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專文:改革針對公教,是愛護

2017-02-08 07:10

? 人氣

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軍公教團體場外抗議。(陳明仁攝)

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軍公教團體場外抗議。(陳明仁攝)

公教人員退休金的改革勢在必行,但是許多退休公教人員忿忿不平:有人認為政府大喇喇違反契約承諾;也有考試委員經過調查,認為生活貧苦的公教人員比比皆是,並非外界形容坐領高俸;還有劍指退職後的立委及政務官所領,遠遠超過一般退休公教,竟不列入首批改革。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被當成改革對象的退休公教人員,其情緒當然可以體會,但是,如果能理性一點跟他們說明,他們或許可以理解。以他們為首批對象,甚至是唯一對象,看似不公,實在是對他們的一種保護。但是,如今對他們的各種說明都是煙幕,都是推測,而且彼此矛盾,以至於他們看不到真正殘酷的政治現實。

殘酷的政治現實就是,上一代公教人員聽命於老國民黨,21世紀台灣政治主流對彼等累積了極大的憤恨。上焉者如林濁水指控他們的退休金是偷來搶來的,或沈富雄警告試圖阻撓的人要識相。這些言論乍聽刺耳,然而如果跟其他多數人的態度比起來,兩位民進黨大老所表現出的克制,都還算是溫和的君子風範。

整體而言,這種對老國民黨的恨屋及烏,要是不加以宣洩,後果難以逆料。所以年金改革雖然看似剝奪,實際則是一種大潮流下對他們的保護之舉。這個道理應該直截了當說明白,而不是用什麼不改的話年金要破產,退休公教繳少領多這種似是而非,會讓他們反感,而且他們可以據理力爭,繼續抗辯的說法。

沒錯,針對上一代退休公教發動年金改革,是因人設制,作為某種懲罰之舉。但如果回溯台灣的政治改革史,無非就是一個因人設制的鬥爭史。就像當年省長突然改成直選之後,立刻發動廢省那樣,或像國家安全會議在憲改之初就訂出日落條款,隔年卻又通過日出條款,還沒有離開就已經再生,年金改革之類的每一種改革也都有其鎖定的對象。

因此,台灣的改革從來不曾持久,恐怕年金改革還會是較為持久的一次,畢竟上一代的退休公教人員全部離開需要時間。可是,這就剛好是他們還需要政治保護的理由。在剩下的歲月中,如果繼續成為人人喊打的老國民黨的代罪羔羊,還不如花錢贖罪,安度晚年,才是更為人性。假如執意糾結在自己無罪可贖,而一再發出不平之鳴,下場必然更淒涼。

2017-01-22-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軍公教團體場外抗議-天黑後抗議群眾開啟手機手電筒-甘岱民攝
總統府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軍公教團體場外抗議。(甘岱民攝)

當年陳水扁為了選舉,大張旗鼓擺出台獨的模樣,遭到布希及其幕僚三番兩次的嚴厲批評,當時台獨群眾不也感到忿忿不平嗎?如今回想,若不是布希擺出教訓姿態,北京豈可能善罷甘休?則後果不堪設想。而布希一出手教訓,北京就沒有採取行動的正當性,於是才有陳水扁再任四年,終能完成青年世代的台獨天然化,牽制了爾後馬英九動彈不得。

中共反右的歷史,是台灣退休公教人員可以參考的另一個教訓。在中共建政後的國有化初期,如果資本家願意捐出工廠,也放棄拿定息,就不會成為攻擊對象,甚至還可能躋身民主黨派;而在57反右期間就被攻擊的,在後來文化大革命期間的遭遇,就相對溫和。也就是,能識時務者為俊傑,否則就可能成為棺材前的淚人。

東南亞土著的反華勢力,就是這麼警告當地華人的。根據土著菁英階層的主張,東南亞會週期性出現反華,要怪華人自己不放棄在經濟與文化上自詡的優越性,才導致土著社會必須要挫挫他們的銳氣。這說明何以年輕華人看到老人對中華文化懷舊,都氣急敗壞,因為必須由華人自己拋棄中華文化,才能贏取土著信任。民進黨內的外省第二代表現無不激進而傑出,同屬此理。

所以,如果退休軍公教聽到蔡總統說,沒有人要為自己的認同道歉而感到放心的話,就太掉以輕心了。固然老國民黨這一代的公教,不必為認同道歉,但是接下來不是就該好好交心了?否則,難道要主流社會終養一個錯誤的認同嗎?累積的憤恨會不會由他們的下一代來承擔呢?這不是逼迫下一代為了生存而得鬥爭父母嗎?

*作者為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