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教授兼差頻被彈劾》兼行政職又兼差違法 《公務員服務法》阻撓產學合作

2017-02-18 09:00

? 人氣

2016年就有高達19位國立大學教授因兼任學校行政職,適用《公務員服務法》,卻同時在校外兼職,違反公務員「不得經營商業」規定遭監察委員彈劾。圖為台大校園,與事件無關。(資料照,風傳媒攝)

2016年就有高達19位國立大學教授因兼任學校行政職,適用《公務員服務法》,卻同時在校外兼職,違反公務員「不得經營商業」規定遭監察委員彈劾。圖為台大校園,與事件無關。(資料照,風傳媒攝)

新年剛過,但對部分國立大學教授來說,實在難過!光是2016年,就有高達19位國立大學教授因兼任學校行政職,適用《公務員服務法》,卻同時在校外兼職,違反公務員「不得經營商業」規定遭監察委員彈劾,如今已有16名教授被公懲會申誡,功過不得相抵,等於一輩子留下汙點;可怕的是,這還不是句點,新的一年,還有更多教授等著排隊被「彈劾」。如此龐大的數目,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國立大學教授兼行政職 適用《公務員服務法》

國立大學教授是公務員嗎?這得從法律看起,教育部與銓敘部於1992年曾對於公立學校教師是否為公務員有不同見解,因此聲請釋憲,大法官做出第308號解釋,明定「公立學校聘任之教師不屬於《公務員服務法》第24條所稱之公務員。惟兼任學校行政職務之教師,就其兼任之行政職務,則有《公務員服務法》之適用。」

公務人員因掌握行政決策、主導產業政策的規劃督導,自然不得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公務員不得經營商業或投機事業」,以免透過職權之便圖利;但大學教授呢?根據大法官第308號解釋,公立學校教授不適用《公務員服務法》,但若其兼任行政職,如院長、所長後,其「兼任之行政職務」,就如同公務員般應受規範。

20170104-SMG0045-003-前總統馬英九4日傍晚前往銘傳大學演講,不少學生排隊進場。(蘇仲泓攝)
公立學校教授若是一般傳道、授業、解惑,與學生課業討論,不適用《公務員服務法》,但若其兼任行政職,就如同公務員般應受規範。(資料照,蘇仲泓攝)

曾有第四屆監察委員提出,很多大學教授兼任行政職又兼差,要求審計部全面清查,審計部便從去年開始陸續發函各部會清查公務員違法兼職情況。收網結果就是一批一批的大學教授紛紛因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3條規定,被傳喚至監察院答辯,確定構成《公務員懲戒法》第2條規定應受懲戒,因此提案彈劾並送公懲會懲戒。

公懲會懲處不得抵銷 成職涯污點

公務員一旦被送入公懲會,不管是記過、申誡,不像在任職機關內被處分,用小功就可以抵銷,只要是受公懲會懲處,功過不得相抵,只要被彈劾的公務員,紀錄會永遠存在,不會抹除。大學教授被彈劾,無疑是讓他們在公立學校或公部門的職涯路上增添莫大陰霾。

大學教授兼任行政職,始適用《公務員服務法》,若同時在外兼職,即被視為違法遭彈劾,這樣的線性思考方式,便是去年19位加上今年5位,目前共24位教授遭彈劾的背景,從彈劾案文也可看出,許多教授並不知兼行政職又校外兼職已經觸法,想用此求情,但因為「公務員不得因不知法律而卸責」而答辯未果。

教授落淚「產學合作為讓學生實習,沒拿半毛錢」

就有監委私下透露,有的教授還講到掉眼淚,說是為了產學合作去輔導一間公司,讓學生去實習,並沒有拿半毛車馬費,「一天也不行,只要重疊到一天,得在接受派令之前就辭掉,這個法有點沒彈性。」

綜觀監察院網站的彈劾案文,遭彈劾的24位教授校外兼職名目百百種,有的是受親友委託兼任董事、有的是設立公司是為給予助理工作經歷並支付薪水、有的正是協助新創科技公司站穩腳步且無支薪,但也有些案例的確是有支薪,甚至是任職學校與任職公司有交易往來、擁有20%以上的公司股份,從案例上來看確實難以找到一個平衡點,判斷這些教授兼職與校內職務有無「圖利」。

交大教授俞明德認為 職務範圍才適用

大學教授兼任行政職,在大法官308號解釋下,究竟哪個「職務」是在《公務員服務法》的適用範圍內?綜觀24個案例,絕大多數教授在不得因「不知法而無罪」情況下,都默認其兼職「犯行」,唯有一位交通大學教授俞明德提出一套不同於他人的答辯,他引用前大法官吳庚在其著作《行政法之理論與實用》對308號解釋的註解:「教師兼任行政職務者,其職務上行為則有該法之適用。」

交通大學教授俞明德。(取自交大網站)
交通大學教授俞明德提出一套不同於他人的答辯,他引用前大法官吳庚在其著作《行政法之理論與實用》對308號解釋的註解:「教師兼任行政職務者,其職務上行為則有該法之適用。」(取自交大網站)

俞明德認為,根據308號解釋,應該專指其兼任行政職務之「內容」為《公務員服務法》之適用;換句話說,俞明德認為大學教授在兼任行政職為《公務員服務法》的適用範圍,應是指其行政職,如院長就是負責學院的人士、課程、招生與協調統合等行政事項,院長職務的範圍才應受該法適用,而非校外的兼職。

雖然俞明德在答辯過程做出上述辯解,但監察院的調查終究還是做出彈劾的結果,但該彈劾案文中並沒有明確否定俞明德的說法,只是稱「尚與歷年銓敘部函釋及司法懲戒實務見解未合。」

2016年調查19位 16位申誡、1位記過、2位未定

司法院網站也已於17日正式登出俞明德的懲戒結果,同樣被記申誡,如同其他大學教授一樣,若算進俞明德,2016年遭調查的19位教授,就有16位教授申誡、1位記過,只剩2位懲戒結果尚未出爐。

有監委私下表示,俞明德案不同於其他案例,經手監委花了數倍時間在討論、翻閱資料,最終仍認定大法官的方向不是如此,確認範疇,才回到原來的方向,但這不只是一兩位委員的事,而是要經過委員會討論的通案,院內討論了很多次,最終還是做出彈劾結果,「這是我們的工作,還是要把工作做好。」

監委王美玉提出 是否能為教授解套

為此,今年1月24日監察院一年一度的工作會報上,內政及少數民族委員會召集人王美玉便公開拋出疑點,認為308號解釋中的「其兼任之行政職務」的定義究竟為何?是否代表若大學教授兼任院長,其適法的行政職務僅限學院之人事、課程或招生等行政事務,而與專任教授兼任校外的產學合作無關?

王美玉還指出,銓敘部2011年6月15日做出的函釋:「國立大學兼任行政職務教師,依司法院釋字第308號解釋既屬服務法之適用對象,故其除法律另有規定外,不得兼任台灣金控公司之獨立董事。」這樣的函釋「射程」又有沒有超過308號所劃的界線,看起來好像有爭議,「監察院是法律適用機關,不是解釋機關」,當法律有模糊待釐清之際,是否應該釐清308號有關行政職的教師適用《公務員服務法》的範圍?

20160914-監委針對復興航空南港空難造成重大傷亡糾正案召開記者會監委王美玉(陳明仁攝)
監委王美玉指出,「監察院是法律適用機關,不是解釋機關」,當法律有模糊待釐清之際,是否應該釐清308號有關行政職的教師適用《公務員服務法》的範圍?(資料照,陳明仁攝)

俞明德一案已點出監察委員對於這批教授違法兼職案有不同見解,雖然有委員認為「頭都洗一半了,沒有回頭路」,但也有監委開始自我懷疑「會不會我們彈劾錯了?」

依監察院標準 未來持續彈劾

19位教授遭彈劾、16位已被記申誡,可怕的是,這還不是終點,今年才剛過2個月,已經有5位教授遭彈劾,後面還有案子在排隊,眼看適法性似乎有些討論空間,而兼職卸任沒有寬限期,只能靠校方有限宣導,已發生的無法回頭,便有監委無奈地說,依照目前院內的氛圍,標準前後要一致,「可能還是會照彈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