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5個港口拒收,千名「海上人球」飄流13天......柬埔寨終於同意靠岸,「威士特丹號」乘客可以回家了

2020-02-13 15:10

? 人氣

經過長達13天的漂流,荷美集團「威士特丹號」郵輪13日上午抵達柬埔寨南端的施亞努市港口。(AP)

經過長達13天的漂流,荷美集團「威士特丹號」郵輪13日上午抵達柬埔寨南端的施亞努市港口。(AP)

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延燒,載有1455位遊客、802名船員的荷美集團郵輪「威士特丹號」連續遭到5個港口拒絕停靠,淪為「海上人球」。經過長達13天的漂流,郵輪13日上午抵達柬埔寨南端的施亞努市港口,漫無目的的旅程終於告一段落。船上公關發表聲明:「我們已經收到所有批准,非常感謝柬埔寨當局的支持。」

在過去的幾天中,郵輪乘客的情緒像是在坐雲霄飛車一樣,它被一個港口又一個港口拒絕,從失望到絕望,從恐懼到只好苦中作樂。威士特丹號(Westerdam)預計在港口停留幾天,乘客將搭乘包機飛往柬埔寨首都金邊,各自返鄉。荷美航運集團(Holland America Line)將支付所有乘客的旅費,該公司說,船上所有人員尚無新型冠狀病毒病例,也尚未被隔離。

經過長達13天的漂流,荷美集團「威士特丹號」郵輪13日上午抵達柬埔寨南端的施亞努市港口。(AP)
經過長達13天的漂流,荷美集團「威士特丹號」郵輪13日上午抵達柬埔寨南端的施亞努市港口。(AP)

「海上人球」的漂流之旅

根據郵輪信息網站「CruiseMapper.com」,威士特丹號於1月16日從新加坡出發,展開為期30天的巡遊,中途曾在泰國、柬埔寨、越南停泊。2月1日抵達香港後,開始遭到各國拒絕靠岸,因為當時香港已經至少有50起確診病例,引發人心惶惶。

菲律賓拒絕讓該船進行定期港口停靠,接著它北上,4日來到台灣高雄港短暫停留,有數千名旅客經檢疫後下船,隨後被拒絕停靠基隆港。該船原先要駛向上海,但臨時將巡遊結束地點改為日本橫濱,不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下令拒絕讓郵輪靠岸。

郵輪不斷尋找可停靠的港口,卻傳出它4日停靠高雄港時,有38名旅客曾出現咳嗽、發燒等呼吸道症狀,由於船上缺乏檢驗儀器,因而疫情並不明朗,各國更難以放心允許船隻停泊。對此荷美集團7日發表聲明:「沒有理由相信船上有任何冠狀病毒病例。」然而,總部位於美國的荷美郵輪還遭到美國屬地關島拒絕靠岸。

威士特丹號(Westerdam)郵輪4日在高雄的入港紀錄。(JD Lasica@flickr/CC BY 2.0)
威士特丹號(Westerdam)郵輪4日在高雄的入港紀錄。(JD Lasica@flickr/CC BY 2.0)

在即將絕望之際,泰國給予威士特丹號一絲希望,該郵輪定於13日停靠林查班市(Laem Chabang)港口,不過泰國當局的政策11日出現髮夾彎,副總理阿努廷(Anutin Charnvirakul)宣布禁止該郵輪停泊,乘客下船返鄉的希望又一次落空,預定從曼谷搭機返國的旅客,只好退票。

來自密歇根州的乘客穆斯(Steve Muth)告訴《今日美國》(USA TODAY):「每次又有國家拒絕我們時,每個港口似乎都在說『我們為什麼要接納這群沒有人想要接收的人呢?』」

彷彿無止盡的旅程,與不斷蔓延的恐懼

在一切都沒有定論之前,威士特丹號的乘客體驗了人生百味。來自英國的旅客歐莉維亞(Lorraine Oliveira)接受《今日美國》採訪指出:「乘客百感交集,有沮喪也有憤怒。」她說,所有乘客都量過體溫,她相信大家都會沒事,因為每個人很勤奮洗手、消毒,此外船上乘客並沒有遭到隔離,能自由地「苦中作樂」,沒有聽說船上有人生病。

遊客柯比(Christina Kerby)在推特(Twitter)發文指出:「在這裡當俘虜還不算糟,我正在髮廊做頭髮,等等要去吃大餐。」她分享許多在郵輪上享樂生活,做瑜伽、晨間上健身房、看表演秀、歡樂跳舞等等,在網路引起熱烈迴響。她表示:「我們在船上,就是吃、喝、做運動、游泳、看歡樂秀及聽音樂,可以找樂子的活動不缺。」

但是,被困住的不確定感仍喚起強烈的情緒。歐莉維亞說,她的9歲、16歲孩子有些焦慮,「我們努力將情況輕描淡寫,讓他們安心。我最小的孩子一直問,我們是不是會死」。不少乘客的親友擔心他們難以返家,在社交媒體上呼籲各國政府協助救援,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呼籲各國政府尊重「旅客的尊嚴和人權」。

遊輪行程緊湊,本來就經常靠泊岸補給,通常不會攜帶太多額外物資出海,因此船上食物、飲水、燃料等物資不排除有用盡風險。穆斯說,一直無法靠岸,讓他相當恐懼,「我們該去哪裡?看看地圖,如果連泰國都去不了,我們還要至少被困上幾天,也許1周到2周,直到找到一個可以接受我們的港口。人們的恐懼感似乎無法獲得擔保,這讓我們感到困擾」。

威士特丹號(Westerdam)郵輪。(威士特丹號官網)
威士特丹號(Westerdam)郵輪。(威士特丹號官網)

病患急需醫療服務

有些乘客則是急需醫療物資與治療,25歲的美籍船員威莉特(Rebecca Willett)自去年9月起在威士特丹號上擔任古典樂鋼琴師,她並非罹患武漢肺炎,而是更為緊急的卵巢囊腫破裂。有急性劇烈腹痛、大量出血的症狀,嚴重者須即時動手術處理,否則可能引發休克甚至死亡。

威莉特的父親史考特(Scott Willett)告訴《今日美國》:「她試著用船醫提供的藥物來抑制疼痛。船醫和她的私人醫生(通過電話交談)都建議她接受超音波檢查,以確定囊腫破裂的程度,確立下一步該怎麼治療。」

但是威士特丹上沒有超音波設備,史考特擔心,船醫根本沒辦法了解他女兒的狀況,他在推特上像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求助,「祈禱能迅速解決問題,讓她獲得適當照護,盡快返家。」

受武漢肺炎危機影響的郵輪「威士特丹號」,已停泊柬埔寨結束海上漂流。(AP)
受武漢肺炎危機影響的郵輪「威士特丹號」,已停泊柬埔寨結束海上漂流。(AP)

終於可以返家!乘客:太好了,快沒國家可去

歐莉維亞與她的家人聽到柬埔寨允許威士特丹號乘客下船的消息時,感到如釋重負。另一名乘客漢森(Stephen Hansen)則笑說,這件事讓他又重拾希望,畢竟「我們已經快沒有國家可去」。至於史考特,一想到女兒就快返家,他對新計劃充滿期待:「如果一切順利,女兒可能會在星期五(14日)晚上就回到維吉尼亞(Virginia)。」

遊客柯比告訴新聞網站「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乘客們得知柬埔寨願意讓他們停靠時,各個興高采烈,也感謝荷美公司讓他們回得了家,遊客也「跳舞慶祝」在威士特丹的最後一晚。

預定於2月15日從日本橫濱出發的下一次預定巡航已經取消,郵輪公司正在評估,2月29日出發的郵輪是否會受到亞洲各國港口禁停的影響。

經過長達13天的漂流,荷美集團「威士特丹號」郵輪13日上午抵達柬埔寨南端的施亞努市港口。(AP)
經過長達13天的漂流,荷美集團「威士特丹號」郵輪13日上午抵達柬埔寨南端的施亞努市港口。(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