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從歐巴馬到波頓,誰真正瞭解台灣民意?

2017-03-04 06:30

? 人氣

美總統總統川普外交智囊、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波頓投書表示,應該要重新審視「一中」原則,且考慮駐軍台灣(AP)

美總統總統川普外交智囊、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波頓投書表示,應該要重新審視「一中」原則,且考慮駐軍台灣(AP)

近三個月,接連有兩位美國重量級人物對台言論值得大家重視。一位是前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另一位是美國新總統川普的重要外交智囊,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波頓(John Bolton)。

歐巴馬去年12月17日在卸任前的一次記者會中,小心翼翼地說:「台灣人一直以來都同意,只要他們能繼續運作,有某種程度的自治權,他們就不會進一步宣佈獨立。」而波頓,這位美國新總統川普的重要外交智囊,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前幾天(2/27)接受媒體專訪時指出:「一中政策,制訂於1972年尼克森訪問中國時,早就與歷史脫節(ahistorical),不能反映東亞目前的現實,台灣人已一面倒的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該是美國採取建設性清晰的時候了,我們支持台灣人民。我們支持他們獨立於中國之外,持續擁有自己的政府。」顯然,歐巴馬和波頓兩人不僅對台灣人有不同的認知,對美國長期奉行的「一中政策」也有不同觀點。

且先不談美國是否應繼續奉行冷戰時期以來的一中政策,兩位美國重量級人士對台灣人的不同認知,就很值得深入討論。根據我對台灣民意的長期觀察與研究,我可以說,波頓遠比歐巴馬瞭解台灣人;甚至,我要說,歐巴馬對台灣人的瞭解其實是停留在七十年前的印象。七十年前的印象,就是二二八事件發生前的印象。當然,以美國總統之尊對台灣人的認知出現如此巨大的落差,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為什麼我說波頓比歐巴馬瞭解台灣人?因為,波頓說「台灣人已一面倒的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這個說法完全正確,有堅實的科學數字為證。

當前台灣人的民族認同

表-1呈現了2016年5月台灣人民的民族認同狀況,在台灣一千八百多萬成年人當中,80.8%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8.1%自認為自己是中國人,7.6%自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3.5%不知道、其他或拒答。換言之,台灣的民族認同到了2016年呈現了一面倒的狀況,台灣認同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台灣認同者的數量已經是中國認同者的10倍。

台灣人民族認同的轉變:從分歧到共識

表-1呈現了2016年5月台灣人民的民族認同狀況,在台灣一千八百多萬成年人當中,80.8%自認為自己是台灣人,8.1%自認為自己是中國人,7.6%自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3.5%不知道、其他或拒答。換言之,台灣的民族認同到了2016年呈現了一面倒的狀況,台灣認同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台灣認同者的數量已經是中國認同者的10倍。

表一
表一

台灣人民族認同的轉變:從分歧到共識

表2和圖1、圖2、圖3具體呈現了過去二十六年來台灣內部兩種民族認同力量的消長。現簡要敘述如下:

表二
表二

第一、在台灣認同者方面,從1991年到2016年,二十六年間台灣認同者增加了67.3個百分點。這無疑是一個革命性的大躍進。從1991年僅佔13.5%開始,1993年成長一倍達26.8%,1996年再躍升13個百分點達39.6%,1999年43.5%,2002年50.2%,2005到2008年上昇並維持到60%左右,2011年73.7%,2016年80.8%,創下了一個新的歷史記錄。

第二、在中國認同者方面,從1991年到2016年,約四分之一世紀間,中國認同者從1993的高峰期到2016年共減少了25個百分點。從1991年佔12.9%開始,1993年急遽成長約20個百分點達33.1%,1996年又大幅下滑18個百分點,只剩14.8%,1999年上升8個百分點,到達22.9%,自此一路下滑,到馬英九政府時期,只剩下個位數。

第三、在台灣與中國雙重認同者當中,從1991年到2016年,二十六年間雙重認同者減少了約65.5個百分點,這也是一個革命性的大轉變。1991年具有台灣與中國雙重認同者多達73.1%,但隨著大環境的推移,島內與兩岸的政治角力加劇,從1993年急遽下滑約40個百分點,1996年第一次台灣總統大選過後,又爬升了約10個百分點達43.1%,1999年再下滑13個百分點,從此以後就一路走跌,到了2016年5月只剩個位數,7.6%。

圖1: 台灣人認同:1991—2016。
圖1: 台灣人認同:1991—2016。
圖2: 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1991—2016。
圖2: 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1991—2016。
圖3:中國人認同:1991-2016。
圖3:中國人認同:1991-2016。
圖4:台灣人的整體民族認同:1991-2016。
圖4:台灣人的整體民族認同:1991-2016。

我們究應如何理解這一巨大轉變的出現?我在二十年前曾對台灣認同問題做出以下的觀察與提問:『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認同之爭,是當前台灣政治上最根本的問題。它未來如何演變,將重大地決定台灣的命運。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認同之爭,一方面是理念之爭,另一方面則是一場超級的政治角力。結果究竟何種認同將脫穎而出,壓倒另一種認同?』

我所說的『超級政治角力』指的正是當時象徵台灣本土勢力的民進黨和『國民黨外來政權』之間的角力。20年後的今天,台灣社會已經經歷過六次總統大選、七次立委選舉,其中包括了三次政黨輪替執政,時至今日,結果已經很清楚,台灣認同獲得壓倒性的勝利。回顧上個世紀1990年代初期,台灣正處於解嚴後逐漸脫離威權統治的年代,自由化與民主化的浪潮不斷湧現,本土化的聲音和力量也逐漸由小變大,但相對於中國認同聲勢之浩大,台灣認同的力量是非常微弱的。如今出現這種大規模的認同移轉,台灣認同成為新的主流民意,反映的是一種來自社會內部真正的『寧靜革命』,一個大時代的轉變。那是一個心理層面的民族認同大轉化(great transformation),在性質上是不可逆轉的。

數字會說話,波頓對了,歐巴馬錯了。從這一點來看,外交部應該積極向國際社會,特別是對美、日、歐盟,傳達正確的台灣民意,扭轉類似歐巴馬的認知錯誤(Obama fallacy),才能在根本上減少對台灣的傷害,維護台灣的利益。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東吳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