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習家軍全面掌控疫區,習近平仍是「大大」

2020-02-19 15:30

? 人氣

習近平的權力已在中國全面滲透,連疫情都難以動搖。圖為2月10日他巡視北京防疫工作。(AP)

習近平的權力已在中國全面滲透,連疫情都難以動搖。圖為2月10日他巡視北京防疫工作。(AP)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全球也在關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如何因應這場對中國以及他個人領導地位的大挑戰。習近平要如何領導中共黨政軍打贏這場他宣稱的「人民戰爭」?

疫情初期,習近平露面少,有人批評他想卸責,讓擔任疫情領導小組組長的總理李克強擔起抗疫成敗。但二月十日習近平走進北京一個居委會視查防疫,他拉起大衣袖口接受測體溫,檢查是否發燒。

藉病毒戰爭證明自己的權力

這次亮相之後,習近平接連一連串人事調動、公開之前會議紀錄,強調自己一月就下令防疫,同時以「人民戰爭」之名,大規模動員城市、農村鄰里、穿制服的志工、黨代表等,展開史上一場大規模的軍隊動員與社會控制運動。

2017年10月19日,中共十九大進入第二天議程,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左)與市長應勇(AP)
應勇(右)被指派擔任救火隊長,接任重災區湖北的省委書記。(AP)

強調自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場防疫戰爭的習近平,似乎要藉由這場與病毒的戰爭,證明自己依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二十多年來最有權力的人。

外界將武漢疫情爆發歸因於中國官方隱瞞。令人意外的是,中共黨媒《求是網》罕見全文刊登習近平二月三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的談話,透露習早在一月七日就對疫情防控提出要求,還強調控制國內輿論及爭奪國際輿論的主動權。

從習的談話內容可見,武漢封城令也是習的決定。談話中稱:「一月二十二日,鑑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我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隔天武漢就封城了。

為了平息民怨,習近平一口氣換掉了湖北和武漢的高層,因為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武漢市長周先旺這四人被視為瞞報武漢肺炎疫情的主要禍首。

習近平指派親信上海市長應勇擔任救火隊長,取代蔣超良接任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屬於「之江新軍」,習近平主政浙江期間,應勇曾在浙江擔任浙江省監察廳長、浙江省高院院長等職務。而在習近平調任上海市委書記職務後,應勇也被調到上海工作。但應勇在上海抗疫期間的表現毀譽參半,有網友質疑上海市追蹤病例的速度落後其他省市。

習家軍進駐,情勢就穩了?

此外,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取代馬國強接任武漢市委書記。應勇、王忠林過去都是長期在政法系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即將出任湖北省長,他曾經擔任武漢的市委書記。上海市副市長吳清也將接任武漢市長,中央衛健委副主任王賀勝則出任湖北省衛健委主任。

同時調整人事的有港澳辦主任,由國家級副職(副國級)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夏寶龍出任,原主任張曉明則降為副主任。夏寶龍也是習在浙江舊部的「之江新軍」。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浙江省杭州市4日宣佈封城(美聯社)
許多中國地方政府為了防止疫情蔓延,紛紛自行封城。(美聯社)

武漢市長周先旺「甩鍋」(推卸責任)給上級後,網傳調任西藏自治區交通運輸廳擔任廳長,被發配到中印邊界去修鐵路了。

習近平面臨上任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這些人事異動也足以說明,「低調的忠誠」才是習最重視的。熟悉北京政壇的觀察人士說:「從習近平安排親信進入疫區救援,可見習近平的黨內地位依然穩固。」

解放軍來了,人心就定了?

習政權展現驚人的社會動員能力。中共解放軍抽組的醫療人員來自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武警部隊等多個醫療單位,分批投入支援,至今共派出四千多名醫護人員進駐武漢疫區。

解放軍掌控火神山醫院,有七千多名工人、八百多台挖土機同時作業,從設計到完成只花了十天,目前收治一千床重症病人。而十多個方艙醫院就是野戰機動醫療系統的模組化醫院。

湖北省十堰市張灣區、孝感大悟縣接連實施「戰時管制」。管制措施以十四天為一周期,視全市及張灣區疫情防控效果,予以提前解除或持續實施。隨著解放軍的接管進駐,中國媒體也紛紛高調響應,應和「解放軍到武漢,一切安心」的主旋律。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已經接管隸屬中科院的武漢四級(P4)病毒實驗所,可見該實驗所與軍方有關。

陳薇是現任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也是伊波拉病毒的專家,曾經在SARS疫情期間參與防治工作。疫情發生後,一直有傳言新型冠狀病毒來自這個實驗所,但一直未獲證實,而原所長王延軼則被批評非病毒專業。

最近網傳一則「武漢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是新冠肺炎零號病人」,這位研究生叫黃燕玲。但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打包票稱,病毒所目前無人感染。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中國政府啟動最高級別防疫行動,派出135位解放軍醫務人員前往武漢協助。(AP)
解放軍抽組的醫療人員來自各軍種部隊,展現習政權強大動員力。(AP)

除了病毒研究,解放軍有八支國家級應急專業救援隊,除了抗洪搶險、地震救援,還包括兩支與生化、防疫有關的專業隊伍:核生化應急救援隊和醫療防疫救援隊。解放軍各軍種都設有相應的核生化應急救援隊。另外,在陸軍各集團軍也設有防化兵,編制為團或營。

熟悉中共解放軍的專家亓樂義分析,這次武漢疫情的病毒異常兇險,防控疫情的難度也最大。目前外界並不清楚解放軍的應急專業救援隊,是如何進行這場疫情防控的阻擊戰。解放軍是否有專業的細菌戰部隊?它們的編制和教戰準則是什麼?外界目前無從得知。

武漢肺炎病毒是生化武器?

上述有關肺炎病毒來源的陰謀論雖缺乏事實和科學依據,但在中國社會從未停止過,一來是中國政府決策不透明,二來是中國民族主義情緒逐漸高漲,以及宣傳部門有意製造的反美主義運動。

中國武漢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醫師病逝,在中國網路上掀起「自由言論」的滔天巨浪,甚至有網友貼出中國國歌歌詞「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但被官方警告並封鎖。「新公民運動」發起人、憲法學者許志永二月四日在網路上撰文要求「習近平讓位」,但據傳許志永在十五日已在廣州被捕。

熟悉北京政壇的人士指出,中國民怨主要看疫情,如果兩個月內疫情回落,民怨就不是問題。境外媒體誇大了民怨程度,忽視了中共的社會維穩能力,所以信息往往不準確。中共對社會的管控能力,以及社會對中共的服從性大大出乎意料。這次疫情也是對中國應對戰爭能力的檢驗。

中國內部失火,習近平還要周圍鄰居安心。習近平二月七日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通電話,表示有信心打贏「人民戰爭」,預估疫情四月結束。

習近平還曾與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Salman bin Abdulaziz Al Saud)等國家領袖通電話,表示有能力戰勝疫情病毒;柬埔寨首相洪森還到北京會見習,表達力挺之意。

習近平指揮武漢疫情
習近平指揮武漢疫情

武漢肺炎疫情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外界大多認為是後者。毛澤東時代死亡三千八百萬人的三年大饑荒(一九五九至六一年)也被視為一場慘痛的人禍。

是天災還是人禍?

新華社前高級記者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說,當年大饑荒不是天災,完全是人禍,其中一個原因是毛澤東推行冒進的人民公社及大躍進後,整個社會缺乏糾錯機制:「極權制度下,最高統治者壟斷了一切信息,控制了一切輿論。他主觀上想控制百姓的耳目,客觀上也就封鎖了自己的耳目。」

習近平政權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從前期隱瞞延遲,中期封城鎖區、堅壁清野,現在則是在疫情高峰期急於復工。習近平指派親信入主疫區,是否有利於救災尚待觀察,但讓習近平頻頻判斷失誤的是,缺乏糾錯機制的集權體制與懶政怠惰的官僚機器。而與病毒的「人民戰爭」勝負未定,但習近平已藉由「完全的人事調度」狠甩失權流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