑置之,更反襯連戰的不得體;他稍後的寬諒之言更漂亮:「我們有不同的過去,我們有共同的現在,那麼我們到底要不要走向共同的未來?」這其實就是柯文哲「贏的哲學」,應該去看看柯文哲在文山區的一場演講,他把這場選舉定位為「choice」,他的言行基本符合他的理念,即使在性別議題上屢屢失言,他承認錯誤道歉並找老師上課的作法,讓所有批評他的言詞都無用武之地。

(柯文哲演說《改變從文山開始》)

連戰批柯的確可以一笑置之,但連戰在同一場合一番「民進黨執政修改教科書,去中國化產生效果,讓這些年輕人當網軍,造謠生事罵人還日趨下流」,就不能輕鬆以對。「中國因素」一直是纏繞台灣政治的幽靈,也是藍綠統獨潛隱根由,但不能事事拿中國或去(反)中國為切割,民進黨過去慣用「賣台」扣人帽子,和連營「柯當選中華民國會亡」的論調,正是同一策略的兩端,荒唐的是,民進黨人口中「賣台」的台灣其實沒有中華民國;而連營口中「會亡的中華民國」其實沒有台灣,那我們共同的基礎「中華民國在台灣」或「台灣是中華民國」又被擺到哪裡?

歷史上的「中國」和「中華民國」有重疊,現實中的「中國」和「中華民國」就是不同,歷史上的台灣日據五十年,拉得更長是被「中國」邊陲四百年(雖然過程中斷續在中國版圖內),歷史感情和現實感情不能混為一談,兩岸重啟交流不過二十多年不到三十年,這路還長得很,已經民主化的台灣,如果不能站在現實的基礎,建構共同的未來,既傷不了歷史或現實的中國,只會傷及現實的中華民國、此刻的台灣人民的感情。

選舉必須鞏固基本盤,但基本盤得從現實感情中尋覓,而非在歷史記憶中空轉。如果要編排劇本,我寧可連爺爺這麼演:「我的兒子…(哽咽─吸一口氣),選市長,受了很多委曲,我就不多說了,請大家一定要支持。天佑台灣!」選舉不能彩排,說過的話不能重來,最後十天,只能提醒:不問輸贏勿忘格調。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