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川普總統竄出:帶給世界振興動能不是逆風亂流

2016-11-16 07:00

? 人氣

雖然各界疑慮甚深,但川普帶給世界經濟帶來的未必是逆風亂流。圖為川普當選後接受《60分鐘》訪問(翻攝YouTube)

雖然各界疑慮甚深,但川普帶給世界經濟帶來的未必是逆風亂流。圖為川普當選後接受《60分鐘》訪問(翻攝YouTube)

川普意外竄出在全世界俱極陌生,無知、不識情況,當然驚奇駭異不置。尤其大家最感關切的是由一位前所未見的70歲政治素人企業家當政世界第一強權國家領導人,究竟會給全球經濟、區域經濟、亞洲經濟,以至於台灣經濟會帶來如何衝擊與長遠效應影響。

川普總統:一隻超級黑天鵝

2016年11月8日川普勝出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美國民眾與全球國際社會反應,就像四個月前英國脫歐公投(Brexit)狀況一樣,出現少數社會主義傾向菁英群體的一面倒激烈反應;甚至於將「川普總統」視為是當今全球經濟的一隻「世紀超級黑天鵝」,以至於驚恐預測,各國匯率巨幅波動,股市急跌至少一千點,這種莫名的驚嚇,意味全世界有為數不少人們,一直以來都沒有為「川普當選」做好任何準備。是則,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經濟究竟會有何影響呢?

從當下及可預見未來的世界經濟展望觀點看,唐諾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相對比較更好的發展;川普的勝選,比起希拉蕊,更有可能給予已經漂浮不定長逾八年的世界經濟,帶來更快速的健康再造與漸近復甦局面。

亞洲國家全一面倒壓寶希拉蕊

早在2016年10月份以前,在台灣,乃至多數亞洲國家,除了筆者個人之外,幾乎都沒有會任為川普會有勝選竄出之可能。筆者早在11月1日兩岸公評網中,就已提出大選結果的預判:川普當選的機率高達80%,而希拉蕊頂多只有50%的最大可能性。

歷經過大半年的擠壓、淘洗、賽局競逐,比較社會主義傾向的美國知識份子菁英以及自由派媒體,幾乎都一面倒地力挺希拉蕊‧柯林頓,而此一方面的所有社群民調,也都給予希拉蕊必可勝出的數字,而且污名化貼給川普「瘋子」、「狂人」、「偏見種族主義者」以及「不學無術之人」之類影響社會偏見的標籤,以致也影響了世界上諸多國家政要與知識菁英的預測與研判。不過在非民主黨以外的美國,庶民大眾眼中,希拉蕊,卻儼然是尼克森狡猾與卡特對外政策錯亂失能的綜合體,而對於川普,則絕大部份庶民大眾,竟更囊括了供給面經濟工商部門與中產階級以下之所有大多數保守選民,特別是,右派傾向普羅庶民及期待美國精神重現的所有「沉默大多數的」愛國份子,都彷彿欣喜樂見到1980年代隆納雷根(Ronald Reagan)偉大身影重現。

此次2016美國大選與既往大不同的是,比較像是一場「權勢菁英知識份子階層」與「普羅庶民大眾階層」的對壘競爭。

後敗壞全球經濟的「美國變數」

自世界金融海嘯以來,全球經濟持續低宕放緩浮沉不定的肇致原因,自今天往後回溯驗看,幾乎可以完全歸咎於三大「美國變數」為核心關鍵所使然:一是美國本身經濟實力活力嚴重弱化,肇致「世界經濟引擎」功能角色地位淪喪,二是美國「強勢美元政策」及「超級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壓死了世界經濟復甦的全部火苗,三是美國唆使資助「地緣政治動亂」與「強權國家仇敵對抗」引申世界經濟震盪不安情勢的長期化。

國家領袖變革的普遍期待

因此,具有前瞻睿智,且早已斷言截至目其為止,世界經濟的紊亂動盪,無法安定的根本原因是當政的世界級領袖「嚴重領導失能」,因此,若欲扭轉「美國變數」由負轉正,首須改變的也就是「領導人變革」。對於三大美國變數僵滯不化,所造成當前這種的世界性沉淪低宕窘困格局,恐怕也唯有藉由美國大選的國家領導人來一次結構性大更換,才有可能讓三大高度決定性的「美國變數」,作一次震撼性轉正,否則,祇有讓全世界經濟持續朝下負向沉淪。這次大選會受到全球所有國家社會的密切關注,其根本原因正繫乎於此。

從主客觀的情勢條件看,川普總統勝選,應該會在三個構面的全新政策作為中,給全世界經濟帶來更加有利也更有前瞻性的動能活力,使世界經濟得以擺脫L型景氣不振魔咒,而加速向上翻轉。

搶救美國本身活力與動能

川普總統最可能給全球帶來正新動能。第一是,川普總統高蹈短期的國內經濟振興措施,可以有效回復美國本身經濟活力與動能,讓美國復位「全球成長引擎角色地位」;川普經濟治國的最大策略變革,是扭變了2008年以來各國配合聯動採行的「貨幣政策」為「財政政策」手段。川普10月22日參考1933年小羅斯福總統「新政」措施,所提出的「當選百日內立即優先興革計畫」,可有效改正自柯林頓、歐巴馬以來過度社會化政策傾向及財政斷崖危機挑戰的困窘,讓「再偉大的美國」可以帶動拉拔世界經濟跳脫低宕放緩的弱化失秩。

廢棄「強勢美元」及超額QE政策

川普的個體經濟部門政策,對美國本身經濟的扭轉改變,尤其著有高度國際震盪激勵作用。有別於希拉蕊,川普2016年10月22日在賓州蓋茨堡提出「當選百日內立即優先興革計畫」,完全參考1933年小羅斯福總統面對大蕭條的美國殘破經濟,百日推行「新政」,帶領美國順利度過經濟危機模式,特別強調:一是包括《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等貿易協定,予以退出或重新談判;二是,解除美國能源生產限制;三是,鬆綁基礎建設投資障礙等;四是,誓言10年內創造至少2,500萬個工作;五是,為中產階級減稅,透過減稅刺激經濟成長與就業來擴大稅基;六是,進行貿易、能源及法規改革,以能降低行政成本,抵銷減稅造成之國庫損失,使美國財政赤字不致過度擴張。

川普這種開源與節流相結合的系統性政策架構,兼顧了收支平衡,不致讓政府單方面強調財政健全,而忽略了因應當前困境而應有的積極作為,對於優先振興美國本國經濟,用以超越中國國際社會責任,以領頭帶隊衝刺有效全球經濟復甦,不讓中國專美的意圖,不但可以贏得國內也可以再度專美於國際。

美國財政新風險

美國經濟自世界金融海嘯危機以來的經濟放緩情勢,咸認為是,美國現行占國內生產毛額3.2%水準的財政赤字,使得更寬鬆的貨幣政策難有明顯的施展空間。川普鼓吹大力削減稅收,希拉蕊則建議謹慎的稅收成長。都會肇致美國赤字在未來四年將繼續升高,更可能因此哄抬長期利率。超級寬鬆貨幣時代將落幕。如果長期利率上升,美聯儲將提高短期利率。短期來看,美元很可能會走強。長期來看,世界其他國家的利率也將被拉升。我們將看到一個非常顛簸的2017。

新興國家被打趴

二是美國「強勢美元」政策與帶頭QE政策的中止,可以為世界經濟大鬆綁,促進新一波景氣復甦。早在今五月下旬,川普就已對外宣示,一旦當家執政,立即廢除比爾柯林頓倡導而長期賡續執行的「強勢美元」政策,同時也要中止歐巴馬創導印鈔救市的QE量寬貨幣政策;這兩項象徵經濟的超級貨幣政策手段,固然鞏固了美國經濟強權地位於不墬,但是卻已嚴重造成了全球通縮情勢無法紓解,國際股市匯市波動不安的常態化,造成區域貨幣競貶潮賡續起落不已,國家資金流動的大規模進出湧動,壓制了所有新興市場經濟成長力度與速度,使得以中國為首的新興經濟無法取「美國引擎」而代之,以拉抬全球經濟振興復甦。

不再過度干預地緣糾葛

三是,川普確定要大幅扭轉美國帶給地緣政治長期動亂不安的對外「過度干預」政策。美國長期採取「支持反對勢力對抗執政當局」的對外政策,是造成地緣政治紊亂爭戰動盪,嚴重傷害世界經濟穩定性的關鍵亂源;自希拉蕊擔任國務卿之後的歐巴馬政策,不但毫無改善美國的對外戰略夥伴關係,反而錯亂了,也激化了,美國與俄羅斯、美國與中東區域經濟國家、美國與拉丁美洲世界、美國與非洲地區、美國與中國大陸的升高敵意對抗關係。美俄、美中的敵對抗爭,尤其自傷美國經濟,也大大破壞了全球金融貨幣經濟的不安全感與不確定性。川普將做出極大的改變扭轉。

自我保護主義傾向肇致全球焦慮

第四是,造成最近五年全球經濟大放緩及大收縮的國際貨品貿易大衰退及國際直接投資的大縮水情勢,更是國際社會的莫大注視所在。

根據2016年7月間,專責監測全世界各地保護主義狀況的組織「全球貿易預警(Global Trade Alert)」的一份報告指稱,全世界普遍性自我保護主義高度升溫,自2015年1月以來,全球貿易成長消失,全球範圍內的商品貿易量陷入停滯,肇致全球貨物貿易總量成長率大幅趨緩,全世界貨品貿易放緩的嚴重程度,遠超過此前的任何一個時期,可謂已然到達極其嚴峻地步。但是,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唐諾•川普(Donald Trump)與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竟然同聲嚴厲抨擊「全球化」,承諾要建置美國式貿易壁壘,同聲要終止由美國和日本、澳大利亞等亞太國家簽訂的《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川普甚至揚言撕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等美國既已簽訂的國際貿易協議,並對從貿易夥伴國進口的商品中,將要強力徵收懲罰性關稅,這種以高關稅減縮貿易赤字之政策作法,尤其最易引發全球貿易戰爭;當然引起全球政經領袖,普遍會對於前瞻性未來,世界貨品貿易和全球經濟成長倍感焦慮。

川普願景與世界新希望

原本三大「美國變數」的發凡與強化,實皆肇始於比爾柯林頓及後續民主黨總統得賡績加碼,以至希拉蕊國務卿追加多項「不均衡策略作為」而趨於惡劣化與尖銳化。今天由政治素人川普當家,最可能追摩過去當年雷根風範,針對三大美國變數作出可以有效扭轉與改變,對於美國本身經濟復甦,以及世界經濟正轉穩定健康軌道,應該會有相當積極正面作用。面對獨霸全球地位日漸滑落的美國言,川普治國戰略,似乎更為務實可行。

*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