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看蔡英文治國的「無套經濟學」

2016-12-21 06:50

? 人氣

蔡政府上台7個月,但其政策顯然不利台灣經濟,前景令人憂心。圖為蔡英文參觀台北電腦展與機器人互動 。(資料照片,王德為攝)

蔡政府上台7個月,但其政策顯然不利台灣經濟,前景令人憂心。圖為蔡英文參觀台北電腦展與機器人互動 。(資料照片,王德為攝)

正式紅紅火火掌理國政的蔡英文政府,歷經七個月210天的施政運作,大體上已經可以明確嶄現出「英派執政」的真正治國願景與理政思維策略梗概。

祇一味圖謀政治清算與鞏固明日選票

直到今天能夠公開揭示的,明確顯露出蔡英文的治國施政策略步數,基本上就祇侷限於「針對性政治清算」與「鞏固鐵粉選票算計」,這兩項首要的,也幾乎就是僅有的治國理政主軸,至於國人普羅大眾生活所最深關切的「經濟治國」或「解脫悶經濟」,乃至「拚臺灣經濟再起」之類要務,迄今未見有絲毫爭得蔡英文掌權決策桌上的一點兒排程與眷顧;倘有偶然口惠而實不至的「拚經濟」話語,也都迄見有一搭沒一搭的政治性口頭宣示,根本看不到施政議程或行動方案上,任何主軸思維痕跡或者具體政務策略作法的採擇行動。

可以說,迄今國內外社會所見得到的,不過祇是蔡英文治國的「無套經濟學」。

極短線急救式的擴大內需方案

最近兩三個月,因為民調迭迭出現墜崖式下跌,唯一獨佔媒體版面的臺灣民意基金鐵綠民調,都已然跌到「守住四成支持率也難」的死亡交叉點以下;而一般非綠的民間獨立機構民調所得支持率,則更紛紛淪落低跌到13%以下的驚心數字,這一情勢當然逼急了蔡英文當局,緊急指示林全內閣要立即端出「擴大內需方案」,趕快聚力「拚經濟」,好讓臺灣GDP有所起色。

所謂擴大內需,第一步就是以加大財政支出的公共投資方案,來振興內需市場。今天所見已端上檯面的,首要擴大燃煤為主火力發電的大澤電廠1,105億元投資、桃園鐵路地下化950億元,以及推動鹿港歷史風景區60億元,合計2,115億元。這幾樣有限的公共建設投資,所能創造的民間就業效應,極為有限,當然也就不太可能會帶動拉升國內購買力水準與內需動能;憑這幾項公共支出所能引申結果,其實也跟當前臺灣產業經濟部門低迷頹退狀況,完全產生不了任何關聯帶動作用。所以,林全內閣「擴大內需拚經濟」第一起手式,看來具有「實彈救經濟的效用」勢必極微極低,既發揮不了經濟起色作用,也振動不了社會百姓「有感心意」。

更須要攻勢的國家級產業政策

縱觀今天臺灣所處的國內外大環境態勢情境,蔡政府倘若急切想要振興景氣搶救臺灣經濟,所最必須優先振作的是產業經濟部門,也就是要提出一套務實具體的國家級產業政策 ( national industrial policies, NIPs)來,一方面是針對我國出口導向經濟所必須的,肆應外需市場機會挑戰的攻勢產業經濟政策,二方面才是講求如何活潑國內經濟活力與消費動能的積極內需市場之攻勢產業經濟政策。

而從既往70年臺灣經濟眼進發展經驗,內需市場對臺灣經濟發展成長的總體貢獻度頂多祇有15%,也就是說,臺灣經濟的前進與挺升,85%以上是仰賴於對外需市場的依存與加值機遇而來。振作內需市場,就必須先要促進國內經濟環境條件的「內向吸引力」(national economic attractiveness),而振興外需市場,卻是需要加大對外的「全球競爭力」(global competitiveness)。

既要經濟復甦卻又不准物價調升

要振興內需市場,首要必須激勵並強固內需動能與活力;也就是說,必先解決漫漫既逾十年以上的臺灣「悶」經濟態勢,以及困頓經濟活力的通縮抑制問題。

「通縮問題」原本也就是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以來,一直困擾所有先進國家經濟頹退衰敗的核心關鍵變數,其實也正是同一期間,肇致臺灣悶經濟無法消解的根本原因之一。

而在歐債危機延燒不止的挑戰之下,先進國家政府領袖間,早已取得共識看法,認為若欲謀求全世界經濟景氣振作再起,則先進社會必須一致共同努力做到讓每一個國家「通貨膨脹率都至少達到2%以上」,才有真正促使全球經濟復甦的可能,因此放手讓通貨膨脹率突破2%目標值,乃成為各國努力追求的經濟治國目標。

但是,在過去七個月的臺灣,卻深受英派政府意識型態的嚴控嚴管思維限制,卻實質採取了諸多更加重抑制通貨膨脹的「逆襲政策措施」:針對涉及民生經濟的公共費率,全面採取嚴格的「最低價或絕不調漲」政策,金融財稅則嚴格打房,行政公權力全面抓菜蟲打壓民生物價,其結果,當然愈益加深「通縮腫瘤隱患」之永遠停駐臺灣天空,揮之不去。

今天先進社會想方設法要讓其通貨膨脹率提高到2%以上,以促使國家經濟加緊復甦步伐的思維,到了蔡英文政府手上,卻成為「除患務盡」的打壓重點;在這樣子動用公權力堅定鞏固「通縮隱患」情境下,當然更難以促進臺灣經濟升勢動能,祇有讓「悶」經濟態勢持續肆虐頹退下去。

這樣子施政作為,根本與「擴大內需拚經濟」的短線願景完全相左,益發讓人對蔡英文的「不成套」經濟治國的費解。

反手全面扼殺「擴內需拚經濟」的活路

儘管說這幾天蔡英文已對林全內閣發出了迫切緊促的「擴大內需拚經濟」之急急如律令,但是林全內閣祇聚焦在一點小規模小格局的有限公共建設投資支出上,以至所可能達成的輕度作用力,勢必根本無法取代或抵銷得掉,過去七個月掌政,所孜孜透過諸多合法非法施政措施與行政律令,已經根本扼殺了的所有其他更有效「擴內需拚經濟」活路手段與途徑:第一是緊急超前落實的非核家園「政策」,已經造成臺灣空前限電危機的提早逼近,也給國內工商企業乃至民生經濟所生存胥賴的「能源供給」,設下了絕對不確定性的抑制緊縮關卡,再加上勞動基本法制針對勞動力供給市場的急速壓縮工時/或法制限制工時上限及其可彈性空間,兩者交加緊逼,等同於根本扼殺了臺灣經濟既有的勞動力供給優勢與活力競爭力;而因為仇富反商,並已連環使用打房擊富等稅制及投融資規範,極力驅趕本國資金,同時阻絕自我國民資產投資,用環保及社區保護主義,壓制生產投資及工商投資營運意願,更對外資進出政策,採取仇外恨外措施阻絕外人外資來臺。

空心大話願景論述已喪失起碼吸引力

在這樣子的錯亂法制規範與放任社會民粹轟鬧非為情況下,當然讓執政甫滿七個月的蔡英文政府,給予國內外社會一個強烈意象:臺灣內需市場是個毫無活力,毫無生機的市場,對外資對本國資本都嚴重缺乏吸引力。

當國內一流人才淨外流、社會實力資金淨流出、秀異產業企業淨移外他遷、高潛能購買力與消費力也外遷外移時,其實再有任何空心大話的政府主導吸引投資、激勵消費措施,都必然淪為空包彈,罔效於對國家經濟成長、社會發展之貢獻。

在蔡英文政府面對外需市場的政策方略上,竟然採取了與既往70年臺灣自由開放積極創新突破形象大相逕庭的,「限縮對外市場加自傷出口主力產業」的逆乎全世界經濟市場競爭大趨勢的政策,尤其令人匪夷所思。

在外需市場攻略上,微觀個體實務對外經濟的發展策略,蔡英文的「經濟治國」思維緊鎖在充滿了「仇中反中恨中」情結之下,所提出的,格局規模及規格力度,都完全達不成提振國內投資消費及對外投資貿易吸引力與競爭力之水準,且根本虛華無實的「新南向政策」,藉以完全阻絕或摒棄了全球第二大內需市場的近鄰經濟,中國大陸,完全漠視國家對外經濟所最必要的「市場決定」因素與機會。所以,「新南向政策」之被國內外社會視作純粹政治行動,根本不是什麼對外經濟拓展作為,真是良有以也。

世界經濟社會將更難見到臺灣地位

在對外競爭力產業的類項抉擇上,蔡英文的「自我保護主義」思維作祟之下,根本困頓了整個出口部門產企業的自主權與自由開放競爭活力。在蔡英文獨裁掌政,全盤操弄的政府角色功能,所能運作出來的外需市場經濟治理策略,基本上採取的就是一種自敗自壞的「逆攻勢政策」,一方面將臺灣傳統上在出口部門領導風騷的骨幹主力產業,悉數予以打壓與驅逐,直到今天都還高居全國GDP重大份額達42%最關鍵地位的高分子石化產業,竟在最近六個月內變成為最受打壓壓制,甚至橫遭絕決驅離出境的第一大優先產業。

至於其他在出口部門領袖地位相當的基本金屬及其關聯產業,也都因為被民粹環團貼上「有生態環境汙染虞慮」標籤,而聯同遭到驅逐鄙棄。

「禁石化業」、「去製造業」、「獨尊傳統農業」、「漠視服務業國際化」,幾乎已成為今天蔡英文對外經濟治國絕對自封自閉的經典「僵直性國家產業政策」了。

這樣子反製造業、反對產業自由開放國際化,就在掌理國政短短七個月間,成功成為國際社會「蔡記國際化經濟學」的典型符碼了。

看今天蔡英文政府完全不在乎也根本不經意的「無套經濟學」或「亂套經濟學」治國模式,直讓人對臺灣經濟社會在未來全球競爭市場中的角色功能與地位展望,已再難抱以任何虛幻期待與理想願景了。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