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物語:守身為大 令人難忘的精神導師董輔礽

2014-09-12 05:05

? 人氣

中國經濟學家董輔礽銅像。(網路)

中國經濟學家董輔礽銅像。(網路)

9月10日是中國大陸的教師節。我沒有在大陸求學,因此也就沒有所謂的老師。但是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位精神導師,他的學識與人格魅力,深深吸引著我,甚至影響我對中國經濟改革的看法。

他是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董輔礽。記得1992年,工商時報成立大陸新聞中心,我是第一批錄取的記者,經常以專題方式到大陸各地採訪,除了關注當地台商,知名經濟學者更是我們爭取的訪談對象,董老是記者口袋中的一位重要人選。

那時他已是名滿天下的大學者,又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按級別,他可以要求我提交採訪大綱,等他有空才去找他。我琢磨著找上他,總要一番周折。沒想到,他一口答應,還說會到我住的飯店找我,比較方便。

約好某日上午十點,我們在飯店的咖啡廳見面。他提前抵達,站在大廳等候,我這個小輩竟然比他晚到,慌慌張張迎上前去認錯陪禮。他和顏悅色連稱,「沒事!沒事!」他點了一杯咖啡,開始為我講解中國經濟改革所面臨的諸多問題。經濟學非我本科,中國又是計畫經濟體制,我事前做了一些功課,聽起來還是費力。他看出我的難處,耐心用最通俗的語言,化解我的一臉尷尬。

在往後的幾年,只要到北京,我都會打電話向他請安。說是問候,其實就是變相採訪,順便當個學生。佔盡便宜,但他從未不悅,我幾次送禮聊表謝意,均被謝絕。只要見面,他只點一杯咖啡或茶,每次訪談約兩個小時,午餐也不吃,就匆匆離去。他很忙,要處理很多重要的事,而我又不是大陸央視的記者,從我身上得不到什麼好處,他更不需要從台灣的媒體出名。原以為我們投緣,後來發現他對台灣媒體的邀訪,都是以誠相待。

2004年8月,我突然看到董老在美國病逝的消息,黯然神傷了一整天,一個人獨處僻靜,緬懷這位令人難忘的導師。我的程度遠遠不配做他的學生,在北京的追思會上,學者雲集,每個人都述說著一段輝煌的回憶,我則在海峽的另一端,默默祝禱。

記得有一年,北京飄著小雪,我急著打電話向董老請教問題。他剛好返家,不便出門只好邀我到他家。他的住所簡單,客廳沒什麼擺設,一個小燭光,折射出他生活質樸。以他當時的身分和對國家的貢獻,他應該得到更好的照顧,放眼所及,我為他抱屈。2003年10月,董老因直腸癌末期赴美就醫,溫家寶總理親自下條子,要他好好治療,顯示他在中央領導人心中的份量,也是他本該得到的禮遇。

還有一事不能不提。董老過世前有一篇封筆之作《守身為大》,寫於2004年4月25日,這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這篇文章振聾發聵,引起各界強烈反思。董老說,「守身為大」就是「堅守自身的節操是最重要的。」他痛陳市場經濟下權錢交易的惡風,包括學術界已非淨土,「為了追逐金錢、名譽、地位,有些人弄虛作假,抄襲剽竊,相互吹捧拉攏,」爭取研究項目中飽私囊,令人痛心,故而疾呼守身為大。

事隔10年,董老當年的警句格言,於今更顯其緊迫而具有時代意義。哲人雖逝,精神永存,今逢教師節,以此紀念一代經濟學宗師董輔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