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世岳觀點:當川普現象成為「黑天鵝」,北京在盤算甚麼?

2017-03-07 06:40

? 人氣

川普首度在國會兩院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說。(AP)

川普首度在國會兩院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說。(AP)

自川普「爆冷」入主白宮迄今,一連串爭議性極大的政策,似乎讓越來越多的人相信,「川普現象」將成為本世紀最大的「黑天鵝」。

所謂「黑天鵝」是指,一種超乎大多數人預期或出現機率極低的現象,這種現象一但出現往往會帶來極大的改變或衝擊。但我們認為,黑天鵝效應對於政策規劃最重要的啟示,不在於黑天鵝會不會發生,或者何時發生,而是當黑天鵝現象發生後,我們應該如何因應它:一種可能的方法是把「異例內化」,這是指在既有的架構下,重新詮釋或修正原有的理論架構,來包容這個異例,目前我們看到部分人士在重思「全球化」,或反思「自由民主」理論可以歸類在這一個選項;另一種可能的方法是,讓黑天鵝效應所帶來的影響成為「新常態」,這是指讓原先的少數現象多數化,由此帶來整體結構的變遷,異例自然消滅。

目前,北京政府異常低調地面對川普現象,或許一種新的國際關係「新常態」正在悄悄醞釀中。

美、中之間的霸權爭奪是否會在21世紀塵埃落定,是許多國際觀察家關注的觀點。國際關係理論中的「霸權穩定論」告訴我們,現實主義所稱的「權力均衡」(balance of power)並不會帶來真正的穩定,只有當權力的分布是不均的,某一個大國成為單一霸權時,才能真正帶來秩序的穩定。二次戰後約半世紀的時間中,美蘇兩大霸權在核武的相互保證毀滅下,各自維持了東、西兩大世界的穩定,1990年蘇聯覆滅後,美國成為單一霸權,但隨著中國「入世」後國力的增強,「權力轉移」是否會在中美兩國間以戰爭的形式達成,始終困擾著中國是否能「和平崛起」。

美國總統川普(AP)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風傳媒合成)
美國總統川普(AP)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AP)(風傳媒合成)

「中美國」(Chimerica)概念的提出,一度試圖為中、美兩國的和平共存找出理論的根基;而2010年起中國提出的「新型大國關係」,標榜「不對抗、不衝突」也與此遙相呼應。但強權國家的擴張本質,讓中國古諺中「一山難容二虎」的隱憂揮之不去。因此,如果能讓既有的霸權國家認為,維持霸權所付出的代價,遠超過所能得到的預期利益,霸權體系將自然瓦解,權力也能和平轉移,這對期待「兩個一百年」達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北京政府而言,「川普現象」或許可能是一個契機。

當代美國霸權的建立與維持,不能忽略美國領袖人物的遠見與領導。美國霸權的內涵,除了強大的軍事實力外,它一手建立的國際經貿、金融體系,以及提倡自由、民主、人權等所構築的軟實力,這些軟、硬實力的層層構築,使得1970年代以降的美國雖然不斷面臨各種危機與挑戰,但霸權的地位始終難以輕易被取代。

我們認為,美國霸權的延續很大原因繫於,戰後歷任的美國領袖始終都有著強烈的意志,同把「美國的強大」做為最重要的國家目標。川普總統雖然高舉「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大旗,但一連串的作為卻無法讓人輕易導向美國的富強。

舉例來說,做為一個移民的大國,川普祭出一道又一道的「禁旅令」,撕裂原本已相當脆弱的族群關係;新聞自由是民主的根基,但川普的白宮公開排除特定媒體的採訪;精準的情蒐可以制敵機先,但川普一再敵視情報系統;美國的經濟發展歷程,已從工業化邁向高科技產業與金融服務業,但川普「雇美國人、用美國貨」的主張,排除全球多邊自由貿易,走回傳統工業與保護主義的老路;更不用說,美國的國際地位除了仰賴數目龐大的海外軍事基地外,更有賴於友美盟邦的支援,但川普政府接連對傳統盟邦的控訴,將讓美國與其他親美國家越離越遠。

而這一切都建立在川普自我定義的「美國優先」,以及基於川普在選戰期間不斷宣揚的「成本-效益」考量下,川普的思考似乎指向一個結論:維持美國的霸權太昂貴了,美國要走自己的路。

川普現象有機會在歐洲「複製」,這或許是北京政府看到的另一個發展「機遇」。早在川普當選前的英國脫歐,以及目前瀰漫整個歐洲的民粹主義思潮,歐盟的瓦解、歐元的崩潰似乎並非完全難以想像。當美國無力也無意願繼續擔負起霸權國家的角色,而唯一有機會競逐霸權的大一統歐盟也內憂不斷之際,「置身事外、旁觀樓起樓塌」不失為北京的一個戰略選擇。當然,世局是否真能如中南海所願的發展,仍存在許多變數,但做為可能的戰略想定之一,值得各國(包括台灣)決策者深思熟慮。

*作者為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部副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世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