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臺灣特有極化強肉弱食的「社會退化論」

2017-02-08 06:50

? 人氣

台灣舉世少見的仇富反商造成「強肉弱食」,企業界迭受壓抑,台灣經濟更難走出困境。(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台灣舉世少見的仇富反商造成「強肉弱食」,企業界迭受壓抑,台灣經濟更難走出困境。(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臺灣大翻覆人間天道地理的「弱肉強食」法則,人為法制逆天強推「強肉弱食」,已橫致臺灣對內投資吸引力對外全球競爭力,一起斲喪頹退。

最近二十年間在臺灣逐步凸出外顯的特有極化強肉弱食的大潮趨勢,儼然臺灣變成全世界第一的「社會退化論」真正實踐者國度,正實質動見觀瞻於國際社會,已然引起國際投資人及跨國公司經理人的極大莫名駭異。

「全球最自由國家」名有虛傳

前幾天美國政府外圍組織NGO自由之家公布2017年世界自由度報告,評分臺灣的自由程度,超越美法乃至對岸中國大陸,而高列「全球最自由國家」之一。針對臺灣的自由程度,自由之家的報告祇是很薄弱地提到,臺灣的公民自由提升,以及近年媒體獨立性與學術自由表現,對於國內外社會,尤其是國際投資人最所關注的「經濟自由度」,則根本不置一語之喙。因此,看到「完全民粹治國」的公民自由提升,及壟斷媒體「報導自由」及霸凌公民網路「話語權」的行政暴力,反倒讓所有真正愛臺灣之人,倍感難堪。

一向號稱是經濟自由度(economic freedom)極高的臺灣,竟然在短短兩個世代時間內遽然逆轉成為世界第一的「強肉弱食」國度,直讓國際社會驚詫不已,也更成為過去三、四年間,國際直接投資人卻步不來,尤其是既有跨國金融服務業業者賡績拋棄營運據點出走他遷的浪潮,而本土廠商企業的時縮投資營運、總部外移另置的情況,也為之惡化。

對於已然高度全球化臺灣社會而已,竟然不與全世界市場「弱肉強食」基本法則相緊密聯結,卻逆其道反向極端化變成一個「強肉弱食」的「逆普世競爭法則」國家,甚至成為國家社會升級進步、向全球自由開放的超級反動新障礙,既挫貶了良好國家形象,阻滯國家再前進動能,也重傷了國家經濟吸引力與競爭力,質讓臺灣變成是今天世界上,除北韓、孟加拉以外,越來越鈍化滯化及落後化社會,勢必終將被歷史動力推向國際社會邊陲,成為世界市場的最邊緣化國度。

如此發展,相信絕非國家主政當局及長期理盲濫情社會民粹所預期的結果。

在臺灣「弱勢」成為市場社會最強勢

在臺灣自從李登輝「民之所欲,長在我心」成為治國理政最高準則之後,弄出了臺灣社會特有的極端理盲濫情的共產主義式社會民粹,橫行干政、霸道凌人,尤其這一大左派社會民粹,針對其理盲濫情的所謂「外人」,做了極其狹隘定義,以至養成了極端左傾敵對的「仇富反商」意識型態經濟社會新生態,「富」與「商」都成了臺灣絕不饒恕寬待的「原罪」:凡商必奸詐,致富者必黑心無良。

到了陳水扁政權,「愛臺灣魔咒」成為治國理政最高準則之後,致使李登輝時代的諸種口號、信念及屬於價值觀、思想層次的意識形態,竟一一落實成為扁政時代被中央地方政府交付必須要執行實施的行政作為或程序事項。

「仇富反商」及「弱勢優先」乃成為在臺灣普遍化的公共行政作為:過去時代口說的「撻富訐商」,便成了扁政行動的「排富挫商」行政原則;「弱勢優先」,更實化成了「祇有弱勢可以打倒強勢」的社會特權,或任何「仇富反商」行動都成為可以超越法制規範的「公然非法行動」,甚至到達「違法犯紀免罪」的地步。

「去資本主義化」大邁步「共產主義化」

馬英九輪政,並未使這種邪惡左傾的態勢獲致扭正改善,反而更以「追求正義」的令名作幌子,竟更加持續地惡劣化了李扁的邪說魅行,直讓「仇富反商」以及「弱勢獨尊」的新意識形態思想與行政措施,在兩屆八年任期中逐一透過制法修法入法,成為臺灣經濟社會體制更加「去資本主義化」而大步邁向「共產主義化」地極化激進發展。有些保守主義評論,咬定馬英九八年不但沒有振作復興黨國,反而是一個實質幫助綠營敗亡了國民黨,實質消滅了中華民國的最大歷史罪人;今日反觀之,這樣子的評論,似乎並非是全然無的放矢之說。

洎自蔡英文「坐天」,愈發加碼扭變了馬英九「公平公義」之說,轉成為徹頭徹尾魔鬼化的「轉型正義」,不但加重加強「仇富反商」及「弱勢至尊」在行政、法制乃至司法程序上,更加無限上綱的進行「絕對排他性」,甚至可以到達根本違憲毀憲的地步。

處處保障「非法濫行的假弱勢」

蔡英文政府的勞動法規,使「弱勢」勞工可以完全凌制「財大氣粗的」雇主,使李光耀口中絕對詈罵「養國家懶惰之人」的勞動福利,可以輕易摧毀整體產業經濟社會的正常正當營運與成長發展;金融法規為了保護「非法濫行的假弱勢」,竟可以徹底無視並根本否決普世共守的「商業契約」(business contract),讓不願意分擔保證金操作風險的「小蝦米」「假弱勢」藉公權力扳倒「大鯨魚」「金財團」的正規合法有效經營金融服務業,以致連連逼使跨國銀行,不得不要棄台出遷,到其他依法尊法足以保障正規服務業營運的國度去。

完全「抑制大企業大財團」的產業政策

蔡政府的產業政策,完全以「抑制大企業大財團」「促進無國際化能力、無競爭力的弱勢瑣細企業」作為政策發展主軸,當然越發脫軌國際,使臺灣原本強大的已全球化的譬如石化產業及基本金屬關聯產業經濟部門,都逐一退化,成為全球化市場邊陲,或邊緣化供應鏈,在製造業部門固已包括「超完美」「零檢出」環保法規的極大撞擊打壓,新崛興的可國際貿易服務產業,更成了臺灣產業經濟社會「壯志未酬身先死」的經濟烈士,或廠商企業烈士。

2017年7月1日由內政部營建署修法完成《建築技術規則》新版所加列規定的「日照權法案」,將住宅、商業區統統涵蓋在管制範圍,統一規定「新增或增建建築物高度超過21公尺、7層樓高者,都須讓鄰地建物的住宅區或商業區基地,保有「在冬至日至少有1小時以上有效日照權」,違者將拿不到建照。惟另亦設定一些但書排外條款:包括,基地面較小,建築物投影於北面陰影不超過10公尺,或者建築物外牆已從北向基地線退縮6公尺者,可以不納入檢討。這項幻想性絕對理想性卻根本不具務實可行性的新法制,除了落實「仇富反商」意識型態,重創地產業及建築開發商之外,主要更是促使「釘子戶」之類的假弱勢「小蝦米」,可以依法徹底扳倒社會民粹心目中的「大鯨魚」,乃至整個國家民生經濟升級進步之路;而「祇重年輕世代福利否定高齡舊世代福祉」的社會安保政策法制,更是徹底摧毀國家安全社會穩定的「例行逆施」,但卻也是蔡英文堅持「轉型正義」共產主義化治國理政的「偉哉意識型態」。

臺灣力行的是「強者淘汰,弱者留下」逆天政策

事實上,在人類歷史演化過程中,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的正確意涵,一直都是「弱者淘汰,強者留下」;而所謂反逆不倫的「強肉弱食」人為拗折情境狀況,即讓「強者淘汰,弱者留下」作為,根本不可能永續長存於人間任何一種社會。在全球化知識經濟時代,全世界自由開放市場競爭社會,就是一個完全遵行達爾文主義,物競天擇優勝劣敗法則之下的新競爭生態體系運作。

「弱肉強食」原本就是生物為求生存引致的正常自然現象,如同國際間大國和小國之爭:強大的大國吞併弱小的小國,完全司空見慣;但是由強大的小國吞併弱小的大國,其實也不罕見,有名的是馬其頓統治希臘,或滿清吞噬大明均屬之。再如一國之內或一種產業經濟社群之中,小若超市與小商戶之競爭同一個市場:不能因時制宜的小商戶,遭受到淘,非常正常,不能視之為「弱勢被欺凌」「弱勢遭迫害」的市場例外事件看待;而倘然有實力的小商戶,一直笑傲江湖,財大氣粗卻經營得法的超市,利潤豐厚是當然,而經營不善終於逃不過倒閉歇業命運的超市,也非常正常不過。在產業企業經濟世界,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社會像今天臺灣一樣,矢口咬定:規模資本較小的所謂「中小企業」,就鐵定必然是「弱勢者」是必須橫加動用國家資源保護救濟的「絕對貧弱劣勢者」。

事實上除了「弱肉強食」之外,還有很多生物界現象也同樣出現在今天自由開放競爭的國際產業企業經濟社會之中,包括「共生」、「分工」、「亂倫」、「弒夫」、「收飬」、「結盟」、「戰爭」、「偷盜」等,都是臺灣小型開放經濟社會,不得不跟其他國家社會一樣,都得勤奮賣力應對,根本不該政府橫生插手干預的。

臺灣已經坐失了「再度強大」、「再度優勢」的任何機會

今天臺灣超級理盲濫情社會民粹,其為竭力反對自由開放市場上「弱肉強食」的人,策略目標祇是反對「創新事業模式利益極大化」「創新經營管理方法利益極大化」所迸發的「見不得人卓越凸出的紅眼症」癥候群而已,尤其是這種紅眼症一加上「仇富反商」意識形態情結,愈發反對大型企業「購併」(M&A)中小型企業,卻根「視而不見」中小型企業間更加慘烈的弱肉強食劇本演出。

這種莫名究理的「反弱肉強食」「尊強肉弱食」的社會反智新理則,已使得臺灣經濟社會無法進步升級,無法提升經濟實力活力,既失去了國家社會在全球市場的絕對魅力,也失去了國家社會在全球市場的相對競爭力,在亞洲落後於日本、南韓、中國大陸,在全球自由開放場域,更是根本追趕不上美英歐洲社會。

以致當川普當家掌政,喊出「美國再度強大」、「美國優先」並劍及履及地馬上兌現競選諾言之政策措施作法時,臺灣就觳肅然恐懼害怕於「會落入新弱肉強食困境」的智能障礙中了。

在這種根本扭變人類歷史演進「弱肉強食」自由開放競爭市場法則為「逆乎天道人理」的「強肉弱食」國家,怎麼還能夠養得成、留得住人才、資金與健康活力,讓這個國家社會存活永續下去呢?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