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促轉會追出林宅血案新證,威權當局可能涉案

2020-02-19 15:00

? 人氣

身兼促轉會委員的律師尤伯祥(右)表示,根據檔案,情治機關至少透過四種方式監控林宅。(柯承惠攝)

身兼促轉會委員的律師尤伯祥(右)表示,根據檔案,情治機關至少透過四種方式監控林宅。(柯承惠攝)

四十年前的二月二十八日,美麗島大審在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景美看守所)開調查庭,當天下午受審人之一的林義雄位於信義路三段的住家發生滅門血案。四十年過去,兇手未明,林宅血案成了威權時期重大疑案之一。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林宅血案四十周年前夕,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重回已轉做國家人權博物館的景美看守所舊地,揭露透過檔案發現的新事證,直指當年情治機關長期監控林宅,並銷毀案件重要證據,因此不排除情治機關可能涉及林宅血案。

林宅血案偵查報告。(翻攝自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
林宅血案偵查報告。(翻攝自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

國安局銷毀理由「不知發生血案」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午,林義雄關押在看守所,家中遭人入侵行兇,六十歲的祖母和林義雄一對雙胞胎女兒皆喪命,僅存大女兒林奐均。案發後,刑事局隨即成立專案調查小組偵辦,並將兇嫌鎖定為黨外或國際陰謀分子、海外台獨或台共。當年在台灣收集博士論文材料的澳洲籍哥倫比亞大學研究生家博(Bruce Jacob)也被指為兇嫌,限制出境兩個多月。但真兇始終沒能落網。之後包括監察院、高檢署等單位也曾四度重啟調查,仍舊一無所獲。

當年官方是否監控林宅?若有監控,怎還能有人闖入犯案?官方始終否認監控,強調美麗島相關人員等已入獄,沒必要監控剩下的老弱婦孺。這一疑點懸宕了四十年未解。

這次促轉會的調查報告便企圖釐清當年究竟有無監控。「根據檔案,我們發現情治機關至少透過四種方式監控林宅。」身兼促轉會委員的律師尤伯祥解釋,檔案資料顯示,當年情治單位透過線人、竊聽電話、裝設竊聽器和人員跟監等方式,從美麗島事件前便對林宅長期監控。

循線破解跟監者身分卻已離世

促轉會也進一步發現,當年偵辦的專案小組也知道國安局監聽林宅電話。案發當時,曾有人從林宅撥出一通電話到金琴西餐廳「找一位王先生」,這通電話很可能錄下了兇嫌聲音。專案調查小組隨即向國安會要求保存這份電話錄音,「但是國安局卻說已經銷毀了,且銷毀的理由是『不知道林宅發生血案』。」尤伯祥說道。

林宅血案現場圖。(翻攝自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
林宅血案現場圖。(翻攝自林義雄宅血案調查報告)

長期監控林宅的國安局怎可能會不知林宅出事,透過檔案,促轉會推論情治單位有可能是案件主導者,或是與情治單位有關聯者所為。只是現階段的檔案仍不足以指認出兇手,「因此我們也不排除銷毀錄音帶真是純屬意外。」尤伯祥解釋。

塵封多年的舊案終於找到一絲絲曙光,「但我們不能說這份調查就是終點,甚至連起點都不算。」尤伯祥說,這是促轉會現階段在有限人力與時間下,能給台灣社會的一份交代。

追尋真相是場和時間競逐的賽跑。促轉會委員葉虹靈說,為了釐清有無監控,調查過程研究人員上天下地查核。像是研究人員曾在卷宗中發現一筆紀錄,寫著某天深夜林宅外頭有個人影在抽菸,當時林家人直覺那是「來顧的」,而卷宗裡指稱這人是「守望相助隊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