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王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林建山專欄:為什麼臺灣選不出像樣的領導人?

2017-02-01 07:10

? 人氣

台灣以民主典範自居,但卻一直未能選出「像樣的領導人」。(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台灣以民主典範自居,但卻一直未能選出「像樣的領導人」。(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臺灣自從1996年開放總統由全民直接普選,已歷經過整整三個八年更加一年,將近25年時間的實際驗證,卻已經在國內外社會,普遍出現了一個質性相當一致的共通問題:究竟為什麼自詡民主典範臺灣,居然選不出一個像樣的領導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社會民粹全面趨於理盲濫情

臺灣選不出像樣的領導人,也選不出具有國際視野格局的領導人,主要原因出於過去將三分之一世紀時間,臺灣社會早已泡製出一套「民主政治至上完美無暇」的神話,而李扁「鎖國政策」自動隔離了臺灣與世界,脫軌了國際作息秩序互動,加上愈演愈烈的全面性理盲濫情社會民粹,竟走火入魔變成了超級變色龍似的,隨著時移境轉起伏幻易而嚴重失秩失速到了可以毫無中心價值思想地瞬間髮夾彎地步。就在這種祇有短暫情緒沒有理性條理的政經情境態勢之中,大多數人祇有慣性的盲眼無腦方式,則豈有可能選得出世界標準眼光中「像樣的」領導人呢?

民意代表化的國家領導

無限上綱民主政治價值,凡事凡物都希望透過小選區的「全民投票」方式來決定政策政務,來決定人選人物,就自然會像其他幾乎所有民主政治國家所經驗與演變的情況一樣,所選舉出來的領導人,越來越「民意代表化」而變得既沒有胸襟也毫無眼光格局的「瑣碎小人物」,越來越「地方科員化」,頂多「祇能夠明察水電排水溝之秋毫屑末」,也根本完全「無以得見國體大事之輿薪梗要」,當然,這樣子的領導人,即使從全球世界格局看,甚或祇是單純從自我國家整體層次看,也根本不可能讓甚至第三者以外之人,會看起來像是一枚「像樣的」領導人。

在臺灣,今天已越來越跟其他極端民主政治社會一樣,由普遍大選程序選出來,終於能夠成為民意代表者,幾乎都有相當高度同質性格存在:敢花錢、肯花錢、敢賣命、肯賣命,甚至是「越是寡廉鮮恥的痞子」,卻反而越是最容易當選為民意代表之人,所以今天全世界,即使是OECD最先進國家,也都同樣看得到在選拔國家領導人時,亦難免這種普世性「邪門當道」現象的存在。

祇盼永遠掌權 不思國家發展永續

但最令人對現民主政治大普選機制倍感心憂膽戰的是,越是採取「全民普選」形式所產生的國家級領導人,也就越有更高度或更深化程度淪落為「民意代表化」形態之「惡劣發展」趨勢當中,一旦當選國家領導人,竟不思如何團結全民力量,凝聚社會共識力量,以一致對外努力拓荒突破,擴展延伸,向外爭取,甚至豪奪,可供本身整體國家當作維生立命資源,欲反而祇會專注向內向下批鬥爭奪對抗,一逕謀取更大的自我政治延壽保命資本,冀盼永遠掌權執政;至其撕裂國家分化社會壯大自己權勢的本事與用心,往往祇會遠高遠大於其所信誓旦旦要凝聚社會力量,團結國家心意志,使民更富國更強的本事與用心,當然是個「不像樣的」絕對典型國家領導人。而今天,在臺灣的整個演進情勢,豈不正是如此這般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