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司改大問題─距離人民太遠,距離網民太近

2017-02-24 06:30

? 人氣

蔡英文總統直言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議題準備「不及格」,她都看不懂。(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直言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議題準備「不及格」,她都看不懂。(蘇仲泓攝)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分組會議上路,第一場會議,召集人林子儀就笑談蔡英文總統看了籌委會準備的議題資料,「直言不及格」,林子儀轉述蔡英文的評語:「不要說一般人看不懂,我也看不懂。」結果引來一陣批評:看不懂的會,還要急乎乎的開?

第二場會議才開完,召集人瞿海源就忍不住開罵,「檢察官沒調查就放消息,法官沒事實根據就做判決!」他甚至直言,法官跟檢察官本身就是「要被改革的團體」,其言之重,莫怪有與會的法官代表直言,是抱著被改革的忐忑之心出席會議。

瞿海源之怒不是沒有原因,會議正式舉行前的推荐委員過程,一再被指為「黑箱」,檢察官對於可能在會議後「降」為「行政官」反應強烈;法官協會則多次聲明,對司改國是會議從建言到直接批評為「名不符實」的「司改大戲」,只差沒罵這場「大拜拜」是亂拜一通。

司改國是會議全程錄影,事後播出,現場並安排手語翻譯。(YouTube截圖).jpg
司改國是會議全程錄影,事後播出,現場並安排手語翻譯。(YouTube截圖)

到底該是「人民的司法」?還是「國家的司法」?

「司法改革首要強化法治精神,尤其要站在人民的立場,落實司法審判的公平,真正做到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法治精神是民主政治的基礎,如果如果司法審判不能得人民充分信賴,民主政治勢必受到嚴重斲傷。」─1996,李登輝。

「司法的尊嚴是民主政治與社會正義的堅強防線。一個公正、獨立的司法體系不僅是社會秩序的維護者,也是人民權益的捍衛者。」─2000年,陳水扁

「司法必須獨立,但絕對不能孤立,更不能背離人民對司法正義的合理期待。」─2012,馬英九。

「司法必須回應人民的需求,不再只是法律人的司法,而是全民的司法。司法改革,也不只是司法人的家務事,而是全民參與的改革。這就是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2016,蔡英文。

對比十七年前的全國司改會議,這次國是會議受到的期待顯然大有落差,然而從與會組成員超過半數是「非法律人」,對「回應人民需求」之作為不能說不誠懇,然而,誠如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所言,「這是在講啥小?」他說司法不可以是「國家的司法」(成為國家機器的整人工具),更不可以是「人民的司法」(民粹辦案),「司法改革的大方向、大原則只有一個目標,就是達成正義!」施明德所言甚是,唯一的問題是:正義豈是國是會議能達到的?

20170216激越與死滅-二二八世代民主路新書發表會.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陳明仁攝)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強調,司法既不該是「國家的司法」也不該是「人民(民粹)的司法」。(陳明仁攝)

蔡英文說她看不懂各組準備的議題,對一般人而言,可能不是看不懂、而是看不到的問題,分組之下的討論議題鉅細糜遺,並未上網,各組第一次會就形同「準備庭」,逐一檢視哪些題目要討論,哪些題目交回(司法)院(法務)部提方案,會議翻來覆去如何讓非法律人搞懂,以達到討論的目的,莫怪基層法官以「跟農婦談雲端」來形容司改的分組議題,就是不知道同樣表達看不懂的蔡英文,是否也是基層法官列入的「農婦」之列?(附帶一提:網路時代,農婦未必見得不懂雲端,甚至可能是很懂得運用雲端以行銷生財者)

司改不是司法人的家務事,卻可能成為茶壺風暴

法律專業到底要做到多淺白?可以討論,現在也沒人會沒事寫文言文,重點不是文字看不看得懂,是心證有沒有標準?能不能服人?司改會議大概也訂不出一個法官共守的心證標準,只能靠累積,如何累積?只能靠檢察官和法官起訴與論罪與否講出一個道理,沒道理用白話文也白搭,有道理文言文也不怕說服不了人。

什麼樣的司改符合現代需求?一、檢察官不能以起訴為業績;二、法官不能以重刑為業績;三、無罪證據不能靠當事人自證;四、還有做為國家公訴與裁判者,「無罪推定」當為最高指標;五、封建時代不可錯放一人,民主時代不可錯殺一人,就這麼簡單,應該也是白話文。但對一般人民而言,五項都嫌太多,他們只要一個有冤得報,有罪得當,偏偏這肯定不是司改國是會議能處理的,因為個案不能談,通案談不了。

審檢之外,大法官要承擔憲政秩序、甚至政治社會秩序的責任,不當黨產處理有爭議、年金改革有爭議、甚至婚姻平權法案有爭議,大法官不能迴避終局裁判的釋憲責任,釋憲比公投的社會成本還低,承擔一次兩次,國家的爭議在黨爭之中,終究能找到解決之道,則司法的公信力自會累積。

司法院長許宗力是司改國是會議第2組討論司法院職權相關議題的委員,在這組20日的第1次會議上,許宗力提出數項建議。(YOUTUBE截圖).JPG
司法院長許宗力要為血汗法官爭議員額不受總員額法限制。(YOUTUBE截圖)

對比十七年前後,司法的問題不在距離人民太遙遠,相反的,可能太接近。即使人民觀審還在試行階段,參審或陪審很難講到底行不行得通,不論是重大指標案件或社會矚目案件,檢審啟動前,網民就隨伺在後(包括媒體),各種批評如潮水般湧至─社群網路,從起訴到判決,檢審的壓力遠遠超過往昔。政治壓力好擋,爆個料壓力就轉到施壓者;民意壓力難擋,網民搞肉搜就吃不消,沒人想頂著「恐龍法官」的帽子判案。司改國是會議才召開,網路就有「起底」籌委和委員的爆紅文章,「國是會議」委員這頂高帽子,立刻被打下雲端。

如何減輕檢審過勞的壓力?司法院長許宗力主張法官員額不受總員額法限制,法務部長邱太三要錢要人要資源,和人民要求的公平審判有冤平反,天差地遠。想想當年翁岳生院長為司法官爭取終身優遇以養廉到底達成目的了沒有?貪官我自貪,一個貪檢貪審,毀掉的就是整體司法形象。司法信賴度從十七年前的前三名掉到如今的倒數三名,不是沒有原因。

要減輕案件壓力,要從源頭開始改變民眾好興訟的「惡習」,沒事跑什麼法院?以前法院為民眾公證結婚,還有喜事可辦,結婚改登記制之後,現在的法院叫「官非之地」,不是被告就是告人,貼這麼近幹嘛?蔡英文看不懂司改議題,問題不大,萬一司改國是會議最終搞出檢審員額大爆量,檢察官法官滿街走,或者檢審大亂鬥,蔡英文保持距離反而安全些,為雲裡霧罩的司改挨罵,那就太倒楣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