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延海專欄:當美國成為故鄉 還能再去哪裡?

2016-11-10 06:40

? 人氣

川普支持者穿著「上帝、槍枝、川普」標語的T恤。(美聯社)

川普支持者穿著「上帝、槍枝、川普」標語的T恤。(美聯社)

就在越來越多中國維權人士、文藝工作者、宗教人士、網友來到美國躲避中國大陸緊張政治氣氛之際,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內,針對美國新當選總統川普在參選過程所發表的諸多恐怖言論,我結識的不少美國朋友表示過,一旦川普當選,就會移居其他國家,甚至包括去中國避難。但是,人們的擔心成為現實。

我關注美國本次大選也是在與美國友人們聊天時產生了興趣。平時,一直處理中國國內事務,對美國本地政治關心不多。後來,我搬到紐約來住,社交活動多了起來,也考慮自己長遠的生計。既然無法回國,就需要在美國生存和發展,雖然已過知天命之年。

在過去二十年中,我有三次因為政治原因而離開祖國來到美國,但都是臨時客居他鄉的心態,沒有申請避難。國內氣氛改善後,我就回去繼續工作了。最近一次出來時間久了點,已經六年半的時間,不是不準備回國,而是北京當局明確告訴我,我無法入境回國。

雖然不能回國,但我還可以在中國之外、中國之邊走動,但近年出現的相關人士紛紛被綁架到中國、或被送到中國的消息,也讓我在世界上行走多了幾份顧慮。

近幾個月,我一直在網路上支援希拉蕊當選美國總統,對川普提出批評。有美國友人善意提醒,讓我不要剛走出北京的政治漩渦,就踏入華盛頓的政治漩渦裡,並對我轉發的個別批評川普的臉書內容提出個人安全告誡。我也刪除了一些臉書內容,但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需要為我批評一名總統參選人而擔心自己個人安全的話,現在正是我發出反對聲音的時刻。如果我們現在不作為,就需要幾十年來彌補其後果。我也批評希拉蕊、批評歐巴馬、批評小布希,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言論會有個人安全後果。

在參加到這場大選的爭論中,我的英文閱讀和聽寫能力提高不少,我也越來越把自己當作美國人,開始思考自己價值觀中不正確的意識,特別是相關種族和宗教的觀念。我堅強的腦袋受到衝擊。

美國新任總統當選人川普9日發表勝選演說(AP)
美國新任總統當選人川普9日發表勝選演說(AP)

看到川普當選的事實後,我開始思考,我可以去哪裡?太太說,這不是你可以選擇的,你只能呆在這個國家。離開中國後,生活成為一個非常現實的事情。太太讀完書,剛剛開始工作,女兒們讀書也不允許我們到處流走。

臉書上,看到友人開玩笑,要做買賣,把美國人偷渡到中國去。也看到朋友們呼籲開始公民不服從行動,發出「沒有騷亂,就沒有正義」的呼聲。

美國是我的國家嗎?但顯然,過去二十年,我在中國感受到政治危險的時候,都是來到美國,美國已經成為我的第二故鄉、祖國。

難道美國只是我的避難所,而不需要我為之承擔責任嗎?所以,問題不只是我可以再去哪裡?而也可以是,我需要為自由的美國承擔什麼責任?

*作者為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成員,投入中國河南愛滋防治與公衛研究多年,數年前流亡美國,仍持續關心大陸人權議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