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川普總統 一萬個柯P的總和

2016-11-12 07:00

? 人氣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左)進白宮,與現任總統歐巴馬(右)首度會面(美聯社)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左)進白宮,與現任總統歐巴馬(右)首度會面(美聯社)

這幾天,不僅僅美國,全球都籠罩在川普當選美國下一任總統的極度震撼與複雜情緒中。此刻,美國史無前例地有數十個城市正發生規模大小不一的抗議、騷亂事件。有難以計數的人們必須藉服用比平常多幾倍份量的安眠藥才能入睡,更不知有多少人必須藉服用更多抗憂鬱症藥才能度日。這是世界超級強國美國權力中樞的巨變,對世局人心衝擊之大,鮮有其他近代歷史事件可相提並論,包括兩百多年來歷任美國總統選舉、列寧革命、希特勒崛起、珍珠港事件、羅斯福對日宣戰、毛澤東革命、韓戰、越戰、911恐怖攻擊事件等等,都瞠乎其後。毫無疑問,川普當選已成美國與人類未來禍福的超級變數。

這件事情是如何發生的?為何發生?各式各樣的猜想、揣測、理由、原因正蜂擁而出,如瞎子摸象,充斥新聞版面;但令人滿意的、較嚴謹的、較全面的、較有系統的答案,短期內恐怕是不會有的。

川普當選總統,白宮人員仍難以置信(美聯社)
川普當選總統,白宮人員仍難以置信(美聯社)

民調失靈,是各州選舉結果陸續公布後,人們普遍的反應。民調如何失靈?為何失靈?這可以稍微談一下。人們對民調失靈的強烈感受主要是因為美國主流媒體,不分自由派或保守派,選前一面倒的預測希拉蕊將勝出,而且在可觀的領先差距下,包括ABC、CBS、NBC、FOX、CNN、Bloomberg、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今日美國報等等。但選舉結果,川普贏了,希拉蕊輸了;或更精確一點地說,川普贏了270張以上的選舉人團票,當選總統,而希拉蕊雖贏得多數選民票,但領先幅度不如預期。廣大美國選民的期望意外落空,民調失靈,更加重了人們的挫折感、憤怒感、失落感和恐懼感。民調,某個程度,成了希拉蕊落選的替罪羔羊。

但創立近一世紀的美國民調產業,背後支撐的是全世界最先進的政治與社會科學與技術,會這樣一蹶不振嗎?我不認為。美國總統大選第一次預測錯誤是1948年,當時絕大多數主流媒體預測共和黨杜威當選,結果是杜魯門當選。68年後的今天,才發生了第二次的大選預測錯誤,相當離奇。原因肯定不少,我先提兩點:第一,對許多人來說,川普的嘴臉和言行真的是太討人厭了,使得川普的當選一路被當成笑話,以致於當選可能性被嚴重低估了;第二、希拉蕊陣營和主流媒體針對關鍵州,如佛羅里達、北卡羅萊納、俄亥俄、賓汐法尼亞、威斯康辛、愛阿華,甚至維吉尼亞的研究明顯不足,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相對地,從結果來看,川普陣營在上述那些關鍵州殺出重圍,而且以一、兩萬票到二十幾萬票的幅度勝出,操作異常精準,究竟是人為或天意?令人十分好奇。

美國新聞週刊封面還是希拉蕊勝出,尷尬急回收。(示意圖,非周刊封面。美聯社)
美國新聞週刊封面還是希拉蕊勝出,尷尬急回收。(示意圖,非周刊封面。美聯社)

川普當選可能性被嚴重低估,從以下幾點就可看出:第一,直到選前兩天,民調發現希拉蕊領先川普從1到7個百分點不等,但大多數落在3或4個百分點,顯示這並非一場一面倒的選舉;第二,政治科學多年來的研究發現顯示,候選人的人格特質,尤其是「是否值得信賴」一項,影響選民投票選擇甚巨,而希拉蕊比川普更不受信賴,儘管川普這方面也備受質疑;第三,政黨認同方面,民主黨認同者僅高於共和黨認同者8個百分點,而獨立選民多數支持川普,總的來說,在政黨認同方面雙方差距明顯縮小,迥異於過去;第四,在選戰議題方面,美國選民最關注的前三項是經濟、健保、移民,而川普被認為比較有能力處理經濟問題;最後,歐巴馬的整體執政表現在選前平均都超過百分之五十,不壞但對希拉蕊幫助有限。簡單地說,民調警訊是清楚的,但相關決策者顯然沒有適當的因應,或者有因應也沒用。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